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四章 何去何从

收藏书签 字体:16+-

清晨,帐外接连的狗吠声吵醒了熟睡中的周虎赫。他钻出暖和的被筒,穿起盖在被子上的大衣,晃晃脑袋驱走眼前的昏眩感。

帐篷里很冷,外头凛冽强劲的西风扑打在帐子上,发出哗啦哗啦地响声。兽皮做成的帐篷不仅单薄,无法起到御寒的作用,而且因为缝制粗糙的原因,无孔不入的寒风沿着兽皮结合处的缝隙灌入帐内,更增几分酷寒。在这种环境下睡了一宿,醒来后只觉头脑昏沉冰凉。

走出帐篷,周虎赫从地上抓起几团干净的雪蹭了一下手脸,攒刺一样的冰寒让人顿觉精神一爽。抬头环视营帐一圈,分布杂乱的帐子大都打开了,灰蒙蒙的晨霭中,合剌赤惕的部民们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

三天过去了,周虎赫低声咕哝道,线条冷峻的脸庞上布满了苦笑。

接受札兰图的邀请来到合剌赤惕部落的驻营地后,周虎赫就默默地观察这里的一切。入眼所见,惊人的贫困让人难以相信这样的条件下他们还能顽强的生存。部落的男女老少无不是面黄肌瘦、精神萎靡的样子,他们衣着破旧,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冲鼻的骚臭味。简陋的皮袍子皱巴巴一团,暗淡无光,明显没经过细致的硝制。女人们割剥野味的工具大都是打磨过的小块石器和骨刃,铁制品很稀少,全然没有“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所鼓吹的游牧经济先进性景象。

经过细致的观察、思考,周虎赫一度以为自己穿越到传说中的新石器时代。野人们的一切表现都证明,这里绝对不可能是文明国度。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让他确定了自己的处境。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日出一丈高的时候,周虎赫拎着一条獐子腿去营地外河流上游清洗,顺带提一桶干净的冰水饮用。

小河边早有一对母女正在忙碌,她们笨拙地抡着一根木棍用力敲打冰冻的河面,希望能够破开厚厚的冰层。但是,河冰很厚,一夜酷寒凝出的冰层足有半尺多厚,岂是两个瘦弱女子用根木棍能够击破的。

“嘿,让我来吧!”周虎赫走上去,推开两个女人,从带来的木桶中取出一柄圆口斧头,对着被敲花的冰面砸下去。细小的冰珠溅到脸上,刺打得脸颊生疼,利器在手,冰面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正方形的凹槽,冰水缓缓渗上来。

嘭得一声冰裂声传出,清澈的河水涌了出来。

周虎赫站起身,转头发现那母女两人的眼睛都亮晶晶的看着木桶边放着的獐子肉,年轻女孩可怜巴巴的拉着母亲的一角,偷偷吞咽口水。

男人的目光让母女两人局促的不知所措,尖瘦的下巴深深勾向胸膛。

“唉,真不知道冬天过后这个部落还能活下多少人。”周虎赫暗叹一口气,在冻实的雪地上抡起斧头,剁下一块肉丢给那可怜的母女二人。

女人仿佛被吓到了一样,紧张地抱紧女儿,寒风中身躯直抖。两天前周虎赫驾驶着雪地车驶进合剌赤惕的驻营地,立刻卷起了一阵风暴,牧民们怀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好奇和敬畏心理膜拜了大怪兽,更对能驯服怪兽的黑脸外族人恭谨有加,这母女两人也不例外。

女人的畏惧让周虎赫觉得好笑,老子长得又不丑,有必要这么排斥我吗。他比划一阵,表示地上的兽肉给了她们,然后不管不顾的提水冲洗剩下的獐子肉,完了后拎起一桶冰水往回走。

“热和买提!”

女人用沙哑地嗓音说出的单词传到周虎赫耳朵里不啻惊天霹雳,这句变了腔调的维语道谢词使周虎赫猛地转过身,黑脸冷峻的死盯住两个女人,一连串的维吾尔语说出来。

女人被周虎赫的凶恶吓了一跳,她蹬蹬地退了两步,双臂紧张的护在胸前。听到周虎赫急促的问话,瘦黄的脸颊上布满了疑惑。

她的表情让周虎赫皱了皱眉头,他舒缓一下语调,用维语慢慢蹦出几个单词,神情专注的盯住女人的脸庞。

果然,那女人迷茫了片刻,很快就明白周虎赫的意思,而后胆怯的看了看面前的黑面神,捏着嗓子回答周虎赫的问话。

帐篷里,经过一个上午的谈话,周虎赫连蒙带猜大致明白了眼下的环境。

那个女人是说她是回鹘人的后裔,名叫黛阿。构成这个名叫合剌赤惕部落的不仅有所谓的蒙兀室韦人,还有一些草原上的散户以及无法单独生存的小氏族,她的父亲和丈夫在月前的战争中不幸阵亡,撇下了满门妇孺。

根据黛阿的说辞,周虎赫估计自己所处的这个年代大约在九世纪末期。在部队里学习时,周虎赫记得关于维族的介绍中,曾提到公元840年辖嘎斯部落南下击溃了回鹘汗国,盛极一时的回鹘人如同丧家之犬般崩溃了,部民四散奔逃,主要部落分四支南下西进,拉开了草原四百年的争霸混战,直到一代天骄横空出世。

穿越的猜想被证实之后,周虎赫并未因为这个剧变而沉沦。事情已经发生,尽管想到父母兄长时会感得心酸疼痛,但是理智告诉他必须要坚强,要尽快确定下一步的求生计划。

这个草原充满了危机,所有人不仅要与大自然战斗,和饥饿战斗,还有时刻提防着其他同类的竞争——用生命展开的竞争,失败的只能死去。

周虎赫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草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合剌赤惕人不可能一直这样养着他,生存物质的匮乏已经冒出苗头。

黛阿的言语中多次提到了唐朝,绿色的眼睛中总会在这时充满向往。但是周虎赫却明白,此时的中原大地怕是比草原还要混乱残酷。安史之乱后,唐王朝境内战火连绵,军阀混战,随后崛起于山东大地的盐贩子黄巢率领义军转战天下,一时间血雨腥风满神州。

这个世界没有安宁,世外桃源并不存在。

回中原,还是留在草原?

这道结果雷同的选择题难煞了周虎赫。

南下中原,且不说路上的风险巨大,就算到了内地,还要面临生存的考验,而且是长达百年的考验。

留在草原,那要做好时刻战斗的准备,恶劣的自然环境,险恶的氏族关系,还有南方正在崛起的契丹人威胁。最重要的是,作为一名汉人,周虎赫难以接受“堕落”成胡虏的命运!

权衡一夜,周虎赫也未能作出决定。

腾格里啊,我的路在何方……

【诸君:看书不收藏,JJ长不长。看书不投票,JJ被咬掉。你们选择吧!

哈哈哈,开个玩笑,拙作这几天取得的成绩太烂,笔者五内俱焚啊,恳请各位帮个忙,收藏一下!!!!!!】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