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48章 忠犬养成记二三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8章 忠犬养成记二三

温如是坐在村口大树的绿荫下,笑盈盈地一边听着新邻居们絮絮叨叨地谈论着道听途说的朝中大事,一边给莫邪绣着荷包。

原来送他的那个已经很旧,莫邪还当个宝一样天天揣在怀里舍不得扔掉。

他们在这个淳朴的小村庄住下已有两个多月了,温如是越来越喜欢在莫邪外出的时候跟村里的三姑六婶来往。

跟他们原来勾心斗角的生活不一样,这些村民简单的思想里只有家长里短的鸡毛蒜皮小事,每天跟她说的无非也就是些谁家的母鸡今天多下了一个蛋,或是谁家的猪又跑出栅栏,拱坏了隔壁邻居屋后的菜地。

有时候,看着那些大婶们一脸神秘地压低声音,捂着嘴悄声说哪家的闺女又跟谁谁谁家的臭小子好上了,她爹提着扫帚将对方撵出了几里地,温如是就忍俊不禁。

跟她们相处久了,好像自己的境界都被拉低了似的,但是她低得很开心,这样悠闲的日子才是人过的。

当然,前提是,她不用真的去下田种地。

不过估计就算她真的有那种想法,莫邪也不会答应。在大多数时候,他还是原来那个固执地坚持自己主人就是个高贵的千金大小姐的小侍卫。

面对她时不时的挑逗,莫邪总是忍不住会对她亲亲抱抱,但他仍然顽强地坚守着不能随便更进一步的想法,半夜里听他从地铺上爬起来去院子冲冷水澡的声音几乎已成了惯例。

温如是一点都不认为,罪魁祸首就是老爱偷偷钻他被窝的自己。

送上门的肉都不吃,活该。

反正头天晚上不管她是睡在那里,第二天一早醒过来的时候,肯定还是在自己舒适的大**面。

温如是笑眯眯地绣完最后一针,剪掉线头,将东西归置起来端起慢悠悠地往回走。

门前的两棵梅花是莫邪新栽的,小小的枝桠刚刚吐出新芽,点点绿意缀在枝头煞是可爱。

她推门进院,开始准备给莫邪熬点酸梅汤,等他打猎回来差不多就刚好放凉。

当傍晚莫邪回家的时候,温如是正在小厨房里炒菜。

他提溜着几只野兔和山鸡走进门,见状放下手上的东西就去夺她手里的锅铲:“小姐,我都跟你说过了,这些事情等我回来再做,你别把衣服弄脏了。”

温如是啼笑皆非地被他推到一边,见他如临大敌地翻炒着锅里的椿芽鸡蛋,也不跟他争,反正最后都拗不过他。

她搬了个小凳子到门口,好整以暇地托着下巴欣赏他手忙脚乱的动作:“该放盐了。”

“我知道,”他抽空瞥了她一眼,黝黑的双眸带着几分无奈,“你去院子里坐着,屋里油烟重。”

温如是抿嘴笑着,偏偏不肯动,她就喜欢在背后看着他做家务的样子,那种打心底里溢出的满足感简直让人幸福得冒泡。

“今天我跟黎叔去镇上了。”起锅将椿芽炒蛋铲到盘子里,背对着她的莫邪忽然开口。

黎叔是村上的为数不多的猎户之一,他每隔几天都会把家里用不上的皮毛拿到镇上去卖。

温如是眨了眨眼,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莫邪端起灶台上的几碟菜肴,转身示意她让路。温如是老老实实地站起来端着小凳子,跟在他后面去院子里的石桌边坐下。

等到他把饭给她盛到碗里,温如是见莫邪若无其事地在对面坐定,径自拿起筷子开动也看不出一点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她终于忍不住了:“然后呢?”

莫邪掀起眼睑,一脸的无辜:“然后我就回来了啊。”

温如是一噎,无语地低头刨饭。

半晌,忽听他淡淡地道:“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温如是抬头,只见莫邪满眼的笑意,眼角眉梢都是成功唬住她的得意。

温如是望天,这孩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多大的人呐,还这么幼稚。她清咳了两声,配合地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那太好了,不过,我们好不容易都跑出来了,还巴巴地回去干什么?”

莫邪愣了愣,眼角慢慢泛起了一丝红晕,他别扭地低头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碗里却没有动。

本来是随口那么一说的温如是这下彻底被他勾起了好奇心,她俯身凑过去仔细观察他的表情:“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

莫邪下意识地摇头,连忙抬眼,可是一看到她圆溜溜的大眼睛,脸上的红晕又更深了几分。

他窘迫地移开视线,薄薄的双唇抿了抿,似乎在想该不该把自己的心思说出口,憋了良久,才勉强挤出两个字:“……休书。”

休书?温如是望着面前这个羞涩得快要逃跑的男人,忽然恍然大悟!

她喜滋滋地放下碗筷,眉开眼笑蹭到他旁边,弯身环住他的肩膀,笑得蔫儿坏:“也对哦,早点把休书的事情搞定,你就能早些娶我过门,对吧?”

莫邪浓密直长的睫毛微微抖了一下,红着脸闷声不吭地表示默认。

温如是勾起他的下巴,像足了一个调戏良家妇男的女恶霸,笑盈盈地在他嘴角响亮地亲了一下,旋身就坐进了他的怀里。

莫邪慌忙将差点打翻在地的饭碗挪到桌子中间,扶住她纤细的腰肢,正待开口让她起来好好吃饭,就听到一声软软糯糯的撩人低唤。

“相公——”语调温柔缠绵,尾音仿佛还在耳膜中悠悠转转地打了几个圈。

莫邪正准备去拉她的手都僵直了。

温如是还嫌不够,揽住他的脖颈在他怀中扭了两下,粉润的小嘴对着他已经红透了的耳廓轻轻吹了口气:“相公,你喜不喜欢我这么叫你……”

压在温如是臀下的某处迅速地向她起立致敬,她眨了眨眼,装作不懂:“莫邪,那是……”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温如是眼前就猛地一花。

下一刻,她便坐在了原来的位置上,对面的莫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片树叶在桌旁的地上滴溜溜地打转。

“……什么东西。”一阵微凉的清风拂过,温如是怔怔地保持着环抱的动作,然后尴尬地放下手臂,垂头执起自己的碗筷,默默地夹菜吃饭。

跟裴仁青一刀两断的事必须及早提上日程了,否则这样的事情再多来几次,别说莫邪,就连她都会受不了了。

温如是狠狠地嚼着嘴里的食物,就像是在对付阶级敌人!

温侯的大军溃败的很快,不是他们的武力不够强横,究其原因也没有几个人明白,为什么一直隐藏得很好的温侯会突然失去了耐性。

在与朝廷交锋的接下来几场战争,叛军完全没有了之前稳打稳扎的风格,明明可以迂回得胜的机会都被他给放弃了,温侯不计后果的强攻令双方兵力的损耗都很严重。

他就像是陷入了疯狂一样,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莫邪说的没错,照着这样的态势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去了。

就这么平静地又过了十多天,一日莫邪很早就回了家,他空着双手站在院门口,望着坐在院中看闲书的温如是轻轻柔柔地笑:“温侯被抓起来了。”

阳光透过门前梅树枝桠的缝隙,斑斑点点洒在他的身上,他乌黑的长发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莫邪静静地望着她,神色宁静而安详,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我们不用再躲了。”

这个结果并不让人意外,只是看时间长短而已,现在,一切终于尘埃落定,温如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感慨地放下书本,缓缓起身行至莫邪身前,抬手紧紧抱住了他。

莫邪微笑着环住她的腰,温侯输了,没有了这个时时刻刻威胁着他们安全的隐患,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娶小姐进门。

他牢牢地回抱着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躲避退缩,“我们明天就回去。”

温如是浅浅笑着点头,是时候该回去了,她还没有去欣赏败军之将的狼狈,还没有告诉他,他今时今日的境地,全都是拜他心目中无足轻重的两个女儿所赐。

回城尚有十多日的路程,在两人还在半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温侯全族将于七日后,在午门被斩首的消息。

跟原本结局不同的是,这一次将被行刑的名单里,没有他已经嫁出去,或是送出去的女儿。

一个都没有。

据说是立了大功的裴将军特意上奏为她们求情,皇上感念她们身不由己的遭遇,才答应手下留情,让温家那些可悲的小姐们免了一劫,只是从轻判了个流放。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温如是相信,即使她们一无所有地离开繁华之地,贴身的隐卫也会同样跟过去,只要她的姐姐们规规矩矩地待在那里,至少能够得以善终。

裴仁青送的这笔人情不可谓不大,温如是就算本来没有打算见他,也不得不改变主意登门拜谢。

如果能够少让一些人因此而受苦,哪怕是被流放的人里再多加一个自己,她也心甘情愿。

温如是回头望向安静地站在她身后的莫邪,清清浅浅地笑:“你介不介意我们在陌生的地方成亲?”

莫邪微微摇头,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面颊,深邃的眼神清澈安详:“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