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十三章 各有心思【一更,吐血求票】

收藏书签 字体:16+-

当周虎赫美美地躺在温暖的被褥里陷入沉睡时,合剌赤惕的古列延内外注定难以安宁,那些老的小的或是思虑万重,或是心若死灰。

尽管战斗只持续了一顿饭的功夫,却造成了两个部落超过130人丧失生命,其中包括收殓的97具男丁尸体,更有两倍于此的伤员。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他们之中不知将有多少人会在未来备受痛苦的折磨而悲惨死去。

合剌赤惕人是有资格悲伤痛恨的,这个冬天对他们而言确实太过冷酷。雪前篾儿乞人的进攻让许多家庭失去了全部的积蓄和亲人,而伯咄禄部又在雪上加霜,再一次把苦难加诸于众人头上。

根据窝儿歹的统计,直接死于战斗的合剌赤惕人有83个,大多数是男性劳动力。双方短兵相接的战场发生在豁牙黑氏的扎营地上,在雪前战争中保存下实力的他们这次未能幸免于难,承担了绝大多数的损失。进攻者焚毁他们的毡帐,杀死他们的男人,造成一片混乱。

伯咄禄部也没好到哪去,本来能够轻松取胜的进攻,在周虎赫的强势干预下戏剧般的失败,在战斗中殒命壮丁35人,超过一半死于步枪和手雷。由此足见这些进攻者强悍的战斗力,他们虽败犹荣。

结束混乱后,劫后余生的百姓返回自家包里。幸运的毫发无损,自然阖家欢笑;倒霉的庐舍俱焚,那是欲哭无泪;至于失去亲人的余生者,抢天哭地,让这方土地笼罩着一层哀伤。

周虎赫的小包内,勃鲁和胡沙尔虎围坐在火炉边,这爷俩一动不动地凝视面前跳跃的火焰。如果不是还有呼吸声,紧张不安的小铁尼格和黛阿一家都以为他们已经死了。显然,他们的心理素质远不如周老虎,能够淡然的无视这两个凶恶敌酋。

熟睡几个小时,补足精神的周虎赫揉着惺忪的眼睛爬起来,扫了一眼老老实实坐在火炉旁的勃鲁叔侄,对他们的识相还算满意。

“唉,你们两整理一下,吃点东西吧。小铁尼格,辛苦你了。”向黛阿一宿没睡的老母亲问了早安后,周虎赫小声说道。下半夜他睡安稳了,可帐里的一老一少却坚守到天亮。

“大人,您醒了。”小铁尼格红着一双眼睛站起来,敬畏的看着周虎赫。夜里的厮杀让他热血澎湃,亢奋中的小青年那还睡得着,再加上有两个俘虏在身边,他也难以放心的去休息,干脆神采奕奕地与老人闲聊半夜。

“小家伙,倦了就去躺会儿。黛阿、景兰,你们一家也去补个觉吧。我今天会有不少事,他们两个等会跟我走。”

洗涮之后,简单的吃点东西,周虎赫带着勃鲁和胡沙尔虎前往札兰图祭祀的大帐。

此时一场讨论刚刚结束。

……………………

安置好受惊的百姓,札兰图招来莽萨尔和颉质略,说要商量一件重要事情。

“莽萨尔,敌人的家属都纳入看管了吗?”札兰图坐在火炉边捶着冰冷的双腿,这半夜的劳累让老人的身体吃不消,隐隐有些不舒服。

“老祭司,我已经把他们安排好了,都集中在靠山的狭地上,不会有问题。”莽萨尔用仅有的一只手臂抚摸着小胡须说道。

“嗯,这样就好,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又起事端,再生波澜。颉质略,你也过来坐下吧,我让你们两位过来,是有一件关系到三家共同利益的事情需要征求你们的意见。”札兰图抿下一口热乎乎的马奶,润润嗓子说道。

“哦,什么事情竟让祭司大人如此急迫,还要排除豁牙黑氏?”颉质略皱起浓眉不解地问道。

“札兰图大叔,难道是关于赤拉都和莫贺咄推举的事情?”莽萨尔略作思考,不敢肯定地说道。

札兰图沉下来,点头道:“不错,正是跟这个贪生怕死、临阵逃脱的败类有关。哼,这个该死的混账,他简直就是合剌赤惕人的耻辱,丢尽了我们蒙兀室韦人的脸!”

札兰图恨恨地斥骂着,毫不掩饰他的厌恶之情,哪还有半分超然风度。这也难怪,赤列都——他们即将上任的莫贺咄在这场战斗中丑陋的表现,让人恨不得立即杀了他。身为首领,却率先逃跑,在任何时代都是让人唾弃的罪行。

“老祭司,如果是这件事情,我认为根本就不用商量,那只灰兔黄鼠狼自己也明白他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损失惨重的豁牙黑人不会原谅他。没有族人的支持,他能保住牛马和小命就已经不错了!”颉质略说道。

“是啊,赤拉都的事情并不复杂,老祭司你……”莽萨尔也糊涂了。

札兰图神色凝重地看着两人,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缓缓说道:“我说的是推举新首领之事——推举巴特尔周虎赫为合剌赤惕人的乞引莫贺咄!”

“什么!这怎么可以?”

“老祭司,您疯了吗?!”

莽萨尔和颉质略俱是一惊,两人骇然地对视一眼,低声惊呼道。

“老祭司,他不是蒙兀人,怎么可以担任我们的首领呢!再说,这个人来历不明,谁也不知道他的过去,如果推戴他为首领,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莽萨尔急切地诘问道。

“而且,豁牙黑人怕是不会同意!”颉质略补充一句。

札兰图沉吟良久,抬起头浑浊的眼睛射出夺目的光芒,沉声说道:“我的孩子,你们认为合剌赤惕部落现在最需要什么样的首领?

不等两人回答,老人就给出了答案:“我们需要勇敢、强大、明智,而且富有人格魅力,能够仁慈对待他的属民的莫贺咄!他应该具有折服众人的品质,能够带领大家摆脱困境,走向幸福!”

“那么,你们再看看周虎赫这个人吧。他的勇敢有目共睹,他的强大如同长生天赐予神力般,众人无可匹拟。在招降伯咄禄人之事上,他的明智展露无遗。身为一个外来人,在发现黛阿一家生活艰难时,能够给予接济,足见这位英雄的慈悲心肠。”

“至于说周虎赫不是蒙兀人,难道乞颜氏就是吗?你们说,部落里还有谁能胜任首领之位,保护人民?比起整个族群的生存,孰轻孰重你们自己度量的!”

乞颜氏是蒙兀人中高贵的姓氏,但却不是室韦人的血统。合剌赤惕虽然人丁不少,但却没有服众之人。

莽萨尔和颉质略被质问的无话可说,低下头默默不语。

“札兰图叔叔,豁牙黑人那边怕是不好说服啊?”莽萨尔满含深意地说。

“老头子相信赤拉都和巴里岱都是明白人,只要摆明利害,他会同意的。”老祭司语气淡然地说道。

“现在首要问题是周虎赫愿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邀请?”

札兰图忧虑了……

【周虎赫也忧虑啊,近一百的点击,仅仅两三张票票,还有一张是自己投的,靠!这样的日子难熬啊!看书要投票,万万别忘啊……

11点后还有一更,争取尽快码出。跪求支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