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43章 忠犬养成记十八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3章 忠犬养成记十八

温索月的婚宴,温如是坚决拒绝出席。

被送出去的女孩已经够可悲的了,还要让众人前去观礼,岂不是天大的讽刺?!

知道自己不能改变现状是一回事,但是,要让她眼睁睁地看着温索月一步一步走向坟墓,温如是自问还做不到能在那样的场合,心无波澜地保持微笑,继续跟裴仁青这个两面三刀的混蛋秀恩爱。

裴仁青纵有不满,却也奈何不了牢牢挡在她身前,不让他接近一步的莫邪。

此时的莫邪,已经不再像当初那个交锋时还要避他锋芒的少年,裴仁青几次突进,居然都不能逼退他半步!

“温如是!”裴仁青恼怒,如果不是那女人于他还有大用,他怎么可能容忍她的侍卫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

“不用再说了,我不会去的,”站在莫邪的身后,隔着他日渐宽阔的肩膀,温如是平静地看着火冒三丈的裴仁青,语声疏离淡漠,“你就当是怜惜小十也好,给我个面子也好,以后不要去找她麻烦。”

没等他开口讥讽,她淡淡地又补了句,“当然,裴将军要是执意为难一个弱女子,如是也没有别的办法,最多只能不再参与将军的剿灭大计,没了我这个可有可无的花瓶,想必将军也不会太过在意。”

裴仁青眯了眯眼,这女人居然敢用自己来威胁他,她还真当他非用她不可?!

话不投机半句多,裴仁青不再出声,径自拂袖转身离开。盼着跟他出门的姬妾多的是,随便选一个也比温如是柔顺听话,可惜今日温侯在场,否则他根本就不需要来找她。

直到裴仁青的背影消失在院门,莫邪才收剑回转身。

见温如是还是一副心情不佳的样子,他思量片刻,轻声道:“你不是想跟我学武功么,要是还没有改变主意的话,我可以教你。”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常常莫名其妙地惹得小姐生气,但是奇妙的是,他也越来越清楚,该怎么样去做,才会令她更快地转开注意力。

“真的?你不是骗我的?”果然,温如是马上就上钩了,她惊讶地抬头望着他,亮晶晶的大眼睛内透着压抑的兴奋。

莫邪轻轻笑了起来,实验的结果让他很有成就感。

原来让她高兴起来是这么地简单,仅仅只需要他妥协的一句话。

“……莫邪,你笑起来真好看。”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开怀,温如是差点忘了他刚开始的承诺,只是看着他难得一现的笑容怔了怔。

洁白的牙齿衬着他古铜色的肤色,仿佛冰雪初融一般褪去了那份冷凌,令他轮廓分明的脸上多出了几分阳光的明朗。

温如是忍不住抬手,指尖轻轻碰了碰他弯起的唇角,“你以后该多笑笑。”

莫邪眨了眨眼,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红着脸收起笑意,他微笑着注视身前有些犯傻的主人,难得主动地低声道:“那你现在是想就这么一直看着我,还是去练功?”

微沉的嗓音配着他专注的神情,有种说不出的诱人气氛。

温如是挑眉:“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莫邪一噎,脸上的笑容有些崩裂,小姐的言语太过直白。他是在勾引她吗?应该……不是吧,他不自在地转过视线,红晕重新不受控制地爬上了他的俊颜。

比无耻,他怎么会是温如是的对手。

没等莫邪窘迫地走开,温如是已经抬手勾住了他的脖颈,空出另一只手点了点他的下巴,眼中带笑:“来,给姐再笑一个。”

活下去是那么地艰难,可是,还有一个人能守在她的身边,费尽心机地逗她开心,她怎么还能自私地一直沉溺在悲伤的情绪里,辜负他的希望呢。

温如是星眸闪烁,姿态娇俏地挂在他身上,好整以暇道:“快点。”就像真的完全忘了那些龌龊的人和事。

莫邪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我比你大三岁。”

所以呢?她应该叫他哥吗?要是她真叫了,莫邪恐怕会更囧吧。

温如是差点笑喷,她踮起脚尖在他唇边迅速亲了一记,从善如流地改口:“爷,来给妞笑一个。”

嘴边被她碰到的位置还酥酥麻麻的,莫邪无奈地瞅了她一眼,不等她再开口,便伸臂揽住她提气掠出门外:“你要是真想学,最好还是认真点。”

温如是很想自信地回他一句,本小姐天生就是学什么精通什么的主,但是一个时辰过去了,她连个基本的马步都坚持不下来。

学武很苦,温如是一直很清楚,但她不知道能辛苦到这个地步。

三个多月过去了,她仍然停留在打基础的阶段。一到监督她练功的时候,莫邪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管她怎么发娇撒泼,都不会心软半分。

他还专门跑去溪边折了一支细细的柳条,软软的柳枝经过他的内力加持,打在人的身上很痛,除了一点点的红印子,不会留下的后遗症。

只要温如是一偷懒,或是姿势出错,经过反复试验的那根柳条,就会像长了眼睛一般抽在她肉多的挺翘臀部。

他居然敢抽她的屁股?!温如是囧囧有神地看着莫邪以夫子自居,毫不客气地体罚她,重点是,他还不肯帮她揉揉被打痛了的屁股!

如果仅仅是辛苦也就罢了,再苦再累,只要有盼头,她也能咬牙坚持下来。

可是坚持了那么久,她还是被莫邪随手一拨就倒地,瘫在软绵绵的枯叶上,毫无形象的温如是终于不得不承认,她的天赋技能点肯定不是加在武艺上面。

这真是一个让人忧伤的领悟。

不止如此,两人的主仆身份也在这几个月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温如是的屁股长期保持着痛得麻木的状态,一见到拈着一根光秃秃的细柳站在场外静静地看着她的时候,她就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望着他越长越帅的那张俊脸,温如是再也不敢腆着脸上前肆意调戏。

但是她跑不过自家的小侍卫,被人拎着领子提溜回原地太特么地伤自尊了。莫邪也不会在教授过程中任由她靠近,美其名曰为,保持距离有助于她学业的长进。

好不容易坚持到莫邪点头,她的两条腿都快僵化成罗圈状,就算是闭拢了都还有种分开着的错觉。温如是深深地怀疑,等她真的撑到两年以后,自己就会从一个婀娜多姿的美人儿,变成威武雄壮的女汉子。

温如是后悔了,逃跑不是一定要用这种方法呀。

她真心认为自己目前的体能已经比以前好出了很多,绝对不会在逃命的半路上累趴下,至于武功——还是算了吧,她真的不是这个料啊!

经过自己深刻的检讨,温如是终于抽抽噎噎地拉着莫邪的衣摆痛哭流涕:“有没有只练内力就能练成的轻功啊,咱们换个项目吧!”

莫邪抚摸着她凌乱的黑发,温柔地打破她的梦想:“武学一途没有捷径,话本小说里面那些什么打通任督二脉就能称霸武林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再好的武功都是建立在强健的身体之上,小姐别在耍赖了,乖,我们再来一次。”

温如是无语凝噎,嘴唇抖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觉得,经过你的折磨,我的身体已经够强健的了。”

拇指轻轻拭去她还挂在脸上的泪珠,莫邪的声音更加地轻柔:“还不够。”

温如是发誓,他绝对是爱上了这个可以光明正大地调‘教她的机会,一到训练的时候,忠犬都快要变异成冷面教官了,这样是错的,不可以啊!

温如是哭得梨花带雨,哆嗦着手就去够他的脖子:“不是还有你在嘛,我不够的地方,你就多练练,替我补上好了。”

让他带着小姐的那份多练练,不是不可以,反正他的剑法已经达到裴府无人是对手的地步了。但是,这样半途而废真的好吗,莫邪为难地蹙眉,低头望着伏在自己怀中哭得凄凉的小姐,终于展臂轻轻抱着她。

算了,她不想再练就不练了罢,只是,可惜了他专门精心为她制定的计划。

莫邪有些意犹未尽地拍着温如是的背心安抚她,还没有让她顶着水缸练蛙跳,也没有让她满山遍野地去抓麻雀,至于将她从悬崖峭壁上扔下去,再从半空中接住她,让她从半山腰开始往上爬什么的……嗯,这个不行,小姐会被吓坏的。

莫邪揽住哭累的温如是一边往回走,一边暗自忖量着,也许以后自己该收个徒弟,又可以帮着做家务,又可以打猎补贴家用,还能满足他的教学热情,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小姐,以后我们是招个女弟子,还是男弟子?”家里的事,他一向是听温如是的,莫邪偏头很认真地望着她。

温如是还没从自己悲催的经历中回过神,她抬头看着莫邪黑亮的眼睛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啊?那个,都可以,随你喜欢。”

“那就收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吧。”莫邪愉快地就这么决定了,男的拿来**,女的还可以兼职做小姐的丫鬟。

温如是张嘴,最后还是欲言又止地咽回了想要说的话,默默为他未来的徒弟们点上两根蜡烛。

只要莫邪不把这种让人消受不起的热情放在她身上,她也顾不上别人的死活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哈哈君的地雷,打滚~~╭(╯3╰)╮

哈哈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