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二十三章 宏图规划 下

收藏书签 字体:16+-

成吉思汗铁木真,这个活跃在十二世纪末十三世纪初的草原风云人物,直到千年之后仍然是个备受争议的蛮族君主。崇敬赞美他的人将他捧上了九霄,唾骂诅咒他的人视其为人形禽兽。

这位人类古代史上最强悍的征服者用他的一生缔造了一个民族,建立了一个庞大帝国,并为子孙后人留下丰厚的军事遗产,延续数十万蒙古人征服亚欧大陆的传奇。在他之后的七百年里,蒙古人成为亚洲大陆最重要的军事力量,在中国、在西伯利亚、在俄罗斯、在中亚、在西亚、在印度,相继建立了一系列的蒙兀人征服政权,深深的影响着整个亚洲大路历史的进程。

那么,这位臭名昭著,或者说功彪千古的蒙兀人是凭借怎样的惊采绝艳才成就了如此不世之功呢?为什么这个文盲君王能够统帅着人数远远不及他的前辈们的一支野蛮军队,却创造了超越一切风流人物的伟业?促使他成功的因素何在?

仿佛人类的天性中就有一种崇拜强者、嗜好暴力的因子,这种传承自蛮荒时代的本性深深根植于一切人种的血脉里,不分民族无论地域。在研究征服者的学术行列中,尤为受欢迎的自然少不了铁木真。

传统的历史学者也好,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和楼主也罢,他们在分析成吉思汗成功因素时一再强调这位草原巨人的个人魅力和超凡才华,极力的鼓吹王者不世出,深沉有大略。

然而,撇开天命不谈,分析十三世纪的欧亚大陆国际形势会发现,成吉思汗面对的敌人无疑是草原统一汗国有史以来最孱弱的,那些敌国没有一个不是老朽孱弱、一推即倒的腐朽政权。他们的统治是建立在火山口之上的,只等新的强权者到来。

而蒙古人经历数百年的残酷厮杀,早已经成为最优秀的士兵。不可否认,成吉思汗是个优秀的政治家、军事家。在他弱小的时候,他懂得联合一切能够利用的力量,为他的目标而战斗。

在早期草原争霸中,正是因为审视夺度的结盟亲善力量,这位年轻的霸主才得以生存壮大。这时的铁木真无疑是弱小的,他还未显示出后来无敌宇内的才干和实力,也曾经一次次被敌人击败。

成吉思汗的军事艺术,几百年来一直为世界各国军事家所敬佩并悉心研究。不过任何统帅的作用,只能相当于战争舞台的导演,取得成就的关键在于很好地调配已有的人、物资源。而最好的战争资源,按近代兵家蒋百里所说便是“生活条件与战斗条件一致”。

史学家赞叹:“整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军队能跟蒙古军相匹敌?战争时期,他们像受过训练的野兽,去追逐猎物。但在太平无事的时候,他们又像是绵羊,生产乳汁、羊毛和其他许多有用之物……”

像这样不需要专门后勤的军队,能轻易远征万里。在成吉思汗之前,如此好的潜在军事素质无法发挥出来,是由于草原上各部落分裂且长年内斗不休。铁木真将他们凝聚成统一的蒙古民族,将内耗转化为对外征服,便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但是,被赞美的如同一朵鲜花的蒙古骑兵,在铁木真以前同样了得,那些所谓的优良蒙古马并非由铁木真所造,而射得远的弓箭和安息人射箭法同样早已有之。究竟是物为人用,还是这些物品借助成吉思汗之手迸发它们的力量呢?

应该都不是吧!至少在周虎赫看来那些青年历史学家和楼主们的鼓吹或许有几分小道理,但却渐渐看到了表层上的东西。

如果是武器和人员的问题,那么为什么成吉思汗之前蒙古人和之后的蒙古人再也无法建立起横扫欧亚的大帝国。他们尽管还很强悍,却再也无法重现祖辈们的无限辉煌了。

在军人的眼中,成吉思汗最大的成功就是按照军事体制把他的部落国家进行了改造,使这个草原蛮族彻底的实现军国化。

信奉儒家文化的中国人看来,军国主义和军国化乃是臭名昭著的象征,这与华夏民族近代的历史有极深的关系。

但是,有一点却所有人必须承认——军国化能够最大限度的榨出一个国家、一个集团的动员潜力。

当淳朴落后的野蛮人开始军国化和法治化时,他的邻居们就要警惕了。赫梯、斯巴达、罗马、嬴秦、蒙古、德意志和日本,一个个军国主义国家掀起了何等的血雨腥风,他们用其他民族的血泪书写本国的辉煌和荣耀。

所谓军国化,就是组织化加法治化。

汉语中的组织一词来源于日语的反哺,出现于近代。组织的本意是布匹的横纵丝线,借以比喻有条理。它既是名词也是动词,所谓纳入组织化管理,就是要以权力和法律强制性的抹去人类个性,迫使每一个人成为集体中的一份子,在计划指导下执行命令。

当野蛮民族走出原始公社时代后,如果不能军国化,等待他们的就是被吞并。在铁木真之前,契丹的耶律阿保机建立了直属的迭剌18部,女真的完颜阿骨打缔造了猛安谋克体制,这些都是小范围的军国化。但是他们就是凭借这种程度的军国化就成为了一方霸主!

而成吉思汗铁木真,在划分千户制度以后,整个草原的人口被纳入了军事体制之中。过去的部落氏族界限被彻底击破了,新的军事首长取代了传统的氏族首领。这些朝气蓬勃的军事贵族,按照管理军队的治理办法统治人民,用成吉思汗的大扎撒法令约束属民,将整个草原的人民揉合成一支具有军队风格的新民族。

那些被任命的贵族们,他们的权力大都来源于成吉思汗,执行起主人的命令向来不会打半分折扣。令行禁止,这又是一个胜利的因素。

周虎赫一边分析,一边把想到的东西罗列到笔记本上,当他再也挖掘不出潜能后,便结合所处的环境决定以后的努力方向。

首先是把部落组织化,要按照军事编制的办法改造合剌赤惕部落,使之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战斗潜力和生产能力。这一点最为关键,也尤为艰难。铁木真可汗是在即将统一草原的前几年才最终有能力推行千户制的,面对强大的旧利益团体,这个改革确实不带人见。但是一旦成功,带来的好处长远无穷。

周虎赫敲了敲脑袋,在纸上记录到稳妥推进,步步为营。

其次在于选拔勇士,重用人才,使人尽其用。这一条也要慢慢来,发现有用之才如同怀孕,时间长了就能看出来。扯尔歹、窝儿歹、巴里岱、颉质略、胡沙尔虎,这几个名字赫然出现在纸上。

第三要军事化,加强部落民丁的战斗素养训练。新兵入伍三个月训练,嘿嘿,合剌赤惕的孩子们,你们等着吧!哦,对了,怎么能忘记少年军校呢,十四岁以下的孩子也要统一管理,教习武术和文字。噢,还要创造蒙古文,看来周虎赫这个名字注定会名传千古了!

最后,制定简单的法令,把这些粗野暴烈的蒙兀野马尽早戴上笼头,服从管教。

周虎赫兴奋地策划着他对未来施政方针,每想到一条好办法都要加以记录、发挥和完善,他沉迷在思想的汪洋中乐不可支。

蒙兀人的命运就在这个下午被确定了下来……

【27个收藏,好寒颤人的成绩啊……点击本书的兄弟们,顺手收藏一下吧。码字的也不容易,能给点支持就请不要吝啬!谢谢啦……

精华还有好多,大家想要的话去书评区发条评论,我来加。】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