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二十四章 那可儿

收藏书签 字体:16+-

沉迷在思想世界里的周虎赫幻想着合剌赤惕部落在他的英明领导下一步不发展壮大,直到征服了整个漠北草原。斡难河源,所有贵族和牧人们挥舞手中的马刀向他高呼“成吉思汗”,可惜腹中传来的阵阵饥饿唤醒他。

回想梦中称汗的盛大场面,周虎赫哑然失笑,摇摇头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外。自己的力量还如此弱小,而那个伟大梦想却不知要付出多少血汗,我还真是一个天真的孩子啊!

醒醒吧,眼下最紧要的问题是粮食危机,再不解决属民们就要饿死光了。

走出大帐,扑面袭来的寒风冻得周虎赫龇牙咧嘴,不自觉地紧了紧衣袍,加快步伐向原本的小毡帐走去。搬到首领主帐后,他先前的那顶小帐子让给了黛阿一家。不过,周虎赫仍与她一家在一起吃饭。

“咦,这不是扯尔歹兄弟吗,你拉这么多细木杆干什么?”在营内主道上,周虎赫遇上了扯尔歹,笑眯眯的打声招呼。这位老兄在那夜的战斗中表现很出色,让他记忆深刻。

“啊——首领大人!”扯尔歹听见有人喊他,转头看见使周虎赫,赶紧丢下扛在肩上的木杆行礼道:“我从伯咄禄人那边过来,听勃鲁大人说他的族人们今夜去西南湖淀子捕鱼。我与他们约定一起去,这些杆子是折来编木筏的。”

扯尔歹倒豆子一样向首领汇报事情原委,他恭敬地弯下身子,连看周虎赫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在与周虎赫有限的几次交往中,那夜的战斗无疑是最深刻的。那天之后,他就经常会陷入噩梦,在梦里一个高大的杀神不断用手指向族人,被指之人悲惨的死去,而自负勇名的他却束手无策,绝望的看着亲人丧命。

“凿冰捕鱼,勃鲁这家伙倒是眼疾手快,说干就干了。扯尔歹兄弟,晚饭应该还没吃吧?我请你吃饭,顺便向你询问点事情,你看行吗?”周虎赫微笑着向这位年轻的勇士发起邀请,很有耐心地等候他的答复。

“这、不太好吧……”扯尔歹吞吞吐吐,迟疑地不知该怎么好。按照他的意思,自然不愿跟周虎赫这个杀神走得太近。但是,明确拒绝部落首领的要求他也没有这个胆气,何况这位杀神的脾气貌似也不好。

“你不愿意?”周虎赫的语气冷下来,细狭的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首领相邀,扯尔歹不胜荣幸!但请准许小人回家向老母亲招呼一声,随后就到。”扯尔歹心中一凛,感觉到周虎赫的不悦,他屈服了。

“呵呵,理应如此,想不到扯尔歹兄弟还是个孝子啊。那我就在毡帐里等候你的光临,早点过来。”周虎赫指了指现在有黛阿一家居住的帐子,提醒道。

来到居住了数日的毡帐前,周虎赫向里面招呼两声后,毡门掀开了。

“首领大人,您来啦!”小脸红扑扑的景兰走出来,屈身行礼道。小姑娘这些天吃得饱穿得暖,原本瘦黄的皮肤红润起来,那双带抹蓝色的明眸水汪汪地如同一泓春水。花一般的年纪,混血的异域风情,娇娇弱弱的身子散发出别样的吸引力。每次周虎赫看见她,都有一种调戏逗弄的冲动。

“不是说了吗,私下里不要叫我首领,还像以前那样喊哥哥,怎么记不住!”周虎赫拉下脸,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呵斥道。

“首领哥哥,你快进来啊!阿娘煮了一大盆肉,好香好香喔!人家口水都要滴出来啦。”另一个娇小的身子从毡帐里探出来,稚嫩清脆的嗓音让闻者精神一振,为她的娇憨莞尔一笑。

“忽阑,你这个贪吃的小馋猪给我老实交代,刚才有没有偷吃嘴!”周虎赫哈哈大笑,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小姑娘满头的小辫穗,将她搂到怀里举起来。

耍闹一会儿,忽阑的惊叫和欢笑声已经变调,周虎赫这才拉着她进了包里。原本狭窄的帐内去了一辆雪地车,变得宽敞亮堂很多。在黛阿的巧手装扮下,房间的内壁透露出一种朴素的美观。

“老婆婆,您好啊!黛阿,麻烦你多准备一份晚餐,我邀请了扯尔歹兄弟一起吃饭,等一会他就会过来。”周虎赫道。

“大人,晚饭我已经准备的分量足够。扯尔歹巴特尔会来,那要不要为您们准备一些酒水?”黛阿擦干净湿漉漉的双手,把打开的炖肉坛子改善问道。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丰衣足食,温馨快乐,这个家庭尽管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庭,但是有位主宰一切的男人就变得很有存在感。

“嗯,酒水就算了,我们夜里还出去。喝酒会误事的。来,把小饭桌摆好。”周虎赫想了想否决了喝酒的建议,夜间河上作业需要提高警惕。

“大人晚上还去做什么,天寒地冻的,人哪能冒头啊?”黛阿停住手下的活儿,诧异的问道。

“凿冰捕鱼,哈哈,我早就听说过北边有人是这样捉鱼的,今晚就要真切的见一回。勃鲁那帮黑水靺鞨可都是冰上捕鱼的祖宗啊,明天咱们的饭桌上就会多一盆鲜鱼汤了。”周虎赫兴奋地说道。仰慕东北少民捕鱼法很多年,至今还记得初中教材里那穿皮袄的卡通小人站在冰面上的飒飒英姿。

“夜间风寒,那我给大人找个皮囊子装一袋热马奶酒,你贴身藏到衣衫里,冷的时候喝上两口。”想到夜间风急天寒,黛阿交代道。

“好,那就多准备些,再给勃鲁他们几袋。”呼盟的天气之冷周虎赫心中有数,考虑到伯咄禄部一无所有,他吩咐道。

“呦,人来了。”帐外传来扯尔歹的声音,周虎赫走了过去。

“扯尔歹兄弟,快快请进。景兰,把奶茶奉上来。来,坐下吧。”

两人分主宾坐下,扯尔歹还有些拘谨,局促不安的样子浑然没了平日的豪迈大方。

“扯尔歹兄弟,尝尝这块熊肉,味道不错。你老兄不要紧张,我有什么可怕的。说起来我还是蛮佩服你的,前几天铁尼格那小子天天念叨着你,我就是那时候知道你的大名的。然后,那天夜里你的表现不错,我印象深刻啊。你是条好汉!”周虎赫笑呵呵地夸赞道,一副热情好客的样子。

“哪里,首领大人过奖,我那点蛮力血勇算什么,不过是头蠢笨的公牛而已。”扯尔歹自谦道,但神采中还是露出了一份自矜。那是勇士的骄傲和荣耀。

“才不是呢,扯尔歹哥哥最了不起啦,前年打死过三条好大的狼,还驯服一匹野马,可惜死掉了。还有啊,……”忽阑忽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伸出细小的指头念叨起来,为扯尔歹鸣起不平来。

“呵呵,你看公道自在人心,连忽阑这个丫头片子都知道你的威名。你怎么不吃?”周虎赫道。

“扯尔歹哥哥一定是想起婆婆和嫂子了?”景兰温婉的坐在周虎赫身后,低声提醒道。

“黛阿,挑两块整肉,让景兰送到扯尔歹兄弟家。丫头,劳累你了。”周虎赫肃然起敬,一个孝顺的人永远都是值得敬重的。

“……大人,谢谢您!”扯尔歹坐直了身子,低声说道。

“扯尔歹兄弟,你愿意成为我的那可儿吗?做我的伙伴,与我一起并肩战斗,共享艰苦富贵,摆脱现在这样的窘境!”晚饭吃了差不多,周虎赫放下剔刀和筷子,突然向扯尔歹问道。

扯尔歹呆住了,他的脑海被这个邀请冲击的一团混乱。成为首领的那可儿,忠诚于首领的事业,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样的机会会降落到他的头上。

“大人,我、我是、罪人的儿子,我的父亲是部落叛徒……”扯尔歹吞吞吐吐地说道,神采在一瞬间消失了。他苦笑着低下头,暗责自己的痴心妄想。

“看着我,扯尔歹!你是灰鼠野雀一样的懦夫吗?!”周虎赫语气陡然严厉,厉声喝道。

“不!我不是!”扯尔歹像是受刺激的公牛,猛地抬起头粗了脖子。他平生最恨别人说他是懦夫,只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个怕死的懦夫。

“那就对了!我的那可儿是扯尔歹巴特尔,不是他的父亲!现在,我问你——你愿意成为我的那可儿吗?”周虎赫嘴角浮出笑容,平静得问道。

扯尔歹犹疑良久,心中经历激烈的斗争,他最终下定决心,跪下道:“我愿意,尊敬的首领大人!”

“哈哈,欢迎你,我的勇士那可儿!”

“首领大人,您是欢迎我吗?”姗姗来迟的小铁尼格裹着冷风进来,诧异的接腔道。

“呵呵,小子,就你嘴贫,赶紧吃饭去。”周虎赫笑骂道,满屋子都是善意的笑声,让小家伙摸不着头脑,低声咕哝着跑到牛粪炉边坐下。

【今天,你们收藏了没有?!!!没有,那还等什么,点击右上角的收藏键吧……O(∩_∩)O】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