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45章 忠犬养成记二十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5章 忠犬养成记二十

温索月走得很安详,没有温如是想象中的不堪和死不瞑目。

莫邪遵照她的遗愿,将她和琉清的骨灰罐一起合葬在了后山最高的那座山峰上。

温索月想要亲眼看着那个带给她们厄运的父亲,是怎样一步一步在自己亲生女儿的引导下走向灭亡。

这是她的原话,随着莫邪归来的,还有一封温索月的亲笔书信。

信中没有多余的感谢之词,只有一句话。

“姐姐,还记得十一岁那年,你答应给我做的红枣桂圆粥吗?”

温如是眨了眨眼,一滴水珠打在素白的信笺上,她慢慢将信纸叠好收起来,直到视线从模糊恢复清明,才抬头缓慢而坚定地道:“通知裴仁青,我要去裴府拜访他。”

温如是只是裴家上不得台面的外室,想要踏入裴家没有裴仁青的同意,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她没有说,为什么要这么做,莫邪也没有问。温索月的死,令他的骄傲蒙上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小姐交给他的事情,他没有做到,这是身为一个侍卫的耻辱。

哪怕温索月是自尽的,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温如是以礼拜谒,裴仁青扫榻相迎,他们在风光明媚的将军府后院相谈甚欢。彼时,有众多仆役能见到两人举止亲密。

夜间,温家九小姐留宿将军府,裴将军的房门直到第二日午时才开。

有人笑言,将军若不是早就告病在家,如此这般恋眷女色误了早朝,一顿杖责肯定是免不了的。

纵使有裴仁青竭力掩饰,但是种种流言还是经过好事者的口中传了出去,圣上为此龙颜大怒,即刻命人将他宣入宫内,狠狠打了裴将军五十大板。

将军不以为耻,出宫之后反而就这么一路不顾颜面地趴在软垫上,着人抬着去了金屋藏娇的城外别院。

不到半日,就有快马携着裴将军府正式的求娶婚书向着温家大宅狂奔而去。

至于称病在家的裴仁青为什么会为一女子而甘犯圣颜,世人毫不在意。对于他们来说,那些干巴巴的政治斗争还不如一段可歌可泣的香艳情史来得引人侧目。

将军红颜的这一段露水姻缘一旦扯上了具有法律效应的婚书,仿佛就从一对无媒苟合的奸夫**’妇摇身一变,成了堪称挑战世俗的绝世爱情故事。

名满京城的超级钻石王老五,居然被温家的一个傻小姐一举拿下,也不知道多少待字闺中的少女银牙咬碎,满腔的期待碎了一地。而男人们比较务实,纷纷都在猜测温九小姐到底是怎样的国色天香、姿容出众,才会引得一个见惯了大世面的裴仁青这般猴急。

传说中的温如是,连同背后的温府,一时之间均被推到了风头浪尖。

而此时的始作俑者,正在温如是的监督下,苦大仇深地趴在软榻上写着放妻书。

裴仁青皱着眉头瞥了一眼站在榻旁狠狠瞪着他的莫邪,叹了口气,转头对着完全不为他的“深情”打动的温如是无奈道:“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忽然觉得,我们两个还蛮般配的,一个阴险,一个狡诈,就这么凑合凑合过下去也不是不能接受。”

温如是眯了眯眼,毫不犹豫地就抽过莫邪手上的剑鞘,横拍向他受创严重的臀部。

裴仁青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喊停:“够了!强扭的瓜不甜,温家的事情完了之后,你爱跟谁就跟谁去,我不会干涉!”

温如是的婚期定在一个月后,这一次不再是像原来那样,随随便便一辆马车就能打发得了的,所有人都好像失忆了一般,完全不提温如是早就被自己的父亲送给了裴将军。

所有的一切规格,除了时间上仓促一些,都严格地依照礼制进行,温侯与裴家的长辈,都会在婚宴上接受两人的大礼参拜和敬茶。

温如是盖着大红的盖头,平静地坐在八抬大轿上。

耳边是喧闹的乐声,她却想起了温索月。

那年琉清才进府一年,十一岁的温索月有了帮手,便常来她的院子里追讨这些年被夺去的珠宝首饰。

但是每一次,都被温索月揍得很惨。

后来琉清实在看不下去了,想要将骑在自己主人身上的九小姐拉开。他才刚刚碰到温如是的手臂,就被突然跳出来的莫邪一脚踹飞。

最后的结果一如既往地惨不忍睹,带着侍卫前来踢场子的小十妹鬓环散乱,抱着被莫邪打得满脸开花的琉清,哭得无比的凄凉。

温索月的哭功有多么地深厚,温如是八岁就已经见识过了,除了给她弄点吃的,两个凶手都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好办法。

温如是还记得,当时小丫头指名要她亲手做的甜食,就是红枣桂圆粥。

花轿停了下来,有人撩起轿帘,搀着她出轿。

温如是扔掉手中的苹果,平稳地迈出轿门,红彤彤的苹果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旁边有人捡了起来,似乎想塞回她手中,却在看到上面几根深深的指甲印后改变了主意。

看不到前方,视线所及之处只有大红盖头刺目的鲜艳,和脚下的方寸之地。

十三岁的温如是佯装不会,酷爱甜食的温索月傻乎乎地信以为真,主动帮助姐姐熬了香浓的红枣桂圆粥。

“一拜天地——”

温如是盈盈下拜,背后似乎印着莫邪灼热的目光。

“二拜高堂——”

温侯意得志满地坐在主位,大马金刀地享受着女儿女婿的俯首参拜。

“夫妻对拜——”

温如是闭上眼睛,想起那时十一岁的温索月认真地舀起一勺糖,递到她的手中,圆圆的大眼睛内满是和解的信任。

姐姐,把这个洒进去,就算是我们一起做的。

洞房花烛夜,温如是安静地坐在床沿,房中空无一人,只有红红的龙凤蜡烛热烈地燃烧着。

温如是静静地等待着,前院的气氛已经达到高‘潮,争先恐后的喧嚣敬酒声在屋内都能听到。

“嘎吱”一声推门声,片刻之后,有陌生的丫鬟在她耳旁低语:“温侯在隔壁静候九小姐过去一叙。”

温如是微笑,温侯这般急功近利,怎么可能舍得放弃裴将军手下的势力。

她起身揭开盖头,安静地跟着来人离开新房。

隔壁的厢房只有温侯一人,他慈爱地坐在桌旁向她伸出一只手。

温如是柔顺地上前握住他的手,垂眸羞涩地叫了声:“爹爹。”

“已经是大姑娘了,以后不能再在爹爹怀里撒娇,你怪爹吗?”温侯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想不到,最出人意表的就是她,如果能通过她控制裴仁青,这个孩子对自己大业的帮助,不下于嫡亲的女儿温宝仪。

只有宠爱,没有娘家的支持,她是不可能在将军夫人这个位置上坐长久的,温如是需要他,就像他需要温如是一样毋庸置疑,温侯坚信这一点。

温如是缓缓摇头,端起桌上的杯子,倒了一盏茶,举杯望向他的眼神只有一片无邪的纯真:“爹爹永远是爹爹。”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温侯接过她手中的杯子,放回桌上,郑重地教导她,“如果你能一直向着爹,爹一定会保你一生顺遂。”

温如是偏头,浅浅一笑:“能让将军从此只喜欢我一个人吗?”

“当然,”温侯笑了起来,女儿家的心思就是这么狭隘,不过,这样就很好,他傲然道,“如果他敢纳妾,爹爹会让人打折他的腿!”

温如是轻笑,宛如银铃清脆,她拉着父亲的手晃了晃:“将军要是回来见我不在会着急的,我该回去了。”

温侯微微蹙眉,小九太过在乎裴仁青不是件好事,他沉吟片刻,道:“过两日我再安排一个侍卫跟着你,有什么事我会让他转告。”

“好。”温如是眨了眨眼,没有拒绝他在自己身边安插人手。

看着女儿跟着丫鬟消失在门口,温侯这才放下心来,下意识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在他到来之前,房中所有的物品已经被专人检查过了,包括了桌上的热茶。

温侯不认为还有什么东西能够逃脱自己下属的检测。

他的杀孽太重,做什么事都是小心为妙。

平时的温侯是绝对不会在外进食任何东西,但是他今天的心情很好,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然后放杯静悄悄地离开,就像是从来都没有人出现在新房隔壁一样。

回到房间的温如是毫不停顿地摘掉满头繁复的首饰:“莫邪。”

沉默的隐卫出现在房中,黝黑的双眸深沉,她头都没有抬,径自脱着自己身上的大红喜服,“我的衣服呢?赶紧给我拿一套出来。”

莫邪默默地递过去一个包袱,这是他早就准备好了的。小姐的命令,他从来就不敢不听,但是现在,他却不想开口多说一句话。

她说过要自己娶她的,可是,她却嫁给了裴仁青,这次是真真正正三媒六聘的出嫁。

莫邪很难过,就因为他没有完成保护十小姐的任务,她就可以说话不算话吗?

他低头咬着牙没有出声,只等小姐一让他走,他就转头离开,绝不会打扰他们俩人的洞房花烛夜。

红了眼睛的莫邪没有等到温如是的开口,反而被换好衣服的她一把抱住了:“快走,莫邪,咱们得赶紧逃了。”

“啊?”莫邪一时傻了。

哈哈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笛声何处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