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46章 忠犬养成记二一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6章 忠犬养成记二一

第一次逃亡失败的代价太大,有了前车之鉴,在蛰伏的这一年里,莫邪已经在脑海中模拟了无数次,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走什么样的路线,才能尽快地安全避开温侯的眼线,逃出他的势力范围。

他一直坚信,总有一天两人会离开裴府,去过他们想要过的生活。

但是莫邪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上一刻,他心爱的小姐还穿着火红的华丽嫁衣,跟那个男人一起拜堂成亲,而下一刻,她却安安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随着他一起亡命天涯。

马蹄甚疾,迎面吹来的寒风凛冽,莫邪心中激荡,紧紧地抱着温如是驱马疾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

裴府的酒宴还没有结束,没有人知道新娘早已失踪。

小姐说,就算是被裴仁青发现了也没关系。他不会,也没那个脸到处跟别人说自己新娶的老婆跑了。

他们至少争取到了一整晚的时间。过了这段路就能冲出城门,莫邪的胸口就像有一把火在燃烧。

快一点,只要再快一点,就能逃出去!

一旦出了城门,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前进的道路。

莫邪赤红着双眼咬紧牙关,高扬马鞭抽打马臀,骏马嘶鸣,腰间悬挂着的宝剑似乎也能感觉到主人的杀意,隐隐有清越的剑吟应和。

前方的城门正在缓缓关闭,骄横惯了的城门官见有人居然胆敢硬闯,转身提刀上前就待拦下,却没料到还没开口,就被一记快如闪电的马鞭抽翻在地!

等到他呻‘吟着被同伴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来人已经从尚未阖拢的门缝中冲了出去,只留下扬起的漫天灰尘。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莫邪一刻都不敢停留,上次就是因为经验不足,才会被温侯的人马堵在城里。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绝对不会在一个地方多作逗留,更加不会心慈手软地留下任何活口。如果没有人追击上来便罢,要是有的话……

他的长剑已经很久都没有饱饮鲜血,为了小姐,莫邪已经做好了一路浴血杀出重围的准备。

夜色深沉,明月当空,荒凉的城外有双人一骑向着南方绝尘而去。

马背上长时间的颠簸比想象中的更令人难受,但是温如是的心中却是一片安宁,连着兜帽的披风遮挡了外界的疾风和沙尘,她侧身抱紧了莫邪的腰身,静静听着他剧烈的心跳。

裴家的酒宴上觥筹交错,人人尽欢,被灌了一肚子美酒的裴仁青推开新房大门,却没有看到原本应该听话地坐在婚**等待他到来的新娘子。

他本以为,就算温如是迟早都要离开,但她既然会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嫁入裴家,至少也该是有几分想要依附将军府的心思,可是却没有料到,她会走得这么快,这么果断。

他慢慢在桌旁坐下,绣着金边的华美桌布上是没人动过的合卺酒。

裴仁青注视它良久,倏忽轻轻笑了下,抬手执壶给自己斟上一杯,仰首一饮而尽。

也许在有些人的眼底,这个值得欢庆的夜晚很短暂,但是对于莫邪和温如是来说,今晚已经足够漫长。

当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莫邪的半边身体已经被敌人的鲜血染红了。

他所杀的并不是前来狙击的隐卫,温侯还不知道温如是跑了,不过等他得到消息以后,大概也迟了,因为沿途能认出两人的暗线都被莫邪清理干净,温侯顶多只能从下属死去的路线来推测,他们有可能前进的方向。

莫邪带出来的健马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已经跑到濒临脱力,他拉紧缰绳止住它的脚步,小心地将双腿几乎麻痹了的温如是抱下来。

“这马废了,放了它吧。”她怜悯地摸了摸它湿漉漉的鬃毛。

“嗯,你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莫邪点头拿下挂在马背上的两个包袱,反正接下来的行程该换水路了,骑马反而容易暴露行踪,“我换件衣服再走。”

跑了一整晚,温如是又累又饿,哪还顾得上什么礼仪什么洁癖,她活动了几下,直接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石头坐下,掏出包得严实的桂花糕分成两半,一半留给莫邪,一半拿在手里小口小口地吃着。

虽然糕点大部分都被压扁了,但是裴府大厨的手艺还是不错的,温如是接过莫邪递给她的水囊喝了几口,才将噎人的点心咽下去。

“你多喝点,不用这么节省。”换了件黑色长衫的莫邪见她只喝了两口就盖上盖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她轻轻笑了笑,将分好的半截桂花糕放到他手里:“坐下,你吃完我们再走。”

“我不饿。”他习惯地摇头,却在看到她不赞同的眼神时住了嘴,他老老实实地坐到她身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食物,三口两口就吃完了。

真的很干。莫邪忍着没有喝水,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他也能承受,那些东西都是留给小姐的,能够走到这一步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想将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她的面前,可是,他现在只有几个破烂的点心,和一囊清水。

一只拧开盖子的水囊递到了他手边,温如是眉目柔和:“喝吧。”

莫邪默默接过,却没有动,她眨了眨眼,笑盈盈地道:“你要是一直不喝水的话,我会以为你是想要我喂你的哦。”

莫邪瞥了她一眼没搭话,抬手喝了一口起身避开话题:“再坚持几天就好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说到正事,温如是只有乖乖听命的份,她一路小跑着跟在背着包袱的莫邪身后,虽然腿上已经没有什么力道,但是她还是不想让他用轻功带着自己赶路。

一整晚的搏杀耗费了莫邪大量的体力,他必须随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才能更好地面对接下来还有可能出现的追击。

码头离他们下马的地方并不远,为了不让温侯的人发现,莫邪并不太敢带着小姐接近人群,他就近在河边雇了个老渔民的乌篷船,多付了两成的佣金便将那老汉乐得笑开了花。

陆路上是温侯的天下,水路就不是他能封锁得住的,只要他们不上岸露面,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就能大大地减少。

直到跟温如是一起坐在船篷内,听着撑杆划水的哗啦声响起,莫邪这才放下心来大大松了一口气。

转头就看到温如是托着下巴,正目不转睛地牢牢注视着他,莫邪一愣:“怎么了?”

“没什么,”温如是勾起唇角,嫣然一笑,明亮的大眼睛流光溢彩,“只是突然觉得,把什么事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男人,是最性感的。”

莫邪沉默地望着她的眼睛,仿佛在分辨她的话,到底是真心还是玩笑,片刻之后,他缓缓移开视线:“小姐,你真的不会后悔吗?裴将军……”

他顿了顿,垂下的睫毛在眼睑下打出了一层厚重的阴影,“裴将军有皇上撑腰,他说能保护你,就一定可以。”

“嗯,也对,”见他黯然抿紧了双唇,温如是也不再逗他,抬手轻轻刮了一下他笔直的鼻梁,“傻瓜,可是我只相信你一个人啊,那些外人的承诺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你的相公。”莫邪偏头固执地不想看她,他亲眼看着裴仁青娶小姐过门,虽然没有洞房,但是他已经占据了她身边那个位置,而且是名正言顺的。

他不想承认自己是在嫉妒,他嫉妒得都快发狂了。

小姐是不会知道,他到底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没在他们拜堂的时候,失态拔剑砍了那个男人。

“……莫邪,”温如是呆了一下,歉然拉起他的手,“你明明知道这些都是假的,我们只是在演戏而已。爹爹为人谨慎,如果不是那样大喜的日子,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更好的办法,能够不动声色地接近他。”

莫邪没有作声,她要做的大事,他一直保持沉默没有过问。

他知道她想要为十小姐报仇,如果不是自己失职,就不会有接下来的这些事。

可是温索月死了,他好像,突然失去了阻止的资格。

莫邪很难过,却没有办法说出口。就像是跌倒的孩子抬眼看了周围一圈,没有父母的踪影,就只能若无其事地强忍着眼泪自己爬起来一样。

如果小姐已经下定决心要嫁给别人,他还有什么立场反对。

要不是她让自己带她离开,他几乎都要以为她真的打算就这么嫁给裴仁青了。那场戏演得太过真实,真实得让他心痛得几乎都透不过气来。

如果那是真的,他只会默默地退到隐卫的位置,永远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她的面前表露出任何的不满。

温如是摊开他的手心,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放进他的手中,柔声道:“这是裴仁青给我的休书,要是你不放心,就把它保管好,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就一起去官府。”

莫邪缓缓收紧五指,沉默良久,才转头望着她的面容,眼眶微微泛红:“你不后悔?”

温如是倾身抱住他,语声温柔而坚定:“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只要你不后悔,我就绝不后悔。”

喉间仿佛被什么哽住了一样烫得难受,莫邪双唇微微颤抖,最后还是抬手紧紧抱住了她:“记住你说的话,小姐,不要反悔!”

不要反悔,否则,他不敢肯定自己以后还能像这次那样忍耐地看着她离开,他再也不想放手……

哈哈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