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十一章 喋血之夜 下

收藏书签 字体:16+-

援军的到来,让正处在下风的合剌赤惕抵抗者们迸发出全部的勇气,他们狂呼长嚎,无所畏惧地向优势敌人发起了死亡进攻,用生命和身体为族人们拖滞敌人、争取时间。

胡沙尔虎一声令下,围歼残敌的伯咄禄士兵迅速分成两部,一支五十余人的队伍汇集到他的左右,气势汹汹地向来敌冲去。

“挞喇,赶紧收拾了身后的混蛋,这里交给我!你们两个,各领一火人绕到敌人的侧翼发起袭击,配合我正面进攻。呼牙,给我杀了那个老头,不能让他从容地召集部众。”混乱中,胡沙尔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立即做出了正确的决断。几千里的转战使伯咄禄人遭受惨重地损失,然而艰苦、危难和死亡也造就了他们新生代的坚韧勇敢和丰富的战斗意识。

“勇士们,杀啊!”

伯咄禄的战士们呐喊着跟随他们年轻的首领发起了冲锋,锋利的刀锋矛尖在火光下闪烁着妖艳的光芒。

冲在最前方的中年汉子举起手中的横刀,这柄家族传承了五代人的兵器据说是来自中原的大唐王朝,是六世祖用全家的财产——十张黑貂皮和一个渤海奸商换来的,至今这柄天朝制造的宝器依旧锋利如初。

中年男子并不喜欢前方那个满脸冷笑,手持一支怪异兵器的瘦弱青年,青年的不屑和嘲讽让他感觉受到了侮辱,促使他竭力向前冲去。

小子,我伯咄禄的勇士,将要砍下你傲慢的黑头做成尿壶!他恨恨地念叨。

“大人、扯尔歹大哥,我们、我……”来势汹汹地敌人吓坏了小铁尼格,他握着长斧的双手都在发抖,一张消瘦的脸庞变得毫无血色。作为一个第一次上战场的少年,血腥的厮杀对他来说还很陌生。

扯尔歹瞪了周虎赫一眼,对这个外来人的神神道道大为不满,他转头大呼:“儿郎们,跟我……”

“杀”字尚未吐出,沉闷的枪声和众人惊愕的呼喊交织一片,淹没了他的声音。

十余步的距离,并肩冲来的敌人们就是纯天然无公害的人形靶子。周虎赫眯起狭长的眼睛,连瞄准的功夫都省了,凭着射击几万发子弹形成的直接开始点射。

枪声响了!

中年大汉心中默默计算着还有几步就能斩下那个瘦弱青年的脑袋时,他看到一团火光突然在青年的手中亮起,旋即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撞击在胸口处。他仍旧先前奔跑了两步,才惶然的低下头,发现心窝上出现了一个雪洞,温热的血液山泉般喷出,妖异而艳丽。

他轰然倒下,神采暗淡的眼睛前飞快地滑过一幅幅图片,那黑水边纯朴的少年,虎山上英挺的猎人,桦树皮小屋里的女人,还有惨死在官兵刀下的妻子儿女。

梦,碎裂了!

阿花、孩子们,我来了……

中年大汉的死亡并非终结,而仅仅只是开始!不过五息之间,胡沙尔虎惊怒地发现身边的伯咄禄人全部倒在了地上,他们或死或伤,抛下自己的首领孤零零的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魔鬼啊,他是魔鬼在人间的化身,快找祭司啊!”

“救命啊,不要吃我,啊……”

从两翼包抄周虎赫等人的伯咄禄人小分队绕过熊熊燃烧的毡帐和木栅,正好看到自己的族人们一个个诡异的倒地死亡。那个一脸微笑的瘦弱青年宛如妖魔现世,他手中魔鬼的法器指向哪里,哪里的族人们就会满身鲜血的悲惨死去,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他们像是受惊的羔羊停住脚步,怯懦者被惊吓地哭喊着向天神祈祷哀求,勇士们也犹疑不安。面对未知的强大,人类脆弱的本质暴露无疑。

扯尔歹神色复杂的看了周虎赫一眼,一向胆肥的他也不自觉的后退两步,与同样惶然的人群站到一起。

周虎赫重重叹了一口气,心中黯然。在自己痛下杀手横扫来敌一大片之后,不仅敌人惧怕自己了,就连身后的朋友也变得恐惧不安。

超人,果然不是一个好职业啊!

哼!都给我去死吧!把心底郁闷化为杀机的周虎赫目光冰冷的盯上了左边迟疑的偷袭者,抬手一枪打爆了一个光头大汉的脑袋。那些人立即炸了窝,他们残留的最后一丝勇气也化为乌有,嚎叫着转身逃走。

“啊……我要杀了你,恶魔!”

眼瞧着部众们被屠杀,然后鸟兽般逃散,胡沙尔虎绝望了。念及这几个月来受到的苦楚,劫掠衣食的希望破灭,部落前途的黑暗让他如同受伤的孤狼惨嚎着抡起狼牙棒,不顾一切冲向前方的魔鬼。

生也罢,死也罢,这一刻对他而言都不重要了!

战斗前,周虎赫就盯上了这个貌似敌人头领的家伙,希望能擒下他迫降来敌,所以胡沙尔虎才能幸运的在魔鬼手下坚持这么久而不伤不死。现在,这个颇具才能的小子心神大乱送上门来,那就没不必客气了。

周虎赫开枪打上胡沙尔虎操起的狼牙棒,击中棒头的子弹在杠杆作用下使胡沙尔虎的狼牙棒脱手而出,他虎口开裂,血流如注。与此同时,周虎赫丢掉手里的枪支,箭步迎上袭来的胡沙尔虎,狠狠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然后借助身体前冲的惯性,一个肘击砸在胡沙尔虎胸口处。

在周虎赫这个大力王的连番打击下,胡沙尔虎被疼痛直接送入昏迷。

“扯尔歹,你带人缠住他们,别让这帮兔崽子攻入营地深处祸害手无寸铁的妇孺。札兰图祭司,这个家伙可能是对方的重要人物,进攻窝儿歹那边的指挥者也许是他的亲人,我们可以利用他迫使敌人后退。你看该怎么办?”

扯尔歹按照周虎赫的要求,带领札兰图新聚集的百余部众攻杀上去,敌人的首领被俘,组织变得涣散,而合剌赤惕的新锐战士们士气正高昂,形式开始有利于合剌赤惕部。

“周虎赫巴特尔,颉质略,作战之事由你们决定,不用征求我的意见。”札兰图略作沉思,把决定权交给了守护在他身边的啜罗勿人颉质略。

“眼下两个小战场,东边有赖周虎赫巴特尔之力,我们逆转了劣势,但是短期内恐怕无法取胜。西边巴里岱、窝儿歹他们一直在被动挨打。毋庸置疑,敌人很强大,尽管他们人少!我想,如果继续打下去,即便咱们杀光了他们,自己也会死伤过半,能够迫降他们最好。周虎赫巴特尔,如何?”颉质略清醒地认识到敌我力量的悬殊和死战到底的危害,他目光熠熠地说道。

“诚如你所言,札兰图祭司,你同意吗?”

“好,下面怎么办?”

“嗯,颉质略兄弟,你带人杀向大门外那些举着火把的疑兵,他们肯定都是妇女和孩子,尽量俘虏!我带这个家伙去西边,可以吗?”

“好。大家跟我走!”

“铁尼格,架着他,走啦!”

勃鲁指挥的西线战斗开始很顺利,巴里岱的勒勒车防线很快就被攻破了,如果不是窝儿歹带人拼死相救,他也将惨死再敌人刀下。但是,随着窝儿歹带领的援军加入,战斗又陷入胶合,新的勒勒车防线建立起来。伯咄禄的士兵们尽管强悍,但却无法彻底击溃对方。

勃鲁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侄子身上,只要东边取得胜利,拥有优势兵力的胡沙尔虎能顺势杀入营寨的深处,敌人就会彻底完蛋。

然而,当溃散的逃兵呐喊着奔过来时,勃鲁流泪了,他知道伯咄禄人完蛋了。

“儿郎们,我们无路可退了!杀上去,杀光他们!”勃鲁拔出腰刀,扯下皮帽子狂吼一声带头冲杀上去。

“大家跟我喊,你们的首领被俘了!投降不杀!1、2、3,快喊!”周虎赫出现在勒勒车战线的东边,让人架着胡沙尔虎走在前面。

“勃鲁,你听,看那边!”一个伯咄禄人拉住勃鲁,指着周虎赫的方向说。

喊声吸引了伯咄禄人,他们惊疑地看向东边,进攻的势头缓了下来。

“去,带人把胡沙尔虎夺回来。给我杀!”勃鲁狠下心命令道。

看着来势汹汹的二十几个敌人,周虎赫冷冷一笑,从大衣里掏出一枚战术手雷拉开后丢了出去。

几秒之后,落在人群中的手雷剧烈爆炸,一时间血肉横飞,发出地惊天响声让战场陷入寂静,双方的战士全部停止了厮杀,傻傻地看着狼藉一片的爆炸点。

“以长生天的名义,赦免你们,进攻的人儿啊,只要你们投降,我保证你们的生命不被剥夺!否则,天神之怒必将再次降临!”

静寂的战场上,合剌赤惕人匍匐跪下,虔诚地赞美腾格里!那些惊呆了的伯咄禄人也放下兵器,祈祷天神的宽恕。

【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吐血码字,周一3k,之后六天每天两更,拼死干一把,争取杀近新书榜前三十名。弟兄们啊,给点收藏和票票,可怜可怜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