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36章 忠犬养成记十一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6章 忠犬养成记十一

鸡汤很香,带着一丝丝农家特有的柴火味。

温如是小心翼翼地撇开上面浮着的油星,舀起一勺吹凉了送到莫邪嘴边。

“……我可以自己来。”不过是喝了一口,莫邪就窘迫地偏开了脑袋,不肯再张嘴。

这样不对。哪有侍卫半躺在**,主人跪坐在一边伺候他的道理。就算是小姐再怎么看重他,也太过了。

温如是磨着后槽牙白了他一眼:“别扭扭捏捏地像个娘们儿一样,这里又没有旁人,我都不在意,你紧张个什么劲。”

“可是……”莫邪无奈地张口想要分辩,这样于理不合。

没想到,她趁机就将勺中的鸡汤塞进了他的嘴里,满心抗拒的莫邪一个不防就给呛了。

见他咳得激烈,温如是只好放下碗,无奈地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怕了你了,我帮你端着,你自己舀来喝吧。”

莫邪的脸上满是红晕,也不知道是咳的还是羞的。他抬起手,接过勺子默默地低头喝了两口,浓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晕染出一片厚重的阴影。

“味道怎么样?”温如是杏眸晶亮,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莫邪抬眼,这样的小姐,看起来就像一只等待喂食的小狗。他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目光在接触到她面上清晰的五根青红指印时,又黯了黯。

“很好。”莫邪轻轻将碗推到温如是的面前,静静看着她没有出声。这么珍贵的食物,本就不该让他一人独享。

温如是笑了,就像脸上的伤痕根本就无足轻重一样,一把握着他的手,直接就着他没用完的勺子啜了一口。

然后仰脸,对他浅浅一笑:“果然很好。”

莫邪愣愣地望着她自然而然的无礼举动,好半晌才回过神,一张俊脸轰地一下立刻变得通红,就连昏暗的灯光都掩饰不了他的慌乱。

他无措地将勺子塞到她手里,手指上仿佛还留着滚烫的烧灼感。连句场面话都来不及说,便径自躺下,僵硬得像一头受惊的大象。

眼睁睁地看着他掩耳盗铃般缩进破棉絮中,温如是不由地喷笑。

不过是喝了一口他用剩的残汤,他居然就能有这么大的反应,要是她无耻地亲了他的嘴,不知道莫邪会不会直接将自己捂死在被褥里?

温如是放下碗,俯身凑了过去,软软糯糯地在他耳边娇声问:“莫邪,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莫邪避无可避,只能羞窘地怒声回道:“小姐,这样冒失的举动不该是大家闺秀所为。”

温如是展臂勾住他的脖颈,语中纯真无辜,眼底却带着一丝跃跃欲试的闪亮光芒:“可是你又不是外人,为什么不可以。”

莫邪拉下她的手臂,认真地注视着她的眼睛,正色道:“莫邪只是个下人,当不得小姐这般诚心对待。小姐已经长大了不比从前,这么不分尊卑传出去会有损名节,以后还是避嫌的好。”

他深邃的眼里只有由衷的关心,清澈得毫无半点的杂质。

温如是心中一暖,但却更加不想就这么轻易被他劝退。这么好的男人,要是错失了,那才是暴殄天物。

她偏了偏头,抿着嘴角疑惑地问:“名节很重要吗?”

“当然。”莫邪松了一口气,耐心地准备跟她解释,温家没人帮小姐建立正确的道德观没关系,他可以一点一点地纠正她的行为。

莫邪相信,以小姐的聪慧很快就可以明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名节有多么地重要。

她会嫁入一户门当户对的好人家,会有个一心一意疼爱她的相公,那人一定是位玉树临风的翩翩君子,她以后还会有几个粉妆玉琢的孩子。

他会像保护小姐一样去保护他们,她只需要衣食无忧地享受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这才是他的小姐,应该过的生活。

“男女大防自来有之,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见她耳畔有一缕发丝滑下,他指尖微动,忍着没有像昨日一样替她理到耳后,“虽然莫邪不认为这句话是对的,没有什么比保住性命更重要,但是由此也可以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看待此事的。”

莫邪语中诚恳,这两天是他松懈了,他不该因为自己受了伤就由着主人事事操心。但愿自己的错误并没有误导她,让她以为,只要是信任的人,都可以这样亲密。

“可是,我们都同床共枕了,还要在乎那些小事吗?”温如是无邪地对他眨眨眼,唇角上扬,笑得春光明媚。

莫邪一滞,正待开口辩解,就被温如是的下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要是被人知道我跟其他男人睡过,就没有人会要我了,要不然,还是你娶我好了。”温如是目光狡黠,名节这玩意儿,真的是很重要啊。

莫邪懵了,他深刻地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良久,他才艰难地呐呐道:“牢里共睡一床只是权宜之计,当不得真的。”

看着他有些发白的薄唇,温如是不忍心逼得太紧,否则,说不定哪天他又会自责地大病一场。

她叹了口气,缓缓倾身伏到他的身上,面颊贴着他僵硬的胸膛。

他的心跳如鼓般紊乱,温如是低声徐徐道:“爹爹一心想要将我送人,为了大业,他不会在乎那点微不足道的父女亲情。

我知道你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好。但是,莫邪,我这辈子也许都不会有机会嫁人,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要怪只能怪我不该生在温家。”

经过这次任性的逃亡,温侯肯定会将她看得更紧,能够保下莫邪已是万幸,她不指望温侯会再给她什么好脸色。

未来两年多的命运已经注定,温如是不害怕。裴仁青再怎么记恨,也不会要了她的命。

只要她老老实实地不去招惹他,时间一长,他自然会忘了家里还有个曾经挑衅过他的棋子。

“这是我的命,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以前,我们无法反抗。”温如是静静地伏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渐渐沉静下来的心跳声,轻声嘱咐,“进了将军府以后,你不可再像上次一样惹怒裴仁青,否则他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将你处死。”

只需要再经过两年多的蛰伏,莫邪一定能够一飞冲天,傲视群雄。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才有足够的筹码脱离这种身不由己的人生轨迹。

这样的气氛还是太伤感了,温如是微笑着抬头,迎上莫邪默默注视着她的眼神,他的双眸中满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她笑着,柔声安慰道:“可是我不后悔,只要有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就算前面是地狱,我也可以放心大胆地去闯一闯。”

莫邪心中酸楚,只觉胸中一股热浪一波一波地涌上来。

他第一次没有避开那温柔的目光,双唇翕动片刻,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轻轻抬手,抚摸了一下她柔亮顺滑的长发。

能有这样的举动,已经是莫邪的极限。温如是唇角轻扬,阖上眼帘微微在他的掌心蹭了蹭。

这样就够了。总有一天,他会明白对于他而言,她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主人。

被温如是算计了的莫邪以为,能罔顾礼教跟自己的小姐共睡一床,并且忍受她时不时地搂搂抱抱,就已经是退让得没有底线了。

但是第二天一早,当她不顾反对地去解他的裤带时,莫邪才知道自己完全错了。

在他的面前,温如是简直就是,得寸进尺得根本没有任何下限可言!

莫邪手忙脚乱地死死摁住她作乱的手,恼羞成怒道:“小姐!我是侍卫,不是你的豢宠!”

温如是委屈地望着他,不敢再动:“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只是想,两天都没有起身,你肯定会内急。”

“这种事情可憋不得的,你行动不便,除了我,还有谁能帮你。”她瘪了瘪嘴,准备只要他一发火就开哭。

“手拿开,”莫邪忿忿地瞪了她举起的双手一眼,别过脸瞥了瞥放在墙角的恭桶,恨恨道,“你转过身去,我自己一个人可以。”

不就是出恭嘛,她都可以若无其事地去做,没有理由他会做不到。

想法是好的,可是当莫邪扶着墙壁挪到那里时,看着温如是乖乖背过去的身影和面前的簇新的恭桶,他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做不到。

他没有那么厚的脸皮能在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当着温如是的面,脱了裤子声音洪亮地放水。摸着裤带的莫邪羞愤欲绝,温侯能想到冻死他,怎么就想不到解决一下房中的如厕问题?!

他抠着墙上的石缝,默默算着,以自己的武功,还能坚持多久。

侧耳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温如是怎么会猜不出他心中的想法,她试探着轻声问:“要不,我给你唱首歌?”

“……闭嘴!”莫邪抚额一阵头晕,他一定是被她给气的。

温如是摊手噤声,对于他的纠结,她这下真是一点都帮不上忙。只希望他能早日想通,要不然再多关上几日,就真的会憋出问题了。

乌龟还要撒尿呢,反正迟早都要去做的,早几日晚几日,又有什么区别?

正在莫邪天人交战的时候,紧闭的大门忽然打开了,两个带刀侍卫率先走进来,后面是两个端着托盘的陌生丫鬟。

“侯爷有令,命你们收拾一下再去见他。”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