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44章 忠犬养成记十九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4章 忠犬养成记十九

不用再在莫邪的监督下练功,温如是终于又恢复了被人捧在手心上呵护疼爱的主人待遇。

所以说,她之前的惨痛教训纯粹是自找的?对于这一点,温如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误。

经过一段变本加厉地骑在莫邪头上作威作福的滋润日子,她感动地表示,这才是一个女人该过的生活。

让那些什么绝世武功都见鬼去吧,她只要健健康康、悠悠闲闲地在一旁看着莫邪日夜苦练就好了。

温如是最近迷上了在小侍卫练剑的地方弹琴。

长身玉立的莫邪素衣墨发,时静时快,衣袂翩飞剑走游龙,配上随着他流畅剑势飘动的碧绿竹叶,完全满足了她对所谓江湖剑客们的完美幻想。

温如是欢快地拨动着琴弦,也不管自己弹得有多么难听。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斗啊斗啊斗……”她豪迈地哼着。

莫邪呼吸微滞,剑尖一抖,刺向青竹的剑尖不由地向左偏了两分。他忍耐地闭了闭眼,难得小姐有此雅兴,他不能那么不识趣地泼冷水。

每日的练功已经成了一种磨难。

温如是愉快地折磨着他的耳膜,就像他前段时间折磨自己的身体一样。

她真是一个小心眼的坏女人呐,温如是咧着嘴杂乱无章地胡乱弹着,根本就无视了莫邪时不时飘过来的幽怨目光。

她很高兴见到莫邪吃瘪,特别是在自己没脸明说只是报复的时候。

但是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当两人相携回到别院,意外地看到坐着她的椅子、喝着她的好茶,面无表情地等在院中的裴仁青时,温如是就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她瞥了莫邪一眼,他很有眼色地背着琴转身进屋。

“多日不见,看来你的日子是越过越逍遥了,”裴大将军转了转手中的青瓷杯,索然无味地放下,目光在温如是身上转了一圈,唇角微微牵起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莫非是我对你们太宽容了。”

温如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缓缓踱到他对面坐下,素手执壶,垂眸在他的杯中重新续上一杯清茶:“在将军眼中,我们两人不过是区区蝼蚁,当然值不得你认真对待。”

不软不硬地回了他一句,温如是给自己也倒了半杯,低头抿了一口回味片刻,这才慢悠悠地开口:“无事不登三宝殿,将军直接明说了吧。”

裴仁青推开杯盏,没有心情训斥她的无礼,他掸了掸袖口,才道:“你妹妹回温家了。”

温如是眉梢一挑:“没想到将军对妇人家事也如此感兴趣。”

裴仁青斜睨她一眼,他不相信这事她会一点都不知情,暂且让她得意一次好了,他只想知道,温索月是怎么害死自己的夫君,而不用承担一点嫌疑:“叛逆之族没有家事,更何况这次死的是朝廷重臣。我希望你不要自不量力地隐瞒真相,否则待我真的查出来,你和温索月,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温如是轻笑:“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糟老头,此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害处,将军不用这般咄咄逼人地吓唬小女子。”

只有温侯才有那个能力帮自己的女儿掩盖罪行,光凭一个十多岁的小女人,不可能做到手段那么老练。

那么,温侯为什么会改变主意,不再想着拉拢,而是吞并?

裴仁青蹙眉没有搭话,片刻之后,缓缓道:“你们的目标,是温侯?”

温如是慢慢移开视线,话已至此,要是说得太过明白就没意思了,有些事情点到即止便好。

裴仁青肃然,缓缓起身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回身看了仍然坐在院中不动的温如是良久,终于轻声道:“跟温侯比起来,你们太过弱小,小心引火烧身。”

这样真心的劝告很难想象会出自他的口中,但他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只是因为她们的胆大包天赢得了他的敬重。

事情一旦败露,她们只会有一个结局,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温如是垂下的睫毛微微动了动,但也仅仅只是这样而已,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是谁想停止就能停止的。

两年太长,小十等不了这么久。

裴仁青叹了口气,不再停留,转身径自出门。各人自有天命,如果这两个身不由己的女人最后能够成功,也许他会考虑保她们不死。

裴仁青已经离开很久了,温如是仍然静静地坐在院中的石凳上。

一件披风轻轻搭在了她的肩上,莫邪自然地为她系上绳结,然后再默不作声地换了一壶热茶。

“莫邪,以后恐怕要辛苦你经常照看着小十了,我有点担心她。”担心她见到温侯以后,掩饰不住自己的怨恨,担心她时机尚未成熟就轻举妄动……她们只有一次机会,不能白白浪费,温索月已经回到温家了,她不希望,因为小十的按捺不住而在那里送掉性命。

温如是抬头,明亮通透的双眸一片平静:“不用担心我,回山庄去保护小十,别让她死在那里。”

莫邪神色复杂地立在原地没有动,她的命令不只是违背了贴身隐卫的准则,也违背了他的心愿。

他不想远离温如是身边,哪怕是再同情十小姐,他也不愿意。

“裴仁青不会让我有事的,特别是在他知道我的目的以后,看,我很聪明是不是?”温如是转了转眼珠,狡黠地对他偏了偏头,脸上只有计谋得逞之后的洒脱。

她勾起莫邪低垂的手指,撒娇地晃了晃,“我一定会平安无事地在这里等着你回来的。”

莫邪抿唇反握住她柔嫩的小手,什么话都没有说,如果她坚持,他只能听从她的指令,即使是完全不跟他解释。

莫邪低头看了她很久,久到温如是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挂不住了,他才缓缓开口:“三个月,我最多只在那里待三个月。”时间一到,就算她再怎么不同意,他也会立刻回到别院。

温如是勉强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朝夕共处了八年,除了睡觉没有在一起,他们几乎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如果不是为了保住温索月,她怎么舍得跟他分开。

莫邪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没有叫醒还在睡梦中的温如是,只是轻轻地在她光洁的额上印下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吻。

他走得很干脆,除了一把刻着歪歪斜斜两个大字的莫邪剑,什么都没带。

偌大的院子里不过是少了一个侍卫,温如是却仿佛觉得整个世界都空了。

跟柳妈说话的时候,带着丫鬟游花园的时候,就连在喝水、用餐的时候,她也会常常忍不住想起他来。

没有莫邪在身边,温如是的饭量大减,食无味,寝无眠,晚上躺在垫得厚厚软软的**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莫邪临走前的那个轻吻,和沉默妥协的背影。

他现在在做什么,夜间睡在哪里,有没有吃饱穿暖,会不会被温侯发现行踪,能不能打得过温府的那一大帮子隐卫……

她的心中每时每刻都是这些确定不了答案的问题,每当一想到莫邪可能会因此而受伤的时候,她甚至都会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温如是以为,三个月的时间很快,一晃就会过去了。

她掰着指头一天天地数着,却只觉得度日如年。

成功接收了死老头属下门客和私兵的温侯,就像温如是所预料的那般,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貌似平静的局势下隐隐约约有暗潮涌动。

没过多久,朝中又死了一个臣子。

缘由只是一场小小的伤寒引发的肺炎。如果不是早有怀疑的话,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人也是温家的女婿之一。

当裴仁青愤怒地冲到别院,关上院门跟温如是坐了一下午之后,次日便依言上表告病在家。

裴府的下人打发了不少,但是暗中保护将军的侍卫却增加了好几成。

温侯如今势大,倘若他们此刻硬碰,即便是最后真的打赢了这场战争,也必然会使整个国家元气大伤,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当今圣上希望看到的。

裴仁青龟缩得很憋屈,他不是打不赢,只是不敢多造杀孽,否则辛辛苦苦灭掉温侯,下一个被清算的就是自己。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从来都不是什么为官者的好征兆,春风得意的温侯却看不清这一点。

至于裴仁青怎么想的,温如是管不着,也没心情在乎,她只知道,要想诱使温侯提前找死,就只能让他认为自己大权在握,无人能敌。

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先人诚不欺我。

她只需要睁大眼睛看着,温侯是怎么一步一步地将自己置入死局,相信走到最后,就算是皇上再怎么想等待时机成熟再发动攻击,也不见得能容忍得下去。

莫邪离开以后就没有一丝消息传回来,温如是猜不出,到底是温府守卫森严出入不易,还是因为他心中有怨,故意不报个平安想让她着急。

不过这一切的猜测,都在温如是再一次见到莫邪的时候,被忘到了九霄云外。

莫邪长衫染血,直身跪在她的面前领罪:“十小姐死了,请主人责罚。”

温如是刚刚伸出去的手抖了一下,温索月死了?怎么会?!

romost扔了一个地雷

一路花开扔了一个地雷

哈哈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