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六章 周虎赫的狩猎【饥渴的求收藏】

收藏书签 字体:16+-

说干就干,军人出身的周虎赫是个干练利落的汉子,做出的决定立即就会被执行,至于小铁尼格,吃饱饭的诱惑鼓起了他极大地积极性。

根据小铁尼格的建议,两人把打猎的地点选在了三十里外的一片山上。靠近合剌赤惕驻营地的大片区域内已经多次惨遭部民们无情的毒手,各种飞禽走兽大都罹难,连地下越冬的灰鼠也不得安宁。

周虎赫准备好打猎的装备,装进行军背包,他挎着一张滑轮弓,让小铁尼格拎着斧头和铁锹走出了帐子。

在出发之前,周虎赫到札兰图老人的那里借来了一匹马,并向他告知自己的去处。仅隔一天没见,他发现这位仙风道骨的老萨满祭司仿佛老了十岁,原本精神奕奕的脸庞苍老许多,眼睛也变得黯淡无神。

老祭司简单的嘱咐几句,无外乎提醒贵客要注意安全、早早归来,就让窝儿歹牵来了一匹健马交给周虎赫。安答忽喇之死对窝儿歹这个有志青年的打击看来很大,他整个人都显得憔悴许多。

在札兰图老人的目送下,周虎赫带着满腹疑惑离开了。

会合小铁尼格之后,他哈哈大笑起来。小家伙牵着的是那匹马老弱不堪,瘦骨嶙峋的样子让人不禁怀疑它能否载起它的主人。老马的皮毛有些都脱落了,更滑稽的是它那只剩半截的短尾巴晃悠悠的摇着。

“……大人,我们走吧。铁尼格只有这匹老马能骑,秃尾巴是阿爸留给我的唯一财产,请你不要嘲笑它。”小铁尼格局促地低下了头,也为他的窘迫感到不好意思。但是,想起老马陪伴自己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他忽然抬起了头。

“对不起,小铁尼格,我向你和秃尾巴道歉。好吧,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希望你不要落后。”

############################################

离开宿营地不远,两人偶尔还能遇见放牧牛马和掘地寻食的部民,他们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

小铁尼格所说的狩猎好地方是大兴安岭西部的余脉,连绵无际的低山足有几十里,远远望去苍青的山脉和铅灰的天穹连成一体,仿佛是一头能够吞噬天地的恐怖蛮兽。大雪覆盖山体,浓密的山树落光了叶子,孤零零的在寒风中摇摆战抖。

山脚下,周虎赫两人选择了一处避风的山坳,把马匹拴住。

“铁尼格,看着我怎么使用的,这把弓就交给你了。我射箭不行,等会遇到猛兽的时候交给我,若是獐子、雪兔之类就由你射杀。”入住合剌赤惕部落后,周虎赫就点清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其中剩下的全部子弹还有207发。这些弹药可是打出一颗少一颗,而且绝对无法补充的。为了无关紧要的狩猎,他不愿意浪费这些宝贵的子弹。

眼下,他手持的弓乃是Bear公司生产的滑轮复合弓,这具在雪地车后备箱里发现的弓连同8只长箭完好无损。它的原主人,那位罹难的蒙古族老大爷也是位狩猎爱好者,还有一只私造的短火枪与之放一起,如今都便宜了周虎赫。

小铁尼格看着周虎赫的示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滑轮弓的使用并不复杂,他接过手后,弯弓搭箭,瞄准远处的一棵大树射了出去。装有偏心轮的强弓挽力不重,至少铁尼格没有使尽力气。

长箭尖啸着没入五十米外的树干,足有两寸深,光秃秃的箭尾嗡嗡颤抖。小铁尼格目瞪口呆地看着箭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飞快地跑到树旁,伸手摸着箭杆光滑的尾端,啧啧称奇。

“大人,这把弓太强了!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见过比它更好的!哈哈,想不到小铁尼格也能够用上这样的神器,就算合剌赤惕最勇敢的把阿秃儿扯尔歹大哥也不能射出这么强劲一箭!我回去一定要告诉他今天的事。”小铁尼格兴奋的拍着大腿,激动地不能自抑。草原男儿三岁骑羊,引弓射鸟雀,弓箭可以说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见到好弓怎能不心动眼热。

“小子,不要废话了,这把弓你给我爱惜点用,咱们赶紧进山去!”

拔出树干的箭矢,两人穿过满是积雪的山麓,沿着丛林下的小路一步步艰难地奔走。靴子踩断积雪下的树枝发出咔嚓喀嚓的响声,在静悄悄的山野中传向远方,凌乱的脚印散布在地面上。

周虎赫缩了缩脖子,低声咒骂几句鬼天气,一阵风过后,树枝上的雪末儿纷纷洒洒的落下,沾到**的皮肤上化成细小的水珠,一丝凉意直透心扉。

“大人,等一下,快看那棵歪脖子老松树右边,有一只肥兔子。”走进了山林子里,小铁尼格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双目炯炯有神,细狭的眼睛雷达一般扫视每一颗高树上下、每一片灌木草丛。他是一个天生的好猎手,在山林中机警地寻找机会,发现危险。

周虎赫顺着小铁尼格的指向,果然发现一坨雪白的圆球突出地面,正在松树脚下刨雪觅食。大约两百米的距离,兔子白色的皮毛同积雪混成一色,乍一看两者混成一体,他不由得对铁尼格的锐利眼光暗赞一声。

“铁尼格,慢慢过去,不要发出声音惊动它,再靠近些干掉它!”周虎赫斜倾上身,贴着小伙伴的耳边低声道。两百米的距离太远,风又大,箭矢的准头和力道无法保证。

铁尼格微微点头,蹑着脚尖小心翼翼的向松树走去。他的经验很老到,步伐轻巧,鞋底踩在厚厚的积雪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松树下,肥硕的雪兔用前蹄奋力刨着雪层,长长地耳朵竖起老高。小东西不时的扑腾挪动,地面很快露出了一片枯黄的草从,就在它要大快朵颐的时候,一种悚然的危险感涌上神经。

雪兔转首,发现不远处一个黑乎乎的两脚怪物正对它咧嘴发笑,那怪物端着一个奇怪的东西,贪婪地盯着自己。动物的本能让它感到大事不妙,顾不上就要到嘴的美味转身就跑。

小铁尼格咬紧牙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恶狠狠地再次搭箭射向飞速逃命的肥兔子。用惯了粗制劣造的猎弓,科技含量太高的滑轮弓竟让他失了手。亡命的兔子最终取得了胜利,成功的逃出生天。

“哈哈哈,好一个机灵的小畜生,算它命好!小子,别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丢了就丢了。”周虎赫拍了拍小铁尼格瘦弱的肩膀,安慰他沮丧的情绪。

“呸,太可惜了,那只肥兔子都够我们吃上一天的,就这样没了。”小家伙低声的咕哝道,恨恨地握紧滑轮弓臂,有一下没一下的拉着弓弦找感觉,大概是想尽快地适应这张精巧的长弓。

摆脱了失败的情绪后,两人重新开始寻找猎物,茫茫的群山蕴藏着无尽的资源,等待有耐心的寻找者。

大约一个时辰过去后,在山体的另一侧,周虎赫背靠一棵桦树无语的叹息。山体上到处都是两人留下的脚印,一串串清晰可见,一个时辰的耐心寻找所获得成果仅仅是一包草籽坚果,这是山脚下某只倒霉山鼠的全部家当。

“小家伙,绕到另外一座山上碰碰运气吧,实在不行我们今天空手回去。看来咱们还是人太少,下次多邀请几个伴当。”周虎赫弯下腰,打断正着迷的摆弄弓箭的小铁尼格。

两人艰难的穿过小山上的丛林,一步步的绕过山腰。忽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山后传来,并且越来越近,清晰的狗叫声证明了人类的踪迹。

周虎赫和铁尼格对视一眼,迅速的各自躲到一颗大树后掏出了武器。不管来人是否具有敌意,警惕和戒备是必要的。

很快,两道黑影自山岩后窜出,发出哼哼唧唧地响声奔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几条猎狗。周虎赫定睛一看,赫然是两头黑色的野猪,那两只畜生一大一小,狰狞的猪头呼哧呼哧地喘息,喷出白色的雾气。跑在前头的大野猪身上像是披了一层光滑的黑甲,跟在它后面的小野猪背上插着两根木箭,箭杆粗而长。

野猪直奔两人的藏身处而来,周虎赫不敢肯定它们会不会发现自己,并且发动攻击。尽管知道猎物已经有了主人,可为了自保仍不得不助人为了一把。

“铁尼格,射杀小野猪,瞄准它的要害,快!”

周虎赫大步跨出树后,冷冷地看着奔向这边的野猪。那头疲于奔命的畜生显然没料到树后竟然埋伏了敌人,奔驰的身体竟然一顿。旋即,对死亡的恐惧激发了它的凶性,这头横暴山林的土霸王咆哮着加速冲向前方。

清脆的枪声响起,在树林中回荡,与大山的回音连成一片。端着95式步枪的周虎赫嘿嘿一笑,转头看向正凝神瞄准的小铁尼格。坚毅的脸庞,犀利的眼神,弓体在拉张中发出轻微的响声。箭,在一瞬间飞出,飞奔的猎物应弦而倒。

俄而,山岩后奔出几个裹着兽皮的健壮汉子,领头的中年男子唤回他们的猎犬,戒备地打量站在高处的两个陌生人。周虎赫也皱起眉头看向那七八个来人,板起的脸庞上不显半分情绪。

中年男子暗暗惊叹两人的胆识,他们的神色甚为平静,站在前头的高个子青年漠然的与他对视,并未因为自己一方人数众多而退缩。

周虎赫上前一步,右手握紧步枪,随时准备扫倒对方,他尽量表示出一幅平静的样子:“你们好。我是合剌赤惕部落的蒙兀人,这两头野猪是你们驱赶的吗?”

那中年男子谨慎地前行了一段距离,微笑着用一口腔调怪异的蒙兀语回答道:“年轻地把阿秃儿,至高的腾格里庇佑你。诚如你所言,这两头畜生是我的那可儿们发现的。但是,腾格里让我们共同获取了它,就该与人分享。”

男子撇脚的说辞让周虎赫勾起了嘴角,轻笑着抚胸致敬:“心胸宽阔的陌生人,您的热忱比高山还要沉厚,我深为敬佩。我与我的那可儿并非有意抢夺您的猎物,只是在那凶蛮的山猪攻击下不得已作出了还击。”

“年轻的把阿秃儿,请不要感到歉疚。没有你和你勇敢地那可儿,我们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获得猎物。请让我们共同分享腾格里的恩赐吧!”中年汉子诚挚地发出邀请,他知道若如两个陌生人的出手,他的队伍只能猎杀那头小野猪。

“如您所愿,尊敬的长者,那就让我们友好的分享猎物吧。”周虎赫不再推辞,他摆手让小铁尼格拿出长斧走上去,自己审慎地跟在后面。

一群人聚集到野猪旁,围绕着分配劳动成果展开洽谈。最终,周虎赫选择取走了小野猪的一半肉,和他最喜欢吃的猪肠子,还有那头大野猪的猪头、猪胃。

“分赃”完毕,周虎赫目送着那群陌生人慢慢离开后,才与喜气洋洋的小铁尼格走下山去。

山的另一侧,中年男子那群人提着血淋淋的猪肉向东北走去。

“格力木大人,为什么不干掉那两人,抢了他们那猎物?你难道不知道食物对族人们意味着什么吗!”一个长着小胡子的矮个子男子不满的问道。

草原就是这样的社会,弱小不是过错,而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强者抢掠弱者,是天经地义的法则,就如狼吃羊。

“蠢货,你难道没有长眼睛吗?那个高个子的青年面对我们,从始到终都没有任何畏惧之色。这说明什么?还有,换做我们,能够在三十息之间杀死两头野猪吗?他们做到了!哼,若是动手,我敢肯定最后活下来的不是咱们!”中年男子大怒,沉下脸狠狠地斥骂道。

原本还有一分不满的青年们想起当时那个高个子清冷淡漠的目光后,顿觉头领所言不非,不禁暗自庆幸。

另一头,周虎赫两人乐呵呵地骑上马儿驰向部落的驻营地。

【例行求收藏!!!看官们顺手一个点击,完工,就是对作者极大的支持。当然,有红票更好……】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