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39章 忠犬养成记十四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9章 忠犬养成记十四

月朗星稀,城外的竹林深处仍有一个人尚未归家。

皎洁月光下的人影如鬼魅般穿梭在林间,幽暗的乌光横空掠过,远去片刻之后,才有一片片青幽幽的竹叶纷纷扬扬飘荡而下。

莫邪的气息有些不稳,他一个旋身从竹梢间落下,随手挽了个剑花收剑回鞘。

经过那天温如是的告白,他连着两晚都逗留在外,不拖到夜深人静练功至精疲力竭,就不会返回别院。

凌乱的不止是他的剑法,还有本该平静无波的心湖。

莫邪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温如是仰着小脸望着他的样子,总是不由自主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奔跑的时候,挥剑的时候,吃饭、睡觉,就连呼吸的时候,都挥之不去……莫邪从来就没有过这样失措的感觉。

每多想一次,那日的画面就更清楚一分。他现在甚至能够回忆起,她明亮通透的眼睛内闪烁着的毫不掩饰的期待,还有她月白色的裙边热烈盛放的火红山茶花。

他想,他该回去了。

没有他在身边时刻保护着,也许小姐会遭遇什么不测。他努力控制着不去思考自己的借口有多么的蹩脚,只是提气向着回程的路掠去。

温如是房内的灯火尚未熄灭,隔着虚掩的窗户,仿佛还能看到屋内黑色的剪影。

他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睡觉就再也没有拉上过窗栓,就像是两人之间不言而喻的一种默契,他会常常在夜晚探望,她知道,但却从不说破。

莫邪在窗外站了半晌,终于抬手推开窗户。温如是就那么抱着一件未完成的衣服,趴伏在桌上困倦地睡着。

莫邪望着她单薄的衣衫微微蹙了蹙眉,身体已经先于思想跃进了房内。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件长袍披在她的肩上,温如是动了动,还好并没有被他惊醒。

莫邪松了一口气,缓缓在她身前的另一张凳子上坐下。橙黄的灯光在她的发际晕染出了一抹温暖的光泽,温如是的鬓边有细细的绒毛,看上去就像她娇糯的声线一样柔软。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才会平静片刻。

莫邪忽然不想再像往常一样默默地离开,也不想再隔着窗户偷偷地看她,到底该做什么,他也并没有想好。他只是顺从本心地直直坐在原位,屏息静静望着她的侧脸,唯恐惊扰了她的美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温如是微微张开眼,带着点还没完全清醒的迷糊,语声慵懒地随口问道:“什么时辰了?”

“已是丑时了。”莫邪扫了一眼黑漆漆的窗外,温声回答。

温如是眨了眨眼,已经是半夜两、三点了,原来她趴在桌上睡了四个小时,怪不得一身的难受。她抬手捶了捶自己僵麻的肩颈:“回来也不把我抱到**去,你就这么想跟我划清界限啊。”

她趴在桌上睡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但是不管她头晚怎么折腾,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会在自己温暖的被窝中。

她轻轻叹息,看来她真的是将他吓到,连碰都不敢碰她了。

莫邪微微动了动唇,低声道:“不是这样的。”他原本就不是善于言辞的人,杀人的次数都多过说话,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能表达出自己的心情。

温如是挑眉,斜斜睨着他等待下文,但他却又低着头闷声不吭了。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一句好话,温如是没好气地起身,拎起摆在桌上的长袍扔给他:“穿上让我看看。”

莫邪抱着衣服怔了怔,然后听话地站起来,脱下外袍换上新衣服。

温如是将一身新装的莫邪上下打量了一番,玄纹暗花的面料有种低调的奢华,本是考虑着他夜行方便,但却没想到十八岁的莫邪一点都没被它的精贵压住气势,这件衣服居然被他穿出了一股傲雪霜姿的洒脱。

他的背脊挺直,好像在这白杨树一样挺秀的瘦削身材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温如是满意地勾起嘴角,拊掌赞叹,“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我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嘛。”衣服做的好,更重要的是,人也选得好,她得意洋洋地在心中自夸着。

“料子太好了。”莫邪摸着光滑的缎面皱眉沉声道。

“就是因为好穿着才舒服啊,你不喜欢?”温如是眯眼看他,仿佛只要他敢说出一个不中听的字,她就会扑上去咬他一样。

“不是不喜欢,只是不太方便,要是打斗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割破了,”莫邪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径自陷入了该怎么处理这件衣服的困境,“就算是溅上一点血,也不好清洗。”

“我还是穿粗布麻衣就好。”想好了的莫邪抬起眼睑,才发现温如是的脸色已经黑得像锅底一般,他张嘴无声愣了半晌,总算察觉自己辜负了小姐的一片苦心,连忙改口补救:“可以先放在小姐那里,有需要的时候我再找你要。”

温如是气笑了,衣服本来就是拿来穿的。

还要等到有需要的时候?什么时候才会有需要,难道一定要赴宴的时候才能穿点好的?那恐怕莫邪几年之内也不会有机会穿上它出去了。

“既然你不喜欢就算了,脱下来吧。”温如是伸手就去解他的衣带。

莫邪慌忙退后一步,单手捂着前襟解释道:“我很喜欢,没有不愿意。”直到这时,他才为自己的言辞匮乏感到懊恼。

他没有一点不喜欢的意思,正是因为太喜欢了,才会爱惜得舍不得穿出去。

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姐对他的解释置若罔闻,毫不客气地伸手扒下他的新衣服,莫邪不敢反抗,只能委屈地垂头立在原地,任由她将长袍卷起来随意抛到桌上。

回过身来的温如是见他耷头耷脑地站在那里,就像一只刚被训斥了的大狗,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想要抬手去揉一揉他毛茸茸的脑袋。

“傻瓜,还没有做好呢,今天只是让你试试合不合适,要完全完工起码还要过上好些天呢。”温如是终于忍不住抬手戏谑地捏了捏他的面颊。

“小姐!”莫邪偏头恼怒地盯着她,她越来越过分了,不止是动手动脚,还故意戏耍他。

就算是……未来的妻子,也不该这样。

“你前日说的事情莫邪想好了,三年以后我再回答你!”莫邪骄傲地瞥了她一眼,转身跃出窗外,只留下一句余音袅袅的话,“小姐早点休息,天亮以后还要跟裴仁青一起去赴温侯的宴会,别到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给裴家丢人了。”

温如是目瞪口呆,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居然学会了反嘲主人,此风坚决不可涨啊!

被莫邪摆了一道的温如是恨恨地爬上床,在枕头上捶了两下泄愤,卷起被子闭上眼睛。

其实这样也不错,吵吵闹闹的小侍卫总比规规矩矩的更真实,她微微弯起嘴角,渐渐沉入梦乡。

天亮之后温如是果然睡过头了,幸好有柳氏提前进屋唤她,才没有误了时辰。

她打着呵欠瞥了眼窗外,那家伙肯定正在暗地里偷笑,他明明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很多,也不事先叫醒她,摆明了就是还在记恨昨晚的调侃。

柳氏和丫鬟们的手脚很快,不一会儿就给她挽了个漂亮的发式,额前垂下一枚小小的金黄色宝石,衬着莹润的肌肤,点缀得恰到好处。

温如是起身缓缓步出门外,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头上镂空的金步摇,随着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

裴仁青已经等在前厅,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不由地露出了一丝惊艳的神情。

可惜了,这么可人的一个姑娘,竟然是个傻子。

他敛容,不动声色地伸出手牵着她的柔荑,漫步向着门外的车驾走去。

裴仁青的动作温柔,嘴上说出的话却并不像他的语声那么温和,他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到了那里不准开口说话,不管别人说什么,你只需要微笑就够了。”

温如是轻笑,真是人人都把她当作摆设了,她挑了挑眉梢,嘴角噙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嘲讽:“仅仅是不说话,你就满意了?也许我还能做得更好呢。”

裴仁青诧异地忍不住偏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弱智?”

温如是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裴仁青的瞳孔一缩,既然她不是外传的那般痴傻,那就是装的。温侯真是好手段,生生将自己的女儿扮成了一个傻子,博取了李云未的同情。

她目的何在?

“别想多了,我爹可不知道,否则怎么也得帮我捞个正妻的位置,哪会轻易的就送给你亵玩。”车驾已在眼前,温如是神色不动地抽回他握着的手,踩着踏脚登上马车。

外表粗犷的车厢,内里却布置得很是精致,很符合裴仁青的性格。

车内没有旁人,随后踏进的裴将军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既然已经装了这么久,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

温如是拈起小几案上一颗紫红的葡萄笑了笑,抬眸平静地望向他。

“没什么,只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花开的地雷,昨天更新太匆忙,差点给漏掉了,么么哒~╭(╯3╰)╮

ps:今天的更新好艰难,作者后台一直抽风,我已经更它战斗了快一小时了,好暴躁……

一路花开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