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38章 忠犬养成记十三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8章 忠犬养成记十三

一连十多天裴仁青都没有出现在别院里,据管家说,将军近来很忙。

温如是没有去打听他到底在忙些什么,现在这样就很好,她也不用提心吊胆地想着怎么对付他,也不用避开温侯给她留下的丫鬟。

反正正主都不现身,再怎么催促她也无济于事。

至于莫邪,也不知道成天在忙些什么,除了晚饭前,会定时在她面前晃一下,其他时候根本就不见人影。

不要问她为什么知道他不在,温如是现在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闲得无聊的时候,时不时地叫一声他的名字。

只要莫邪不在下一秒出现,那就证明他根本就不在院子里。

温如是目前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起来用过早饭,在柳氏和丫鬟的陪同下去小花园里遛个弯,然后回到房里看会儿闲书。

下午学着做男人的长衫,她已经浪费了整整一匹上好的锦缎,总算做出了一件勉强能拿得出手的衣服。

“将军要是知道夫人这么时时刻刻惦着他,一定会很高兴。”柳氏摸着自家小姐做出的第一件成品长袍,心情很好地改口帮姑爷说好话。

温如是瞥了她一眼,也不反驳,只是淡淡道:“把这件收起来,让人帮我去把库房里那匹玄纹暗花的绸布搬过来。”

柳氏怔了怔,不解地问道:“已经做了好几件,将军不差那点衣服,再多就穿不过来了。”

温如是勾了勾嘴角,低头专心选着图样没有回答。

谁说她是想帮裴仁青做衣服,送他几件做废了的衣服就算给够他面子了。前面几件不过是练手,现在才是开始,不知道莫邪穿上她精心缝制的长袍,会是怎样的相得益彰、光彩逼人。

温如是拈起一张描着木槿花的素签仔细端详,这个花样简洁写意,用作前襟半露的镶边最是合适不过。她可以用一些深深浅浅的银色丝线,配上玄纹暗花的底色,他一定会喜欢。

没有得到回答的柳氏领命出去,没过一会儿就带着人抬着布料回来了。跟着她一起到来的还有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管家。

“温侯宴客,特别指明,希望夫人能够跟将军一起出席。”话毕,管家面无表情垂手肃立一边,等着她的回话。

温如是扫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描金请帖,轻描淡写地问:“将军怎么说?”

“将军希望夫人打扮漂亮一点,后日会来别院接您一起过去。”对于她以夫为先的态度,管家很满意,言辞中不由带上了一点恭敬。

“知道了,我会按时准备好,”温如是顿了顿,浅浅一笑继续道,“这几日,我专门为将军缝了件长袍,也希望到时候能看到裴将军能穿着我亲手做的衣衫出席。”

她瞥了下柳氏,示意她将做好的衣服拿出来。

五、六件做工粗糙的紫色长袍铺在桌上,温如是起身施施然挑出最早做的那件,吩咐丫鬟包起来交给管家,笑吟吟地对管家道:“相信将军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接着包裹的管家抽了抽嘴角,想要为将军缝制物件的女子何其多,至于将军会不会领情穿上,他可不敢保证。

纠结着离开的管家走了没多久,莫邪就出现在了门口。

“我去花园走走,有莫邪陪我就可以了,你们不用跟来。”好不容易看到他,温如是自然地抛开闲杂人等,率先走向那根本就没什么逛头的小园子。

走了半天也不见他吭声,温如是忍不住开了口,“你最近都在忙什么,怎么老是见不到你的人影?”

“练功,想办法开锁。”莫邪闷闷地回道。

温如是瞪大了眼睛,伸手就去掀他的袖子,入目仍是完好无损的手铐,她叹息了一声,说不清是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没关系,我们总会找到办法的。”

莫邪瞥了她一眼,也不说话,直接握着锁头三下两下便将它卸了下来。

温如是都看楞了,她伸手接过沉重的镣铐看了半晌,一点都没有损坏……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有人的时候,我还是会把它戴上,你只需要知道,这东西现在已经困不住我了。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们随时都可以走。”莫邪低头看着她的发顶,轻声解释。

虽然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是只要她此刻开口,他会毫不犹豫地带着她再闯一次裴府。

温如是抬头,望着他嫣然一笑:“现在的状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我们暂时不用离开了。”

没有注意到他黯淡下去的眼神,她径自欢喜地拉起他的手,雀跃地道,“没有那东西的束缚,明天晚上你就可以来试穿一下我给你做的衣服了。”

莫邪怔愣了一下,忘了抽回自己的手,傻傻地回道:“……那不是给裴将军做的吗?”他亲耳听到她让管家转告,希望将军能穿上她亲手做的长袍。

每天夜里临睡前,他都会去看她一次,总是会看到她坐在灯前做着女红。

她低垂的颈线柔美,嘴角还会常常微微地噙着笑,那专注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有些羡慕她心中念着的那个男人。

他不是没有想过小姐也许是做给自己的,但是马上,莫邪就否决了这样的妄想。他不过是个身份低微的侍卫,怎么能奢望小姐会亲自为自己缝制衣衫,这样大不敬的想法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今天,他终于知道了,那人就是裴仁青。

也是,他是小姐名正言顺的夫婿,虽然还没有行礼,也改变不了她会成为裴家媳妇的这个事实。

她现在已经不想跟他一起逃离这个地方了。可是,就在他莫名地情绪低落的时候,她却说要自己试穿她做的衣服。

莫邪有点懵。他甚至都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前一刻会难过,而后一刻却又开始欣喜。

“给他的那件只不过是在练手,见不得人的,”温如是似乎很享受他现在那副傻愣愣的表情,她笑盈盈地仰着小脸邀功,“给你做的当然不一样,我很期待看到我家的莫邪穿上我亲手做的衣服呢,肯定会迷死个人。”

莫邪皱了皱眉头,他不需要迷死谁,隐卫本来就该低调行事,那些华丽的服饰反而是种累赘。

不对,他现在该想的不是穿什么,而是小姐为什么要特地为他做衣服。莫邪蹙眉认真地思考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右手还握在温如是柔嫩的双手中。

“莫邪,”温如是转了转眼珠,压低声音轻声问,“这附近有没有其他人?”

莫邪抬眸困惑地看了她一眼,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还是老实地回道:“没人。”

温如是粲然一笑,莫邪的好武艺是她深信不疑的,既然他说没有,那肯定就不会有旁人能看到他们在花园里拉拉扯扯。

她放心大胆地倾身扑进他怀里,牢牢抱住了他结实的腰身,螓首还在他胸前轻轻磨蹭了两下,然后才娇声软软道:“整个白天都没看到你,我好想你。”

怀中温软的身躯香气袭人,莫邪猝不及防之下整张脸都涨得通红,抬手想要推开,却又不知为什么,两手举在空中停了半晌,都没有勇气说出抗议的话。

最后,只好妥协地艰难挤出两个字:“……小姐。”

“嗯。”温如是得意地弯起嘴角,故意忽略他的为难。

莫邪的身体更加地僵硬,良久,她才满意地放开他,仰头欣赏着他红透的俊脸点了点头:“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知不知道?”

莫邪的脑袋已经烧成了浆糊,他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说着说着小姐就忽然成了自己的人。

负责?怎么负责?他一直在忠心耿耿地保护她啊,如果这都不算负责,还要怎么才算?

很快,温如是就帮他给出了答案,“最迟三年之后,你必须得娶我,否则我就去击鼓鸣冤,告你始乱终弃。”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莫邪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让他娶小姐为妻,这根本就是他从来都不敢想的事。她应该是自己全心全意供起来的主人,自己可以为她生,为她死,但是,娶回家做妻子?

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要娶妻组建一个家庭,他这辈子已经注定是小姐的隐卫,不需要那些世俗的牵绊。

可是,小姐刚才居然说,要做他的妻子。

难道是要为他生儿育女的那种?不行,这简直就是对小姐的亵渎!莫邪想哭了,他完全就解释不了隐藏在自己心情激荡的抗拒之下,那抹忽略不掉的隐约欣喜。

“莫邪,”温如是踮起脚尖,展臂勾住他的脖子,凝视着他的目光潋滟仿似蓄着一泓秋水,她的红唇间漾起了清清淡淡的浅笑,“我喜欢你,你呢?”

闻言莫邪窘迫地退了一步,却忘了温如是正挂在他的身上,这一步不止没有拉开他们的距离,反而让她收臂贴得更紧。

望着他额上因为紧张渗出的薄汗,温如是轻笑,“你不用现在回答我,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告诉我都可以。”

“不过,不准逃避。”温如是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薄唇,有心想要碰触,却不敢一次做得太过,否则他说不定真的会被吓跑。

她抬头,对着他慌乱无措的黑眸,认真地一字一句道,“我喜欢你,想嫁你,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