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综穿拯救男配计划

第49章 忠犬养成记二四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9章 忠犬养成记二四

裴仁青似乎一早就知道她会上门,就连探视重犯的令牌,都事先给她准备好了。

温如是深深地给他福了一礼:“将军之谊,如是无以为报,此番一别后会无期,唯望将军日后珍重。”

裴仁青也不避开,就这么静静站在院中受了她一礼,沉默多时方才温声道:“皇上日前给了我和王爷一人一面金牌,倘若你肯留下,便可像你姐姐一样不受温侯牵连。”

温如是起身向他望过去,他的眸中隐含期待,余下尽是明朗的真诚。

她轻笑摇头,目光坦然,没有了往日的针锋相对,他也不似从前那般令人望之生厌:“一女不伺二夫,如是已有心仪之人,当不得将军如此看重。”

裴仁青抬首瞥向立在不远处的莫邪,那人长身玉立,不卑不亢地静候他们叙旧,完全就没有一丝担忧她改变主意的不安。

他不由暗自叹息一声,微微笑了笑,又恢复了那个手握大权的大将军气势:“也罢,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衙门办理相关事宜还你自由,就当作是给你们的新婚贺礼。”

温如是颔首,真心不必言谢,往日种种尽在不言中。

他日倘若有缘再会,亦只会相逢一笑,所有恩怨情仇泯然于尘世间。他们只需要重新开始新的人生,这就够了。

重新恢复自由身的温如是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置办了几样精致的小菜,施施然地拎着食盒前往关押温侯的大牢探访。

牢中的温侯早已没有了曾经威风凛凛的气势,他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除了身上那身还能看出一点原本色彩的锦服,就跟一般风烛残年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

隔着粗大的原木栅栏,温如是专心致志地将食盒内的菜肴一样一样地拿出来,缓缓推进栅栏内,毫不在意狱中的脏污,柔柔弱弱地就这么侧身在地上坐了下来。

“你终于来了。”扶着墙迈出黑暗的温侯双眸赤红,花白的头发散乱地披在肩上。

他拖着沉重的脚镣慢慢在她对面坐下,垂眸望着面前几样精致的小菜没有动,“那天晚上,你在水里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他不傻,能够走到这一步的枭雄早就摒弃了父女亲情。温侯知道自己的女儿们都恨他,他也不会给她们机会靠近自己,但是他没有料到温如是会对他下手。

这个女儿不该有这么高的智商,就算她不是个弱智,也不应该在如愿以偿地风光嫁进裴家以后,断了自己的后路。

没有娘家撑腰的正房,跟一般的妾室又有多大的区别?!

他不明白。温侯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但是要是至死都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输的,他就算是死,也绝不瞑目!

温如是勾起嘴角,垂眸优雅地斟了一杯酒,将小小的酒杯同样推进去,才抬眸平静地看他:“我跟本就没在水中下毒,你们当然检查不出来。”

“不可能!”温侯猛地扑上前,隔着木栅栏对她失态咆哮,“除了那晚在裴家喝了一杯水,根本就没有旁人有机会能逃过隐卫的检测!”

温如是不为所动地看着他疯狂的表情,偏头仿似仔细想了想,忽然嫣然一笑:“啊,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啊,我真没骗你呢。”

她顿了顿,认真地直视着他泛起血丝的眼眶,语声轻柔得可怕,“不过,我虽然没有下毒,但是却在水里放了解药——彼岸花的解药。”

没有解药的彼岸花只会让他日渐虚弱,但是被温侯生生打死了最重要人的温索月,怎么可能甘心就这么让他轻轻松松地死去?

她的恨意太重,重得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换温如是的援手。

失去了妹妹的温如是一定会放弃独善其身的想法,尽力完成她的遗愿,温索月临死都坚信这一点。

温侯喉头咯咯作响,瞪着她的神情目眦尽裂。

“爹爹,你看女儿多心疼你,生怕你的精血被那种阴毒的药物掏空,还专门亲手奉上了解药,”温如是眨了眨眼,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他的愤怒,“要是小十能够亲眼看到自己的杰作就好了,不过没关系,姐姐会睁大眼睛帮她看清楚你此刻的样子。”

“我没有给你们解药……”温侯的嘴角溢出了血丝,染着血色的牙齿仿佛将要噬血的凶兽。

“那东西虽然难得,但是真要去找,也不是找不到,再说,我不是还有裴仁青和莫邪吗?就算是偷,也总能偷到一丝半毫的。”她定定地看着他扭曲的面容,忽然有些忧伤地问,“你说,小十是不是太傻了啊,琉清死了,不是还有姐姐们可以依靠吗,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一心只想报仇,最后还把自己赔进去了呢?”

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她也并不指望能够得到温侯的回答。

小十最后还是将她算计了进去。

但是人死不能复生,纵使心中明白,她也不忍心就这么眼看着她死得毫无价值。

温如是微微垂下眼睑,浓密卷翘的睫毛轻轻抖动,语声轻至无声,“就算她不自尽,姐姐也会帮她的,怎么就这么傻……”

“你们这两个贱人!”温侯嘶声吼道,一字一句就像咬碎钢牙般挤出齿缝,“你会不得好死的!”

“不劳你挂记,我一定会长命百岁,百子千孙,好好享受没有你的人生。”温如是嗤笑,笑过之后又有些索然无味,不过是一个落魄的老头,实在不值得自己专门为他多跑一趟。

她慢悠悠地站起身,拍了拍自己沾上尘土的裙摆,恭顺地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爹爹是不是,每日夜半将就会遭受一次长达两个时辰的火烧骨裂之痛呢?真可惜,过了明日,你就不用再尝到这样的痛苦了,女儿真是颇为遗憾呢。”

她轻笑着,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牢房,对温侯猛然爆发出来的嘶吼充耳不闻。

牢外的阳光明媚,温如是迈进温暖的阳光下,眯眼挡住那令人目眩的光芒,温索月稚嫩的声音犹似还在耳畔回响。

姐姐,把这个洒进去,就算是我们一起做的。

温如是微微扬起嘴角,轻轻笑了笑,“……温索月,你这个笨蛋。”

熟悉的气息靠近,她回头扬起小脸,望着身后眉目柔和的莫邪微笑:“希望发配的地方不会太糟糕,要不然我们就得想办法再跑一次了。”

莫邪抿了抿嘴,不置可否,哪怕再糟糕的环境,他也不会让他的小姐受一点点苦。

第二日是个大晴天,似乎老天爷也在为皇家铲除了一个祸害而喝彩。

九五之尊屈尊降贵地在台上观刑,裴仁青和李云未一左一右陪侍两旁。午时一到,行刑的侩子手大吸一口气,猛地一刀下去,主犯的一颗大好头颅便完美地骨碌碌滚落在地。

切口很平整,血液也溅得足够高,满面横肉的侩子手回头看到皇上脸上的赞赏,激动得不能自已。

温侯的刑场,温如是并没有去。既然结局已定,去还是不去,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她跟莫邪并肩走在长长的流放队伍里,身上没有任何枷锁。朝中有人就是好办事,监管的士兵根本就不管他们,几次从两人身边走过,都没有瞥他们一眼。

两人目无旁人地谈论着到了目的地之后该要先做什么的悠闲样子,跟周围凄风苦雨的愁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走出了几里地,莫邪忍不住低头对她道:“小姐,要是你累了的话就说一声,我背你走。”

“累?”温如是斜睨了他一眼,并不领情,“能累得过跟你学武的日子?”

“那时是练武,练功就该有练功的样子,要不然根本就不会有所长进,”莫邪有些不忿,却又不敢顶嘴,只能耷拉着脑袋小声地嘀咕,“跟平时走路怎么能一样,小姐也太小心眼了,这么久的事了还拿出来说。”

温如是又好气又好笑,难不成当初活受罪还是自己的错了?

正说着,就见一锦衣侍卫快马行至列前,一脚踢开拦截的士兵,拿出一枚令牌比到他的眼前,正准备抽刀还击的士兵连忙倒头下跪。

“王妃在前方摆了送行的酒水,希望九小姐能过去一叙。”锦衣侍卫大步迈到温如是面前,低眉顺目地恭敬道。

温如是瞥了眼满头大汗跪在地上的士兵,轻声道:“我们去去就回,一定不会让你难做。”他们也不过是混口饭吃的小卒,没有必要因为一时的爽快为难别人。

温宝仪今日的排场确实很大,路边绵延几十米都是她命人搭起的帐幔,侍卫和婢女长长地排成了几列。

温如是坐在摆满鲜果繁花的席前,微微叹了口气:“姐姐这番阵仗要是让皇上知道了,恐怕不妥。”高抬贵手是一回事,可是被皇家的人明目张胆地来大肆表达依依不舍之情,再怎么看,他的脸上也不大光彩。

这不是活脱脱地打脸嘛,这边才砍了她们老爹的头,那边自家的弟媳妇就上赶着去送行。

就算那是她的娘家,估计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以后也不见得会给她好脸色看。

一身华服的温宝仪眼中泪光盈盈,她牵起温如是的手轻轻笑了笑:“姐姐不在乎,只要能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知道你也是有靠山的,日后能够少受一点苦,我做的这些事就算是值了。”

温如是有些难受,她这一走,温宝仪就真的是无依无靠了,就算是李云未对她不好,自己远在天边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回握着温宝仪沁凉的手,忍了又忍,终于还是轻声问:“李云未对你好不好?”

温宝仪失笑,轻轻在她的鼻尖刮了一下,原本忧伤的情绪反倒淡了几分:“他是你姐夫,怎能直呼名讳。”

温如是勉强扯出一个微笑:“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被自己妹妹这样追着逼问,纵是温宝仪也有些羞涩,她微微低首,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温润的肌肤犹如玉石般散发出一种柔情缱绻的光辉:“……他当然是,对我很好的。”

看着完全陷入了情网的姐姐,温如是心中微涩,既然如此,她也不想打破她的美梦。

岁月太长,人心难测。如果温宝仪能就这么被李云未欺骗一辈子,或许,也算得上是一种幸福吧。

直到温如是随着前行的队列走远,回头还能看到,温宝仪站在土坡上向着她的方向挥手。

纤细的身躯裹着盛装,锦衣华服,坡下的从者甚众,唯有她一人孤独地立在高处。

温如是渐渐湿了眼眶,转身不再回头。

感谢荷缘的手榴弹支持~~谢谢!~么么哒~╭(╯3╰)╮

荷缘扔了一个手榴弹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