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47章 忠犬养成记二二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7章 忠犬养成记二二

小小的乌篷船载着两个出逃的年轻男女,一路顺风顺水地远离了温侯的势力范围。

离她的大婚之夜已经有七天了,除了刚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放松,他们终于有种新生活真的就要从此开始的感觉。

温如是兴致勃勃地坐在船头,笑嘻嘻地望着站在船尾的莫邪别扭地拿着长杆,一脸严肃地尝试撑船。可是无论他怎么认真,还是做不到像老船家那般,让船头至始至终都保持着笔直的前进路线。

唯一能够让莫邪挽回面子的,也许就是他一杆下去所产生的动力,至少能顶上老人的三、四杆。

从来就没有真正接触过外界的小侍卫,日后需要学习的事情还有很多。

就连温如是,也没在水上生活过那么长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地新鲜刺激。每日除了日常补充的蔬菜,最常吃的还是老渔夫亲手从河里打捞起来的活鱼。

活蹦乱跳的河鲜经过老人简单的处理,不需要多余的调料就能做出味道鲜美的菜肴。

小心谨慎的日子过得太久,忽然转变成这样轻松惬意的生活方式,反而令他们两个人都有些不大适应。

“莫邪!”温如是忽然笑眯眯地对着船尾的男人扬声喊道,“再过几天,我们干脆就找一个靠水的小村落住下吧。”

莫邪回杆,抬眸瞥了她一眼,一身素白色长裙的小姐斜斜坐在船舷,阳光洒在她墨黑的长发上,笑容灿烂得耀眼,他不由微微笑了笑,柔和地回应:“好。”

最好是门前有一棵小姐喜欢的梅树,院子里还要有棵大大的桂花树,他可以在上面盖间树屋,没事的时候,可以带着她上去住。

他也可以去捕鱼打猎,她会每日在家里乖乖地等着他满载而归,他还会跟人学习怎么下厨做饭,然后在日暮时分,听她无忧无虑地在自己耳边唠叨东家长、西家短。

就像在从前那个夜晚里,她曾经轻声给他描绘过的场景一样。

他会是全村最好的猎手,而他的小姐当然是全村最美的姑娘,他会娶她,永远都不再分开。

莫邪望着船头的温如是,眉眼温柔得仿佛能溢出水来。

当温侯起兵造反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座小村庄里停下来,买了所闲置的小院。

院落不大,只有三间平房和一个前院,但是对于只拎着两个包袱的两人来说,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莫邪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门前只有一棵梨树,院子里的也不是桂花,而是榆树。比起不结果的桂花来说,榆树更容易生虫,就算是建了树屋也不适合小姐经常上去住。

莫邪皱着眉头立在院子中央看着那棵树发愁。

温如是此刻才没空理会他心中千回百转的念头,她高高兴兴地指挥着送货上门的店家伙计,将家具、被褥和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摆放到指定的地方。

最让她满意的,就是卧房那张漂亮的花梨木大床,结实耐用又够宽敞,就算是两人在上面怎么滚,都没那么容易掉下去。

温如是望着床头的雕花,笑得无比地狡黠。

好不容易收拾好东西,吃过饭天也黑了,她坐在桌前一张一张地数着还剩下多少银票。莫邪没有洗碗,因为在他准备要洗的过程中,那几只碗碟就已经寿终正寝地躺在了院外的垃圾筐里。

温如是看了眼垂头丧气地进屋的小侍卫,收起银票塞到他手里,温声细语地安慰道:“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钱,足够你把家里的东西都砸掉再换几次新的。”

莫邪无语地瞟了她一眼,转身去给她铺床。

除了练功和杀人,他就没有干过一件正常的事,他不想以后让小姐认为,他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温如是眨了眨眼,没事找事地拿着一张干净的帕子假装擦桌子,视线却忍不住老是往认认真真为她铺床的那个男人飘过去。

莫邪高大修长的背影完全没有了从前的青涩,棱角分明的侧脸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地俊朗。

整个院子只有这么一张床……

温如是双颊泛红,羞涩地磨蹭到他身后,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见莫邪转身从柜子里抱出了一床被褥,规规矩矩地铺在床边的地上。

温如是怔了半晌,双唇翕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得咽下一口老血,老老实实地脱了绣鞋爬上自己的大床,一头栽进被子里。

“小姐,”莫邪不解地转向不顾仪态的温如是,“要是困了的话,我先去给你打盆水洗个脸,你最好把头发放下来再睡,要不然明天早上起来会不舒服的。”

温如是偏头幽怨地望了他一眼,情绪低落地道:“知道了。”

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无所觉地转身出去打水,她很想暴躁地大吼一声,你这个不解风情的笨蛋啊啊啊!

片刻之后端水进来的小侍卫打湿帕子,拎干了递到温如是面前,她接过胡乱在脸上搓了几把,想想还是不甘心,抬头可怜兮兮地扯了扯他的衣摆:“要不,晚上还是你上来睡吧,我一个人害怕。”

莫邪一愣,不自在地别开脸:“我就在房里陪着你,不用害怕。”

他的耳根慢慢晕起了可疑的粉红,温如是眼睛一亮,凑过去压低了声线悠悠开口:“莫邪,你该不会是怕自己把持不住吧?”

“小姐,”红晕不受控制地蔓延上了整张俊脸,莫邪无奈地回头看着一脸得意的小女人,“无媒无聘,这样太委屈你了。”

温如是心中一暖,展臂勾着他的脖颈,望着他深邃的黑眸认真道:“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怎样都不委屈。”

莫邪低头,专注地凝视着她清丽的面容,抬手轻轻抚摸她柔嫩的脸颊,目光缱绻:“只要跟我在一起,不管怎样,我都会觉得让你受委屈了,我想给你最好的生活,我想正正式式地迎娶你进门。

小姐,莫邪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么一颗真心,你愿意给我时间吗?”

他并不擅长情话,只是这么想着,便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口,他只想让他心爱的小姐明白,自己有多么地郑重。

温如是心底酸涩,这样纯净而有担当的男人,她怎么忍心拒绝他唯一的心愿。她乖乖地点头,在他唇边亲了一下,转身爬回自己的被窝。

她从软绵绵的被子里露了个脑袋出来,等到莫邪端水出门,才在**打了个滚儿。莫邪今天太有男人味了!

夜幕降临,房内静谥无声,两人一个睡在**,一个睡在地铺上。好半晌,温如是才忍不住出言试探:“莫邪,你睡着了吗?”

他阖着双目没有回答,她瘪了瘪嘴,老老实实地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莫邪缓缓睁眼,偏头望向**那个总算安静下来了的女人,皎洁的月色透过窗棂,微光中能看到她的嘴角还微微含着笑意。

他松了口气,这才闭目准备入睡。

也许是换了个新环境还没有习惯的原因,温如是睡到半夜就醒了过来,她掀开被子下床摸到桌边,倒了半杯清水喝了一口。

回身见莫邪还安稳地在床边睡着,温如是抿了抿嘴,踮着脚尖挪到他的铺前,小心翼翼地揭开一角就想躺进去。

简单的一个动作被她分成了好几段,等到温如是如愿以偿地蹭到他身边,已经紧张得汗都快冒出来了。

她发誓,这一次是真的不是打算勾引莫邪,她只是激动得睡不着,就想抱抱他而已。

谁料刚把小手搭到他结实的腰上,就听到头顶传来一声熟悉的低沉男声:“小姐,夜袭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温如是一抖,连忙缩回自己的爪子,讪讪地笑了笑,脑中急转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借口。

莫邪叹了口气,伸臂将她揽进怀里,将被子拉了一半过去把她盖好:“睡吧,记得下不为例。”

温如是拉着他的中衣,整张脸都羞窘得通红,死死埋在他胸前不肯抬头,隔了良久才闷闷地出声:“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莫邪唇角微扬,忍着笑阖目淡淡道:“从你起身的时候。”只有小姐才会这么傻,居然以为自己的小动作能够瞒过一个优秀的隐卫。

“那你还不提醒我一下,就由得我那么傻乎乎地唯恐惊醒你?!”温如是怒,张嘴就咬了他一口。

莫邪的身体猛地一僵,胸前的敏感之处还残留着她口中温热的气息,他不由自主地收紧了环住她的手臂。

紧贴在一起的身躯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变化,温如是噤声眨了眨眼,慢慢收回牙齿闭上嘴巴,规规矩矩地挨着他,一动也不敢动。

怀中的娇躯温软,香气馥郁撩人,静寂的夜中似乎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了,他几乎能够听到温如是细微的屏息声。

莫邪的心跳剧烈如鼓,缓缓低头,夜色中,他黝黑的双眸明亮得惊人,他好像低估了温如是对自己的诱惑力。

“……小姐。”莫邪的声线喑哑,萦绕在鼻端的少女体香犹如兰花般诱人,他情不自禁地俯身,沿着她秀美的轮廓追寻牢牢印在心中的双唇。

她唇间的触感一如往日的柔嫩,莫邪轻轻地含住它们,她羞涩的回应就像温暖的烛光般,点亮了他心中一簇簇小小的火焰。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花开的地雷,袹氺的手榴弹,还有荷缘的两颗手榴弹,谢谢大家~爱你们~挨只嘴嘴~~╭(╯3╰)╮

一路花开扔了一个地雷

袹氺扔了一个手榴弹

荷缘扔了一个手榴弹

荷缘扔了一个手榴弹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