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第十五章 合剌赤惕达成共识【抱歉】

收藏书签 字体:16+-

“巴里岱,你感觉好些了吗?”豁牙黑氏的大帐内,札兰图注视着躺在地铺上的巴里岱,关心地问道。战斗中受了重伤的巴里岱失血过多,能活下来已算万幸。他苍白如同箔纸的脸上还残留着几道血迹,伤口处敷上的糊状药膏散发出刺鼻的臭味,赤条条的身体也布满创伤,好在并不致命。

“老祭司,您来啦。噢,莽萨尔叔叔和颉质略也来了,你们自己坐吧。母亲,请给他们盛碗热奶茶。”巴里岱灰色的眸子慢慢聚起光芒,木然的看向来人,涩声说道。夜间的苦战、亲叔的叛逃和族民们大量战死让他身心俱疲,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血战时的惨景。

寒暄几句,巴里岱的母亲退出大帐,把空间留给男人们商讨大事。

“老祭司,你们可是为赤拉都而来的?三大氏族的掌事人如此凑巧的联袂而来,探望自己,巴里岱自然有些明悟。

“呵呵,巴里岱啊,你宽心养伤,赤拉都的事情等到你好些了咱们再议,千万不要胡思乱想,耽误了伤势的复原。我看你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叫人忧心啊!”被人一语道破心思,札兰图略显尴尬的强笑道。

“札兰图爷爷,您不用安慰我,赤拉都的事情无论如何都逃避不过,与其拖拉,倒不如一次解决掉,免得大家都堵心。咳咳!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巴里岱神色黯然,尽管赤拉都是罪有应得,对其临阵脱胎他也恨彻入骨。可是,两人终究是血亲,二十多年共同生活培养的感情总是不能一朝褪尽。

札兰图不着痕迹的朝莽萨尔使眼色,示意由他来说。

“呃,巴里岱,你赤拉都二叔做出那种事情,莫贺咄的位置自然要作罢。至于审判他临战逃脱、抛弃属民之罪,那要等我们推举出新首领之后再议。嗯……我们三人有个想法,需要征询你的同意。”莽萨尔到地铺边,跪坐下来说道。

“莽萨尔叔叔认为谁能胜任首领之位?”怀着疑惑,巴里岱含笑问道。他很好奇其他三家在豁牙黑氏实力大损的情况下能够荐举出怎样的贤豪压服众人。

“哈哈,咱们蒙兀人推举首领一向是亲中选贤、贤中选强。这亲中选贤,到我那苦命的侄儿忽喇丧命熊掌也就结束了。而贤中选强,赤拉都已经完蛋。我莽萨尔是个废人,只求苟活残生。札兰图老叔乃是主祭家族,一向不参与族政庶务,啜罗勿人早有放弃争立首领的誓言。这样算下来,整个部落只有你和窝儿歹两只小鹰能够胜任我们的莫贺咄。”莽萨尔逐个排除竞选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支持窝儿歹兄弟,自愿弃权。”巴里岱做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努力压住心中的怒气,藏在身后的左手抓紧皮褥子。他们这是在欺辱豁牙黑人吗!战火刚刚熄灭,你们就如此迫不及待的沆瀣一气向我施压,共同打击我的家族!札兰图,你果然好手段,祭司家族真想独掌大权吗?

“不,窝儿歹不能成为首领!合剌赤惕部先辈们的遗训不容更改!”札兰图一直在默默关注巴里岱的申请,只是隐藏的比较好。巴里岱私下的情绪波动也没逃过他的眼睛。老头子微微一笑,大有深意的瞥了他一眼。

莽萨尔和颉质略随后的沉默让巴里岱迷惑了。戏码不应该如此啊,按照常理他们既然达成了协议,这两家的族长应当在此时出口夸赞窝儿歹,盛言其出任首领乃是公意,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他们也不情愿支持忙迭温氏?念及此,巴里岱冰冷地行又开始火热起来了。

“莽萨尔叔叔,颉质略,那你们是要……”

“巴里岱,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和夜间的战斗,你认为周虎赫巴特尔这个人怎么样?”颉质略道。

“周虎赫呀……”巴里岱稍作停顿,思考片刻后组织语言道:“这位远方来的巴特尔可谓勇敢、聪明,而且强大无比,只是从头到脚都笼罩着一种神秘,我听说昨晚多亏了他的出手,合剌赤惕才得以保全,……”

话音戛然而止,巴里岱不敢置信地看向三人,讷然瞠目。

“孩子,合剌赤惕现在需要一位强大、勇敢,并能够为众人带来奇迹和希望的领袖,他要具备折服众人的魅力,果断而明智,残酷而仁慈。周虎赫,这个挽救合剌赤惕部落命运的强人不正是我们需要的首领吗?“札兰图慈祥的脸颊笼罩上一种宗教式的神圣,语气庄重的说道。

包里陷入寂静,只有男人们粗重的呼吸和火炉燃烧的哔剥声。

巴里岱静静地躺在皮褥上,瞳目涣散地看向天窗,一缕缕的青烟在热气流上升力的推动下飞出帐外,冬风立即扑散了他们。

“拥护强者,追随强者,这是草原千百年不变的法则。无论我或是窝儿歹,其实都没有慑服众人的战功和威望。合剌赤惕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即将拥有一位天神赐福的狼王统治众人。我们必能熬过艰难,这是神的考验。感谢长生天,赐予我们共同拥护的主宰,避免了众人内讧而灭亡。豁牙黑人赞同你们的提议,巴里岱将成为新首领最忠诚的猎犬!”

度量一番,巴里岱不得不承认,比起那个外来的神秘人,他和窝儿歹确实远远不如。凭借着夜间的战功,他或许可以压过窝儿歹半头,但仍旧无法让其他三姓信服。何况,自己的小命还是窝儿歹所救呢。

共推周虎赫为首领,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要比自己人窝里斗个不停好许多。合剌赤惕已经虚弱不堪,在这样下去就会像火炉的烟尘那样消失在寒风中。而新首领是个外来人总不会刻意压制某个氏族,如此对各家而言就相对公平了。于是巴里岱妥协了,他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结果。

“哈哈哈,老夫果然没有看错巴里岱这个孩子,你顾全了大局啊!“札兰图满意的笑道,莽萨尔和颉质略也大松一口气,事情皆大欢喜。

“现在只差告诉周虎赫,恳请他同意!”

“呵呵,札兰图爷爷,我让母亲代表豁牙黑氏,替我随同大家去拜见周虎赫大人。”

巴里岱为他的伤势大感头痛,拥立之功竟要失去了。

【真的很抱歉,去开会,说八点结束,结果狗@日的家伙一口气讲到九点十分,我日!!二更可能赶不上了,现在还没码,明早发吧。另外,明天去考驾照科目三,更新就要看情况了。

嗯,厚着脸皮,例行要票票和收藏。拜谢啦……】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