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十二章 神棍和善后

收藏书签 字体:16+-

孓然而立的勃鲁心情复杂地看着不远处那个敌方青年,就是他如同魔神一样轻易地粉碎伯咄禄人的希望,扭转了整个战局。此刻勃鲁明白,己方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继续抵抗变得毫无意义。但是部落战争自有它的规则,失败者惨遭灭族实乃常事,对方那名青年虽然允诺自己的部落投降便可免死,但他不知道那人的地位是否能够兑现这个诺言。

“尊贵的巴特尔,长生天庇护的贵人,请问你的承诺能够代表众人之志,并且绝不毁弃吗?”勃鲁嘶哑着嗓子问道。

“是你?阁下!”围绕着勒勒车战线的双方战士都停止了拼杀,虔诚地向长生天的神迹祈祷,除了受伤者的呻吟和大火燃烧的哔剥声,战场安静下来。周虎赫排众而出,看清楚对方那个让巴里岱吃下大苦头的领头人后,他惊讶地叫道。

“哈哈哈哈,天神啊,这难道就是命运吗?”勃鲁显然也认出了周虎赫,他惨声悲笑,声音如同夜枭般刺耳可怖。

“我早就知道能够转眼间杀死两头山猪的人绝不是凡徒,可怎么也没料到你会强大如斯。嘿嘿,天神为何不让我死在那天啊……”

“阁下,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时颠扑不破的真理。喂养绵羊的牧人可以获得羊毛,蓄养马儿的人民能够收获奶汁,持刀杀掠者,自然应有被人斩杀的觉悟。你们战败了,接受胜利者的处置惩罚也是顺理成章的。长生天见证,既然我允许你投降不死,那就绝不会反悔。但是,按照古老的传统,等候你们的必将是公理和正义的制裁!”

勃鲁的惴惴不安代表了伯咄禄人此刻的心态,战争中失败的投降者被胜利者出尔反尔屠杀的记录多不胜数,就是他们伯咄禄人同样有此劣迹在前,现在的谨慎迟疑正是对前途未卜的表现。周虎赫明白,如果此间处理不慎,那他之前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

“发动战争的众人,看着我们死亡的人民,听听重伤者的呻吟,还有那付之大火的财物,这一切都是你们的罪责!”营地里一片狼藉,许多失去了亲人和财产的合剌赤惕人不禁默声啜泣,周虎赫声调陡然拔高:“敌人们,你们必须要付出补偿,赔偿那些倾家荡产的可怜人,接受死者家人的裁判,哪怕为奴为婢!”

“……阁下,勃鲁代表伯咄禄部向您——天神的儿子投降,请您信守诺言……”

“二叔——不、不!”从昏迷中醒来的胡沙尔虎不甘地哭号道,挣扎着甩开看守他的几人,扑倒在地。

勃鲁放下刀剑,失神落魄地向周虎赫跪下,浑浊的老泪滑下脸颊。伯咄禄人跟随他们的头领放弃了抵抗,沉默地等候发落。

“众人们,永恒的长生天保佑我们,胜利啦!”周虎赫举起步枪,放声大吼。

“长生天保佑,哈哈哈……”

“万能的长生天永恒,周虎赫大人万岁!”

“腾格里庇佑周虎赫大人,保佑天神之子!”

劫后余生的合剌赤惕残众们呆了一会,旋即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他们跳起来,抱住身边每一个活下来的胞众放声大哭大笑。

在强大敌人的突击下,很多人永远倒下了。每一个部民奋力抵抗,可胜利却是那样遥远,一度让人以为这个部落就会在今夜灭亡。他们嘶吼着,他们奋战着,然而前途确是黑暗一片。绝望,像是连绵的苍山压在每一个人心头,像是无尽的深渊吞噬了全部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周虎赫挺身而出,用不可想象的华丽姿势登上了舞台。他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用不属于人间的强大征服了所有人——无论敌人还是朋友。

那枚在战斗胶合时爆炸的手雷,给周虎赫披上一张神秘的宗教外衣。在张嘴闭嘴就是长生天的神棍有意引导下,邪恶的魔鬼化身成万能的天神,受到所有人的敬仰。

“小铁尼格,去找颉质略,告诉他来犯敌人投降啦!勃鲁首领,派人让你的部众放下武器。”周虎赫瞥了众人一样,对他的诱导成果大感满意。为了避免战后成为合剌赤惕人眼中的妖魔,借势神化自身成为首选,他感觉自己做的不错。

“札兰图祭司、窝儿歹兄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周虎赫微笑地看着札兰图老人和神色恭敬的窝儿歹,沉声问道。

“赶紧救人吧,受伤的族人们必须抓紧时间医治,不然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伯父!”窝儿歹焦急地看了看躺在一旁的巴里岱,浑身是伤的他已经陷入昏迷。

“莽萨尔,你说呢?”札兰图问道。

“我看救人是要抓紧,可这些人更得处理好,我们现在一片混乱,再也经不起任何动乱了。”莽萨尔长着一张粗犷的面孔,头脑却一点也不含糊,在主次矛盾问题上分辨得很清晰。

“那就把他们叫出去全杀了!这群该死的东西。”从外面过来的颉质略不知事委怨气颇深地接腔道。

几人都讶异地看向他,同时观察起周虎赫的神色变化,札兰图心中暗道不好。

“我允他们投降不死,以长生天的名义!颉质略,你想让我毁诺?”周虎赫眯起眼睛,杀气冽然地打量着颉质略,翻转手里的步枪。

颉质略身体一抖,一股酥麻的电击感从脚底涌上脑袋,他可是亲眼看见那支魔器如何血腥地夺去众多人的性命,当死亡危机轮到自己身上时,欢喜痛快消失了,余下的只有恐惧惊惶。

“我、我——不……”他苍白的脸颊死灰一片,死神的脚步让这位回鹘勇士连话都说不出来。

“周虎赫巴特尔,长生天赐福的孩子,请原谅颉质略的鲁莽,他是因为不知道您的承诺才提出这样荒唐地提议。”周虎赫有如实质的杀气让札兰图暗暗心惊,为了消释误会,他赶紧闻言调和道。

“对、对!我、就是不知道啊!”颉质略满腹委屈地连声道歉,哪里还有啜罗勿勇士的风范。他一直以为自己能无所畏惧,可遇上更加蛮横变态的非人类周老虎后才迥然发现他也会怯懦。

“周虎赫巴特尔,敌人是被您迫降的,不如就由您来处置他们吧,这样大伙都会心服口服。”莽萨尔身为故去老族长的弟弟,忽喇的叔叔,部落里的勇士,在这个时候自然有资格提出这样的建议。

“这个提议好啊,就这么办,老夫相信周虎赫巴特尔不会亏待了死去的族人们,必然能给众人一个满意的处置办法。”札兰图不愧是吃了几十年烤肉的智者,莽萨尔的办法让他看到一个希望——抵消周虎赫这个外来人巨大影响力的希望。

真是老狐狸啊,瞧瞧这手玩得多漂亮,谁说野蛮人不懂谋略,眼前不就是一个吗。周虎赫默默腹诽道,不过他有自己的计划,老家伙的算计成与不成,最多是让他多费些心思而已。

“承蒙各位信赖,安置战俘就交给我吧。莽萨尔叔叔,请你整出五十人帮我一个忙。颉质略、窝儿歹,你们随祭司老人救助伤员,扑灭大火,收拢溃散的民众。大家都忙去吧。小铁尼格,跟我来!”

“勃鲁首领,我叫周虎赫,现在负责安置你的族人们,请你协助我发布指令。我将尽力为你们争取权利,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但是,我必须要警告你,不要抱有任何不轨的念头,否则后果自负!”

大棒加红枣,这个百试不爽地手段周虎赫烂熟于心,在与恐怖分子的长期搏杀中,他已经不只一次使用这样的小手腕。

“尊贵的阁下,请您吩咐吧,我们完全听从您的命令。”勃鲁很快调整了心态,他想起那次狩猎的偶遇,认为周虎赫并不是一个得意忘形、残忍贪婪地家伙。在那天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周虎赫才取走五分之一的猎物。

“很好!选出二十名你信得过的人站到那边,其他人都给我去古列延外,让你们的女人孩子进来为质。另外,找些人救治伤员。”周虎赫不想过分削弱伯咄禄人的反抗力量,他在刻意制造平衡。

“你们叔侄二人跟着我,不许擅自离开。莽萨尔叔叔,请约束部众不要虐待、侵犯为质子的妇孺。对他们的处置和分配,等到天亮再说吧。我累了……”

冷风习习,周虎赫疲倦地打了个哈欠,困意涌来。

【诸君,上完八节课后,我花了四个小时终于完成了今天的承诺,尽管有点缩水。但还是要厚颜恳求下点击、票票和收藏!对新书来说,这就是生命啊!1张红票=2张黑票=5个收藏=50个点击,这个换算足见票票的重要性。故而,小弟呼吁,砸我一票吧,红黑我都不在意!!!!!】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