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十四章 救命的盐和铁

收藏书签 字体:16+-

去往札兰图祭司毡帐的路上,周虎赫迎接着来自牧人们敬畏的注视和拜礼,笑呵呵地放下架子向每一个施礼人问候两句。

“记住!把你们的姿态给我尽力放低,我会为你们争取基本的权益,否则自负后果!”

祭司大帐不远处,周虎赫冷下脸对勃鲁叔侄交代道。此行乃是为了商量处理伯咄禄部的具体措施,作为一个文明人,周虎赫并不希望由他做出过于违背人道主义的惩罚。

“札兰图祭司,您在家吗?周虎赫求见。”

片刻后,毡帐的门子被掀开,札兰图钻出蒙古包,笑呵呵地迎上来:“周虎赫巴特尔,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昨晚忙碌半宿,要保重身体啊!”

“老祭司见谅,是晚辈考虑不周,打扰了您的休息。啊——莽萨尔叔叔和颉质略兄弟也在啊,你们早!”周虎赫右手抚胸躬身行礼,依次向几个人问候,对扰乱了别人的宁静深感不安。

“哈哈哈,周虎赫巴特尔,你来得可是巧啊!札兰图大叔还正说着等会就去拜访你呢,却叫你赶了个先。大家快进包里坐下吧,外头太冷!”

“周虎赫兄弟,请进。”

“呵呵,老祭司,您先请。莽萨尔叔叔,这么说我来得正是时候喽,晚辈哪能让长者移驾。”周虎赫笑道,目光变得冷冽,右手不着痕迹地探进军衣口袋里摸上手枪,绷紧神经。

莽萨尔和颉质略看到他时,神色中露出的不自然叫周虎赫顿生警觉,难道他们这么快就要对自己动手了,包里不会埋伏十几个无畏猛士,待我掀门进去,就和门外人前后夹击,置我于死地吧!

“勃鲁首领,请——”

周虎赫耍了个滑头,他落后半步把勃鲁让到自己前面,微笑着请他先进去。如果真有埋伏,有这位老兄当肉盾,也能争取点时间,周虎赫心理阴暗地想。

事实证明,周老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所幻想地掷杯为号、哦不,是掀门为号的刀斧手并不存在。大帐内静悄悄的,这让他疑窦暗生,为什么刚才莽萨尔两人的神情很怪异?

“周虎赫巴特尔,你带这两人过来,可是已经有了处置他们部落的办法,说出来让大家都听听。”札兰图端来一碗马奶酒递给周虎赫,笑呵呵地说。

“老祭司,处置他们的权利在大家手上,我怎能自行其是。这次战斗受害最大的是豁牙黑人,他们最有权力对伯咄禄部提出制裁办法。不过,在尊重伤亡者家属权力的同时,我也确实有几点建议,希望大家能够加以考虑。”周虎赫故作姿态的推辞两句,然后才谦逊地表示他确实有两分想法,让大家希翼的看向他。

“诸位,逝者已矣,活下来的人却仍要为生存和未来挣扎奔波。那些在战争中遇害的人,我想他们在天国中也会为自己无依无靠的父母妻儿担忧不已。黛阿一家的遭遇应该不是独例!部民们都很贫穷,谁也没有太多的余力供养他人。如此,死难者的家人们该怎么办?”

“报仇,这两个充满血腥和怨愤的字,说起来倒容易,可意义何在啊?杀了外边那些人,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两边死难者的家人都要挨饿受冻,直到在贫困艰难中死去!这应该不是大家想要的结果。”

“早上勃鲁向我说起他们攻打咱们的原因,仅仅是为了夺取维系生存的粮食。伯咄禄人已经面临断炊,不掳掠便灭亡!”

“周虎赫巴特尔,既然他们已经如此困窘,你打算怎么办呢?要知道我们也同样缺衣少食!”颉质略看出周虎赫庇护伯咄禄人的意图,他无奈地提醒道。

“呵呵,颉质略兄弟,你昨天注意到伯咄禄人的武器没?那数量巨大的铁制兵器比起合剌赤惕部如何?”周虎赫笑眯眯得问道,有点神秘兮兮的味道。

札兰图三人神色一动,念及夜间伯咄禄士兵犀利的进攻,都屏住呼吸注视周虎赫。

“比起咱们这边寒酸的装备,伯咄禄人算是器械精良了。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铁兵器,而且许多兵刃竟是整铁铸成……”

“可是那些都是我们的战利品啊!”莽萨尔眨了一下眼睛,咕哝道。

“呃,当然、当然,那些都是我们的战利品,不过勃鲁说他们还在大山中埋藏了要用两匹马负载的铁锭和五车盐巴……”

“什么!这个消息确定?”

“勃鲁,果然如此?”

三位合剌赤惕的主事人丢掉了淡定,一个个激动地站起来。

盐和铁,在古代世界其重要性是后世人无法理解的,是真正的战略物资。被“宋粉”吹成社会繁荣胜国朝的北宋王朝,每年仅盐税便过四千万贯,长期为诸税入之首。对边疆民族而言,这两样东西都是有钱难买的,辽朝禁铁,草原民族就只能用兽骨制作箭簇;大明关闭边贸,鞑靼部入关寇抄,竟以抢得铁锅为奇货。

“回几位贵人的话,周虎赫大人所言不虚,罪人的部落确实藏着一批盐巴和铁锭。具体情况,周虎赫大人已经知道。”勃鲁恭谨地站起来答道。见他言辞谨慎,而且知道轻重,周虎赫嘴角勾出一个笑纹。

“好、好啊!周虎赫巴特尔,说说你的要求吧?”札兰图按捺下心中的欢喜,坐下来认真地对周虎赫道。

“我提议,让伯咄禄部用他们的财物来补偿合剌赤惕人的损失,让他们的族人用劳动向受害人家属赎罪,争取死难者的宽恕!只要不杀害伯咄禄人,详细的条件可以让族人们自己提出。”周虎赫说出他的意见,心情忐忑地等候三人决定。他知道,这个建议实施的难度,但却毅然地提出了,只是为了避免更多的流血。

“这个恐怕不容易啊!尤其是豁牙黑家的巴里岱,吃了如此大的亏,要放过伯咄禄部,我看难。”颉质略犹豫了,仇恨的力量,不容小视啊!

“没有尝试,怎知不行?倘若失败,那我恳请能够获得属于我的战利品。”

札兰图脸色一滞,强笑地说:“虽然困难,却也不是完全不能,我们去探望巴里岱,和他好言商量。周虎赫巴特尔,还有其他事吗?”

“哦,能否给勃鲁的族人们准备点吃食,这么冷的天他们也怪可怜的。”周虎赫建议道,换来勃鲁叔侄满脸的感激。

“让人宰几只羊,给他们支锅烧水。”

“感谢您的仁慈,祭司老人。那我与勃鲁去看看,若有事遣人唤我。”

【如约送上第二更!人已吐血,第一次日码四千五,右手腕已经麻木,此刻真的好佩服那些日更万字的大神们……新书榜上,本书现在是89位,距离第三十名依旧遥遥无期,诸君,生死全靠你们啦!】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