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十章 喋血之夜 中

收藏书签 字体:16+-

勃鲁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儿郎们顺利杀进前方的古列延,摧毁那些原木组成的栅栏,心里大舒了一口气。只要帐子里的人们不能依托这些简陋的工事进行防卫,那就很难对自家的儿郎们造成严重伤害。此时,他已经看见了胜利女神的微笑。

两天前发现这个依山靠水的小部落驻营地后,濒临绝境的伯咄禄人就认定长生天偏爱了自己,在全部落生死存亡之际赐给他们一线生机。吃得没有了,穿得也没有了,被寒冷饥饿夺去生命的族人们数不胜数,在过去几个月,每一家庭都经历了死亡考验。家家戴孝,户户哭号,这是真实的经历。

现在,也许一切都要有了。只要刀枪在手,还怕没有肥牛嫩羊、毡帐女人吗!

“二叔,你看那边又跑来一群送死的家伙。我看咱们要快一点啦,这个部落的人口比我们预计的要多,干脆叫儿郎们分成小队纵火,咱们趁乱夺走他们的牛马牲畜。”一个肩膀上扛着狼牙棒的青年快步跑过来,靠近勃鲁身边瓮声说道。

“胡沙尔虎,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你会害死大家的。儿郎们愿意拼死冲杀,就是希望夺得这个部落的一切,让他们的妻子儿女免于冻饿而死。看看我们后面那些举着火把兴奋呐喊的妇孺们,她们已经几个月没有吃好睡好了。如果不彻底击溃这个部落的抵抗只想夺些牛羊逃跑,难道你不管她们了?”勃鲁大怒,一把抓住青年的脖子拉过来,黑黢黢地脸庞拧成一团低声呵斥道。在这紧要关头,自己的侄子,伯咄禄人的首领竟然提出如此荒唐地主意,想要变更作战计划,实在是不可原谅的。

“我……不是要……要逃跑!咳咳!……二叔,胡沙尔虎不是怕死的孬种,我的血管里流着的是父亲勇敢地血脉。您说吧,现在该怎么办?”胡沙尔虎并不是怕死之徒,他的勇敢彪悍在部落里也是出了名的。发现敌人的力量远比自己人预估的要强很多,生出一丝后退之意也是常情。也许有很多人不怕死,但是却很少有人会屁颠颠地去找死。

“好!胡沙尔虎,你看东边那些依托木栅栏拼死抵抗的人群了吗?你给我带上一队人打垮他们,让他们不能抱成一团战斗。传我命令,两支预备队全部冲上去,务必使敌人无法形成有效抵抗!”

合剌赤惕驻营地的东北入口已经成为一片火海,星星点点地火把、熊熊燃烧的木栅和毡帐烧红了黑夜。借住火光,闻声赶来的合剌赤惕男人展开了激烈的抵抗,厮杀变得更加惨烈了。

伯咄禄部后备军的突然杀上,让胜利的天平迅速倾斜向他们。原本就处于混乱状态的合剌赤惕人好不容易依托障碍形成的抵抗组织崩溃了,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疯狂的敌人从正面和侧翼同时发起进攻,无心恋战的众人动摇了。

“巴里岱,快来救救我啊!脱朵延,我们赶紧逃吧,敌人太强……啊!我流血了,我不想死啊,大家快护着我逃吧……”一片喊杀声中,赤拉都公鸭一样嘹亮的尖利惨叫,让血战中奋力拼杀的豁牙黑人心都凉了半截。他们的氏族长,竟然要抛下属民单独逃生,众人惊疑地转头后望,顿时一片哗然。赤拉都肥硕的身影在几个人的护持下冲向营地深处,他竟然真的逃跑了!

“混蛋,赤拉都你这个废物,该死的灰鼠!我巴里岱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亲叔叔,我要杀了你!豁牙黑的弟兄们,大家不要跑,我们的家眷亲人都在身后,为了她们,跟我杀!”巴里岱红着眼睛仰天大吼,敌人的凶悍、亲人的背叛让他心如死灰,也许今天这一副皮囊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赤拉都首领地位确定后,一向吝啬的他竟然宰杀了两只老羊,备上几桶马奶酒召集氏族的男人们一起庆祝。几天来绷紧心弦的人们纵情欢歌,尽管肉很少,酒也不能尽兴,大伙还是觉得很开心。

当古列延外的战斗打响时,赤拉都的大帐里还没离去的战士仍有十余个,凭借这些氏族骨干,巴里岱很快就组织了一支五十多人的战斗小队,迅速投入战斗中,依托勒勒车形成防御,为己方整合力量争取宝贵的时间。然而,就在敌人发起最凶悍进攻的时候,自己的首领竟然带头逃跑了!

巴里岱奋力格开砍向他的一柄长刀,一刀插入那名青年的心窝,这时候两杆长枪一左一右毒蛇吐信般刺向他的胸口。生死之际,巴里岱激发了全部的身体潜能,他仰面一个翻身倒向冰硬的地面上,马刀脱手甩向右边的敌人,同时闪电般抓住左边刺上来的短毛。

飞出的马刀借住惯性刺进了右边那人的小腹,左边敌人手里的短矛被巴里岱发力一拧夺了下来,反手戳进受伤者的胸口。他拔出自己的马刀,高声呐喊着迎上更多的敌人。

勃鲁将手中的兵力全部压上去后,战斗呈现出一边倒的局势。在西边,巴里岱率领二十多个豁牙黑人誓死抵抗,几辆勒勒车形成的掩体成了双方搏杀的界限。在勃鲁亲自指挥下,七十多人发起了猛烈进攻,巴里岱的防守岌岌可危。

另一方面,胡沙尔虎带领更多的伯咄禄人从容的击溃敢于反抗的合剌赤惕人。每一个想抱团反击的合剌赤惕人都是攻击的对象,他们二三十人一队,像是散开的狼群一样发起袭击,短促而犀利。

“窝儿歹,你们都去支援西边的兄弟!札兰图老人,你快召集散漫的部众吧,组织他们增援我这边。扯尔歹、铁尼格,大家都跟我上,杀死东边那些狗#娘养的!”

当周虎赫和扯尔歹一行人赶到战场时,他们汇聚的一百多号人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既鼓舞了族人们的抵抗士气,也让伯咄禄人迅速调整了进攻的方向。

“挞懒,带人拦住西边的那些家伙。儿郎们,跟我杀上去啊!”胡沙尔虎恶狠狠地瞪着冲向他们的周虎赫等人,一股莫名之火直冲脑门。援军的主力都让窝儿歹带领增援巴里岱去了,剩余的二十多人迎着前方的大队人马发起冲锋,则在胡沙尔虎看来就是对他赤#裸裸的蔑视!

敌我相距二十余步,周虎赫突然停下了步子,咧嘴嘿嘿大笑起来。就在随众莫名其妙的时候,他端起来了步枪……

【唉,竟然快到3万字啦,成绩真差,无奈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