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一章 你们都该被枪毙【诚求收藏】

收藏书签 字体:16+-

“老三,不能再追了,兄弟们都撑不下去啦!”

“不,绝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们花了七个月的时间跟踪、潜伏,牺牲二十多位战友袍泽,吃了苦流了血,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现在眼看着就要毕其功于一役,大哥你却要放弃,我不能接受!”

破烂的草棚里,坐在屋角处一堆干草上的灰衣男子霍然跳起来,脸色阴沉的暴吼道,浑然没注意到蹲在墙根处其他战友满含期待的眼神。

“老三,你听我说……”

“你不要给我找借口!难道你忘记了二哥现在还躺在军分区医院里,生死未卜吗?!还有老五也不在了……也不在了……那帮杂种都得去死!”灰衣男子悲伤地嚎道,肮脏的面容扭曲,近乎恶鬼。

“够了!你看看外面的大雪,这样的恶劣天气,如此酷寒的气温,你想把龙炎小队全都折在这里吗?哼,为了三个漏网之鱼,搭上一队人马,你没脑子!我决定了,立即撤退!”

领头的男人紧了紧身上脏兮兮的羊皮大衣,低声唾骂几句,拿起挂在身边木桩上的军帽戴头去。

“大哥,头,王暴龙,你忍心让咱们几个月的付出就这样算了吗!?我不甘心啊!猴子、野猪、豹子……唉,算了吧。”他听到队长做出了撤退的决定,灰袍男子脸色灰败,上前一步申辩起来,但是他环视一圈坐在墙边的袍泽,发现大家疲惫的脸庞,躲闪的目光,像是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奈的低头叹息。

“老虎,兄弟们是真的撑不下去了,三个日夜不休不眠,杀敌二十七。眼下大伙人人带伤,身心疲惫,加上补给匮乏,通信中断,撤退已是最合理的选择!弟兄们不怕死,却怕死的不得其所!”男子耐着性子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是啊,这次行动已经擒住了大鱼,捣毁了鱼潭,为了逃跑的三条杂鱼再追下去意义不大。”

“老虎哥,回去吧,要是为了报仇把兄弟们都折在这里,五哥九泉之下也不会开心的。”

这些久经训练的军人们有着良好的纪律约束和行动能力,指令下达后大家立刻收拾完毕,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一行七人即将走出门外,灰袍男子沉默许久后,沙哑着嗓子低沉地说道:“报告队长,龙炎小队成员少校周虎赫向你提出申请,恳求上级允许我继续追击叛乱份子!”

“老虎……你决定了?军人以服从为生命,你这是在公然违反纪律!”队长王暴龙狠狠的瞪着周虎赫,迎上那双目光坚定的眼睛,他沉声问道。

“是的,军人同样以保家卫国为使命,使命高于生命。请首长允许!”

“你!何必呢,你和老五亲如兄弟,现在他走了,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大家都不能心安。”王暴龙满脸痛惜地劝慰道。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茫茫的内蒙草原几成死地,一个人在外行走的危险系数接近无限。尽管王暴龙也觉得他这支特警队很牛#逼,但跟老天爷比起来总还差了七分!

“暴龙哥,诸位兄弟,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也知道此行的危险。但是我意已决,杀死老五的那个家伙肯定不是一般人,我怀疑他是一条咱们事先不知道的大鱼。所以我想冒一次险,干他娘的一票。不过,你们放心,若是事不可为,我会立即退回来。”恢复了冷静的周虎赫目光锐利地扫了一眼北方,钱币大的雪花被呼啸的烈风挟卷抛扑,地面上枯黄的牧草被积雪掩去不少,远处黄白驳杂,连接着灰蒙蒙的天际。

“猴子,把大家剩余的子弹和物资收集一下,补给老虎。周虎赫少校,组织批准你的请求,同时对你提出杀死敌人保全自己的要求,请务必牢记!”队长王暴龙冷声吩咐道。

接过猴子递来的补给和弹药,周虎赫向队友们敬了一个军礼后,滑动雪橇向着北方奔去,身影慢慢消失在风雪中。

“唉,队长,咱们要不也……“

“不要说了,我的任务是把大家安全地带回去,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全体都有,向东南行进!”在队友们排着单列队前进时,王暴龙深深的看向北方,褐色的瞳孔中溢满了痛苦。

两天后,临近边境处的一栋小木屋里,满脸疲色的周虎赫抓着一册密码本,张狂地哈哈大笑,满是泥浆的军靴旁最后一名叛乱分子躺在血泊里,一把军刺直插在他的颈侧。两天的辛苦此刻得到了回报,三名追杀对象全部闭上了眼睛,尽管身心俱疲,周虎赫还是觉得自己此行的付出是超值的——因为一份罗煞文文件的发现,解开了近年来北疆不安宁的谜团。这份文件只要交到上级,国家就可以有理有据的对北极熊提出要求,捣毁叛匪境外巢穴,维护边疆利益。

将地上死去的最后一名叛匪尸体搜身后,周虎赫完全放下了心,这个黄白混血儿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这时身上伤口火辣辣的痛感压下了他的兴奋,提醒他再不自救就要变成死老虎了。

清洗伤口,包扎完毕以后,周虎赫把不幸罹难的房主夫妇两人安放在卧室内的大**。这两位可怜的老人至死也没想到前来借宿的行人会是一条中山狼,为了掩饰行踪竟然残忍的杀害施恩者。

窗外的大雪已经消停,地面上一尺多深的积雪完全掩盖了苍穹下的万物,放眼望去银装素裹一片,美则美矣,可惜心中如同着火的周虎赫却没有一丝欣赏的情趣。这栋房子建在乡村公路的沿线,孤零零的伫立在荒原上,可能是房主太热爱草原风情,周虎赫站在屋顶上,放眼望去竟不见人烟。

房屋的贮备室里米面俱全,生活物资倒不劳周虎赫操心。但是使命感驱使着他要尽快把手里的资料交给上级,减少因时间延长带来的风险,毕竟这里临近边境,现在并无情报显示叛乱分子没有境外同伙接应。

休整了一天之后,周虎赫下定决心要尽快离开这栋停尸四具的孤宅。由于‘中国移不动’秉持了一贯的业务作风——恶劣天气下信号中断——破灭了周虎赫的全部幻想,让他不得不采用最原始的办法,单枪匹马沿着大雪覆盖的道路向东走,盼望着能尽早接近居民点,与组织取得联系。

在出发之前,周虎赫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食品、药品、燃料和御寒衣物备足,然后才驾驶着一辆小型动力雪地车迎着红日出发。

“娘西皮,什么破烂玩意,这狗#日的XX牌雪地车生产厂家就别被老子看见,不然非毙了狗#娘#养的!”狠狠地踢了几脚呜咽作响的坐骑,周虎赫愤然大骂,这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车子出问题是会要人命的。

费了老鼻子的劲,狗#屎牌雪地车总算发出了“突突”地响声,宣布正常工作。周虎赫站起身,拍下大衣上的雪花,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西北处几个移动的黑点,神色大变。他赶忙掏出行军包里的望远镜看向西北方,带有刻度线的镜片里,那些车子上的人手中挥舞着的是黑黢黢的枪支。

来者不善!周虎赫霍然跳上雪橇,一把抓起放在包裹上的95式突击步枪,同时拼了命的把发动机油门加到最大,狂奔起来。

完啦,老子今天怕是要栽了。周虎赫悲哀地在心中说道,刮脸的寒风不能降下他心中的燥热,平阔的额头已经缀满了细密的汗珠。作为一名最优秀的特警,周虎赫有足够的资格傲视三北数省几十万同袍,事实上在过去四年中他所取得的一系列成绩就能封住所有质疑者的嘴巴。

但这一刻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无力!开阔的原野,雪白的地面,良好的视野,众多的追击者,嘿嘿,就算是头真老虎怕也只能饮恨成为死老虎!

尽管前途晦暗,但是周虎赫也没有放弃求生的欲望,作为一名优秀的武装警察,把生命交给别人处置显然不是明智的抉择。

“@##¥%%……&**#&&*……”追兵方向传来一阵断断续续地呼喊声,近乎细不可闻。冰寒的劲风灌入口鼻让喊话人一次次变身为被掐住脖子的大公鸡,甚为可笑。

疲于奔命的周虎赫此时可没有半点逗乐的心思,眼下敌我相距尚有1000多米,这个距离尚且安全,但若不在对方逼近他400米之前找到一处可以依托据守的地方,那么惨剧的一定是他。

雪地车的引擎已经被加到最大马力,排气管喷出浓黑的油烟在白地的映衬下尤为显眼,像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然后迅速的被寒风撕碎。

嘭!嘭嘭!

空旷的荒原上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枪声,悠远的回荡在天地之间。

周虎赫本能的俯下身体躲避流弹,然后趁着前方地面平整的机会转身打出了一梭子弹,短促地嗒嗒声回应了追兵的攻击。因为距离太远,双方的枪战除了向对方证明自己的存在,并未造成人员的伤亡。

哒哒哒……嘭嘭……嗒嗒……

断断续续地枪击声回荡在天际间,飞舞的子弹挟带着主人的各色#情绪冲向敌人。

龟儿子的,追这么起劲干嘛,等老子进了林子,非抽冷子搞死你们这帮兔崽子!周虎赫咬着牙暗暗发誓。

敌人的车子性能比较好,在积雪的公路上追得很紧,为了延长时间,周虎赫不得不七扭八拐地绕圈子,发挥小型车的灵活,取得不错的效果。可惜,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也被绕糊涂了,悲剧的迷路了。

“好!小山坡……呜呜……”内牛满面啊,出现在右前方的上坡地是那样的可爱,这一刻周虎赫忽然觉得鸟不拉屎的内蒙古其实也是很不赖的。

几颗流弹击中了雪地车,金属碰击地声音刺耳无比,但这是周虎赫觉得世间第二美好的声音莫过于此。嗯,至于第一美好嘛,当然是发动机加满油门后产生的轰鸣声,太美妙了!

雪地车像是离弦的箭一般沿着坡地飞了上去,周虎赫得意的回头向追兵伸出了获得ISO国际质量认证体系鉴定的中指手势,狂吼一声“法克”,然后转头……

“啊……不!”

开山粉石者全部该死,我*操!

山体的另一侧已经消失,留下的痕迹告诉此时正自由飞翔的周虎赫——这一切都是非法采石的杰作。

飞驰的雪地车卷起雪舞漫天,白茫茫一片。而头脑一片空白的周老虎这时只想着要把违法乱纪者统统枪毙!

做人莫嚣张,嚣张死光光,网民诚不欺我也……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