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七章 忧虑的萨满

收藏书签 字体:16+-

周虎赫两人赶回部落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营地内点燃的篝火精灵般跳动着,远望去忽明忽暗。

到自己的营帐前,周虎赫跳下马,把已经冻成冰坨的半扇野猪解下来丢到地上,赶紧钻进帐子里拾柴烧火。在外面跑了半天,忙碌的时候尚未感到饥饿寒冷。现在一松懈下来,顿觉手脚冰冷麻木,胃囊因饥饿缩成了一团。

“小铁尼格,别傻笑了,等会用斧头把猪肉分成小块,你拿走一半。晚上还在不在我这吃饭?”升腾的火燃给冰冷的帐子里带来了几分温暖,橘红色的火光映照在周虎赫的脸颊上,给他镀上一层金红色。火的热量顺着血液流过全身,驱走了肢体的困乏疲惫。

“大人,我们去打猎的时候就约定好了,您只要让铁尼格吃饱肚子就行。猎物我不要,这些全都是您的。”小铁尼格蹲在半扇野猪肉边咧着嘴笑了许久,内心中溢满喜悦。他所射杀的那头小野猪足有两百多斤重,除去内脏血液,仍有七八十斤的毛肉。这可是一个月的口粮啊,铁尼格美滋滋地笑弯了眼。

“你个小崽子,还赖上老子不成啦!得啦,就随你便吧,反正咱们俩都是光棍一条,凑在一起开伙还省了一束柴火。小子,赶紧去到黛阿家请她过来帮个忙。咱们晚上就尝个鲜,煮一锅鲜猪肉吧。”小铁尼格毫不迟疑的回答,让周虎赫微笑着在心里为这个小家伙打了高分。不贪,这两个字说了容易,但却不是谁都能做得来,在这食物比金银贵重的隆冬,小铁尼格的选择无疑更显出他的纯朴。

不一会儿,黛阿消瘦的身影出现在夜色中,小铁尼格在她家简陋的帐篷外呼喊时,她正在为周虎赫今天没有唤她去教习蒙兀语而担忧。家里剩余的口粮已经不够三天支用了,而大方慷慨的周虎赫大人竟一整天没来,这让要为全家生计操心的黛阿怎能不忐忑忧虑,小铁尼格的出现让她猛然一轻松。慈悲的周虎赫大人仍需要雇用她,今天的粮食又有了保障。

“黛阿,麻烦你把那扇野猪处理一下,直接剥掉皮毛,这里有一桶开水和刀子。今天我和小铁尼格一起去打猎,本来以为会空手而归呢,想不到最后的时候竟然撞上了大运气,哈哈……”

锅里的清水已经沸腾,切成薄片的生猪肉在一块木板上堆成小山。黛阿的工作已经收尾,劳动妇女的麻利确实不是粗笨男人们能够相比的。肉片下锅后,很快就有一股浓郁的香味升腾起来。

“大人,野味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处理了。还有什么事情吗?”黛阿走近火堆,拘谨地低下身子问道。

“唔,这袋草籽你拿着,等会儿再取一块猪肉算是报酬。你晚上也没吃好饭吧,留下一起吃。”女人的眼睛看着热气蒸腾的小锅,火光下亮晶晶的。上有老人,下有子女,她也确实不容易。

吃下一碗热乎乎的肉汤,黛阿苍白的脸色红润起来,话也渐渐多了。临走的时候,小铁尼格帮她拎着肉块和草籽送回去,晚饭剩下的半罐汤水也让黛阿捧了回去,她一家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吃上咸食了。

感慨万千的目送两人离开,周虎赫提上野猪最好的后腿肉,牵着马儿向札兰图家方向走去。借用主人家一天的马儿,临还了却连草料都不能供给,这让他好不尴尬。

“尊敬的札兰图老人,勇敢地窝儿歹兄弟,请问有人在吗?”站在营帐外架起的草棚边,周虎赫对着灰白色的毡帐高声问道。

很快,毡门被挑开,窝儿歹走出后,陆陆续续还有七八个佩刀的中青年男子钻出毡帐。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其中一个矮个子的中年男人倨傲地上下打量一番周虎赫,肥大的酒糟鼻子重重哼了几声。那男子伸出肥厚的手掌向其他人漫不经心了行了个抚胸礼后,叽里呱啦的快言几句,就带着三个汉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人群,留下窝儿歹他们激愤地破口谩骂。

周虎赫冷冷地盯着那几个无礼之徒的背影,淡然地付之一笑,看来某个跨越时空和民族界限的狗血剧情又要在这里上演了。

“窝儿歹兄弟,几位尊贵的合剌赤惕贵人,您们好。”

“周虎赫兄弟,你是来送还马匹的吧,请稍等片刻。”

“察撒尔叔叔,扯尔歹,你们都先回去吧。今天的事情全在祭司大人意料之中,你们也不要感到惊慌愤怒。赤列都那个傲慢狂妄的野驴既然自以为能够胜任莫贺咄之任,那就让他拿出本领和战功再说。”窝儿歹沉声向身边的几人道,送他们离开后,上前接过马缰拴在一根木桩上,搂来干草喂给马儿,随后才领着周虎赫走进毡帐。

在室韦人的生产生活中,祭司是当之无愧的二号人物,这一点从札兰图的毡帐里就能看出端倪。占地超过百平米的毡帐在整个部落都是独一无二的,帐内的装饰尽管算不上奢华,但却显得大气舒适。毡帐的内壁悬挂着各式各样的祭祀用品和兽骨,使室内弥漫起一种神秘庄重的气氛。

札兰图坐在覆盖兽皮的主座上,布满皱纹的脸庞如同刀刻斧凿一般,在牛粪炉橘色的火光下闪着黄灿灿的光泽。他满脸愁苦,心事重重的陷入了思考,竟未发现有人走进帐子里。

“尊敬的札兰图老人,为了答谢您慷慨地借马与我,在下将长生天赐予的猎物献给您一份,请您务必收下。”周虎赫走近前半跪下膝盖,双手奉起猪后腿肉诚恳地说道。

“英雄的远来人,长生天赐福的把阿秃儿,快快请起。窝儿歹,把马奶#子捧给我们的客人。”被惊动的札兰图站起身子,接过冻成冰棍的猪腿肉放在一旁,扶起周虎赫一起坐在毛毡铺上。

“老人家,您的气色不太好,请多多保重啊!”接过热乎乎的马奶#子,周虎赫按照蒙兀人的风俗祭拜过天地祖先后,狠下心一口去灌完。作为一个汉人,咽下这种极具草原风味的吃食是一种不小的挑战。

“唉,年轻的忽喇首领即位不足三十天就死去,让合剌赤惕人又成了无头的羊群,在漫长的冬天里面临着被狼群吞噬的危险。老夫作为族中长者,若不能尽快确立新首领,使散漫的部民凝合团聚,共度难关,将来如何去到长生天那里见列祖列宗。……”老人不胜唏嘘地感慨,忧心冲冲地念叨部落过去的光辉,对比现在的颓势,潸然落泪。

谈话持续了半个小时,周虎赫耐心地听着札兰图追溯蒙兀先民的艰苦奋斗,直到老人面露疲倦这才提出告辞。

漫步在夜色之中,营地里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周虎赫拧起了眉头。札兰图老人的话结合最近几天得来的消息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合剌赤惕人必然会灾难重重。

仰首看着灰色的天穹,一道金红色的流星拖着尾巴滑过,一纵即逝……

【纵横不亏是新人的地狱啊,人气真淡!十天过去了,14个收藏几乎让我绝望,慢慢写着看吧,实在不行,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