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九章 喋血之夜 上

收藏书签 字体:16+-

合剌赤惕部落氏族会议召开的三天里,周虎赫感到备受折磨。尽管作为一个外来人,他没有参与会议的资格,但是会议本身所带来的外部影响却实实在在的干扰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

原本计划组织几个干练勇敢的汉子一同出外狩猎的想法流产了,每一个营帐的当家人都在为全家老小的生命安全操心,哪里还顾得上狩猎觅食。一天不去寻食,大不了每顿饭少灌一马勺稀粥,勒紧了腰带谁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存粮。要是一天不在家里,贵人们火并起来那可是要丢掉吃饭的家伙,而且还是全家的。

不仅如此,毡帐里没有男人说话的回鹘人黛阿,竟把一双年幼的女儿送到周虎赫大人的帐内。可怜兮兮地女人跪在牛粪炉边哀求毡帐的主人收下她的骨肉,为奴为婢,任由驱使。

这样悲情的戏码周虎赫并不喜欢,他是军人,是铁血豪情、坚毅果敢的铮铮铁汉。可是在女人泪光盈盈地期盼下,他内心深处的同情被触发,于是毡帐里又多出一块卧铺。

黛阿此举并非杞人忧天,回鹘人在部落中二等居民的身份使他们普遍受到正统蒙兀人的歧视,平时还只是言语上的讥讽嘲弄。如今氏族关系紧张,一旦妄动刀兵,首先遭殃的必然是这些人,没有男人的黛阿和她年轻的女儿就是游荡在别人牧场外的羔羊。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周虎赫吩咐这个回鹘人家庭暂时搬来他的帐子,庇护在强者的羽翼下。一贫如洗的小铁尼格在这之前就被允许睡在毡帐内,为主人家看守门户。

部落会议选举的结果很快就传遍了合剌赤惕人的古列延【蒙语驻营地】,三大氏族的屈服尽管让很多人都感到不满意,但是内讧流血的危险散去,部民们还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在萨满祭司札兰图的毡帐前,精神萎靡的老人平静的向大家宣布将在明天举行祭天大典,合剌赤惕人的新首领届时就会践位,这是一件值得欢庆的大事情。

“想不到啊,那个老家伙竟然能够登上首领的位置,看来合剌赤惕人的前途堪忧。没有精明强势的首领,这个灾难频发的部落怕是很快就要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我要尽快做好离开的准备,还是早早回中原吧。”周虎赫和衣坐在一根粗木桩上,咂摸着嘴暗自思量道。赤拉都,这个豁牙黑氏的老家伙按照黛阿和小铁尼格的说法就是一坨人型大便,两脚鼠兔。前者是说他的不得人心,后者道尽了此人的胆小贪婪。让这样一个混人执掌大权,结果可想而知。

合剌赤惕人的一个决定,直接促成了周虎赫在去和留之间拿定主意,这算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吧。

晚饭的时候,放下了心理包袱的周虎赫在饭桌前还难得的调笑了几句黛阿的大女儿景兰,逗得她羞怯颔首,如同草原上春天盛开的小花。小姑娘已经十四岁了,长着一头漂亮的栗色头发,黄白混血的娇媚不同汉家女子,别具一番浓郁的异域风情。若是身材再饱满一些,周虎赫都有推倒这个小美人的冲动。

夜深了,静谧的毡帐里,周虎赫安静的躺在兽皮褥子上,亮晶晶的眼睛透过穹庐天窗看着黑沉沉地天空。天空中没有月亮,仅有的几颗星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如同荒野上忽明忽灭的鬼火。

南下回国,这个决定对吗?我真的能够安全跨过三千里的茫茫草原,战胜冬雪,避过那些不怀好意地野人部落和游荡荒原的豺狼?中原的形势是安定还是战乱,我会不会方一回去就喋血沙场,或者成为某家黑店人肉包子的原料?

周虎赫胡思乱想着,久久不能入睡,仿佛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迷糊中他忽然听到外边隐约传来一阵喧嚣,俄而喊杀声、惨叫声还有凄厉的呼号声传来。

周虎赫飙然跃起,飞快地抓起衣物穿上,同时大声地喝道:“小铁尼格,给我起来!快点起来,再他妈的死睡就真地要死了,有人袭击我们的营地。黛阿,快叫醒你的母亲和孩子,快!法克!”

小铁尼格迷迷糊糊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低声咕哝两句后总算清醒过来。他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跳起来,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张望着。

“小子,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自家火并,还是外敌入侵?”周虎赫头也不抬地厉声吩咐道。他蹲下身子打开雪地车的后备箱,把剩余的子弹全部出来,仅有的四枚战术手雷也挂在腰上,细心的检查各种武器是否存在故障。

突击步枪、自卫手枪、弹夹、军刺、多功能军刀,进入了战斗状态的周虎赫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一双细狭的丹凤眼闪烁着危险地冷芒,清瘦的脸庞板起来,冷峻而残酷。

“大人,不好了!是外敌,好多人杀进了我们的古列延,东北边的营帐全部着火了,他们在四处纵火!我们要怎么办啊?”小铁尼格冲进帐篷,喘着粗气惊恐地说道。他跑到营地里的大路上朝外望了一眼,心都凉了一截。到处都是火光,一眼看不见边际,进袭的敌人借住黑暗疯狂地涌进来,很快就攻破了营地简单的工事,少量的抵抗者喋血惨死。敌人疯狂地大笑,纵火点燃他们看见的每一顶帐篷,杀死惊叫的人们。

“闭嘴,你狗日的没有弓箭刀枪,只会伸长脖子等死!”周虎赫大步走过去,挥手一巴掌打在小铁尼格的脑袋上,让他安静了下来。“背上长弓,拿起斧头,跟老子出去杀他娘的!”

“黛阿,带上你的女儿向南边小河跑,那边是河流,应该没有敌人,快点!铁尼格,给老子大声叫喊,招呼所有人跟我们会合。”

周虎赫右手握着步枪,一边大步向古列延的营门跑去,一边高声呼喊,汇集没头苍蝇般慌乱的部落男子们。

“扯尔歹大哥,快带你的人跟我们一起杀过去,敌人攻进来啦!”

合剌赤惕的古列延已经乱成一片,众人像是受惊的羊群一样乱窜,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身影。雪前对篾儿乞人战争的失败使部落半数的男丁死亡,其中包括很多经验丰富的战士。随后,仓促南迁、忽喇罹难又导致部落一直未能恢复元气,民众散漫、士兵沮丧。直到前几天氏族会议召开,整个部落笼罩着内讧的危险,贵人们才将自家的那可儿【伴当、门户奴隶】、部民召集起来加以武装。

当赤拉都被确定为新任莫贺咄后,整个部落大松一口气,众人绷起数日的心弦放下来。事情坏就坏在这儿,在所有人都松懈的时候,未知的敌人发起进攻,悲剧发生了。

扯尔歹领着八九个青年跟了上来,他们手持简陋的木枪,每个人都面带不安,紧张的大口喘息着。

“扯尔歹巴特尔,请尽可能的招呼更多人,一起杀过去。大家不要怕,敌人并不多,我们一定能战胜他们!”周虎赫微笑着向扯尔歹打了声招呼,安慰胜利信心不足地众人。

“周虎赫大人,真的吗?您是怎么判断的?”扯尔歹惊讶的问道,跟在他身后的青年们竖起了耳朵。

“夜袭本身就充满变数,倘若拥有绝对的优势,进攻方是不会冒这种危险的!所以,只要大家拼死奋战,胜利就一定属于我们!”

【还有没收藏的吗?你还等什么!早早下手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