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二十五章 凿冰捕鱼 上

收藏书签 字体:16+-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周虎赫满含歉意地向勃鲁一行说道。收下扯尔歹做那可儿后,周虎赫向他说了今晚也要跟随大家一起去捕鱼的决定。扯尔歹便建议再带上几人,都是些跟他一样家里将断炊的困顿少年郎。周虎赫同意了,就是因为召集这些人误了约定的时间。

“首领,这么冷的天气您还是留在大营吧。等明早回来,勃鲁把头鱼献给您!”勃鲁劝说道。

他瞄了一眼扯尔歹带来的几个青年,心中有些担忧。夜间凿冰捕鱼是件苦活计,天黑风冷,在冰面上晾一夜,大多数少年郎和筋骨差点的汉子都是没有毅力和体力坚持到天亮的。今晚随他出工的族人都是经过筛选的壮士,仅有六十个。他实在不愿带上一群技术不合格的外行人,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位是地位尊崇的首领。

“呵呵,放心吧勃鲁,我们不会误你的事。这帮小子跟过来,就得听从你的指挥,不然我赶他滚蛋!我只是来见识一下凿冰捕鱼是啥样,绝不插手乱说话。”周虎赫笑嘻嘻地答道。勃鲁的那点小心思他了如指掌,这种境遇周虎赫少校同样经历过,自然理解他的为难,也愈发喜欢这位靺鞨大汉的率真。

“嘿嘿,那首领请!儿郎们,都给我打起精神赶路。今天要是谁给我捣马虎眼,出工不出力,别怪老子让你全家都喝西北风!各个小队看好你们准备的凿子渔具,轮流拖拽滑雪橇。”勃鲁见周虎赫决心很大,不在说废话,转身向他的族人们发布命令。

“走啦,你们几个小子把工具拉好,都给我跟上队伍,好好看看人家伯咄禄人是啥样的!扯尔歹,你约束着他们。”一声令下,原本还有些散漫的伯咄禄人像是一台复杂的纺织机突然受力,立即运转起来。那些干练的汉子五人一组,用缰绳拽着木板组成的雪橇向西南走去。周虎赫微微颔首,心中对这只颇具军队风格的小队伍暗赞不已。

“勃鲁,叫你的人过来把这几个皮囊子分了。夜里风寒,我让黛阿给你们准备了一些马奶酒祛寒解乏。”周虎赫把七八个鹿皮囊子提过来,向勃鲁招呼道。

勃鲁一愣,旋即紧紧地攥住拳头,心中百味交陈地吼道:“挞懒、挞喇,你们兄弟过来!众位族人,我们的首领周虎赫大人给大伙带来了几皮囊子马奶酒,好叫你们祛寒解乏。这样的恩德伯咄禄人要铭记在心,时时不忘!”

定居黑水畔时,冬天捕鱼的靺鞨人都有拎壶烈酒的习惯。天寒地冻的要是没有酒水,那真得不知道该怎么活。出发前勃鲁搜遍部落各家,也没有刮出一滴酒水来。想不到半路跟来的周虎赫竟然心细如发,连这点小事都照顾到了。这种细致入微的关心怎能不让受尽磨难的勃鲁殊为感动!

“感谢首领!吾辈不忘恩德!”

“首领,这两个小崽子是对双胞胎,能活到现在也是天神庇佑,他们两个是伯咄禄年青一代中的翘楚。浓眉大眼有点憨的是哥哥挞懒,这个矮壮结实的是挞喇,两个小兔崽子还不把首领带来的皮囊分下去。”勃鲁微笑地向周虎赫推荐族里两个后生仔,满脸的慈爱。

“这兄弟俩跟你的关系不浅啊,不会是你的小子吧?”看出中年男人的爱护之情,周虎赫打趣道。

闻言,勃鲁干笑着摇摇头,迈开的步子慢下来,有点感伤道:“首领说笑了,我哪有这样的好福气。他们是我在渤海军中服役时结识的一位兄弟之子,不过也算是我的半个儿子。”

“噢,想不到你还有些故事啊!”军人之间的感情最真挚,尤其是在战争中建立的性命之交。勃鲁的故事不需再讲下去,周虎赫心中就有了几个不同的版本,而且可以肯定相差不会太远。

“对了,跟我说说渤海人的军队现在如何?他们还有大祚荣、大武艺时代的强悍吗?”周虎赫紧了紧衣襟,换个话题问道。

“呵呵,粟末靺鞨若是还能大用,又何必拿着钱粮布帛招募我们黑水人为他们打仗呢!渤海早就没了一百多年前的风光,现在的粟末人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周边稍有实力的大部落都会去打草谷。他们王室内讧不断,官僚贪婪腐败,军队武备废弛,好好一个国家被折腾得乌烟瘴气!亡国无日啊!”勃鲁牛@逼哄哄地感慨道,全然没注意到周虎赫暗暗偷笑。

“想不到勃鲁你还有几分文人伤春悲秋的范儿啊,不错不错。”周虎赫无良的调笑道,一个满脸胡子粗犷大汉说出这样的政治评论,着实让人啼笑皆非。

“嘿嘿,大人取笑俺了。那些话也是俺在铁利府听一个儒生说得,觉得确实很有道理。黑水各部若是有壮士一万,必能取而代之,可惜诸部各不相统,内耗不断!”勃鲁颇有些惋惜的感叹道。

周虎赫闻言凛然,对他的这位属下不觉另眼相看。可不是吗,渤海在四十年后被契丹轻松灭亡,但是小股遗民加入了黑水靺鞨。又过200年,一个叫阿骨打的完颜部非人类仅靠着3700名野人起兵,数年内竟把不可一世的辽国灭亡,打出了女真满万不可敌的名号。旋即入主中原,又给华夏造成巨大创伤。

若是现在靺鞨一统,一万兵马灭亡渤海不过反掌观纹而矣。野蛮人啊,果然不可小觑!

“勃鲁,我观伯咄禄人行动颇有章法,似有军队作风,你是怎么做到的?”心存改革的周虎赫问及伯咄禄人军事建制的问题,想借鉴靺鞨人的既有办法。

“我族部民多有在渤海军队服役的经历,吾亦有之。众人发现组成军事编队不仅有利于战斗指挥,对狩猎捕鱼也有裨益,于是便把族中男丁按照血缘远近组成人数相等的队伍,自选能服众者为头领,人民听其号令。首领可是觉得不妥?”勃鲁有些忐忑地回答道,看周虎赫陷入沉思便闷声赶路。

“唉……真是好办法啊!那夜若是没有我在,合剌赤惕人断然没有胜利的机会。看来,你们的办法是一定要推广的!”周虎赫感叹道。

勃鲁想了想,欲言又止。

苍黛色的天空上乌云流转,高空罡风呼啸着把它们推向东南。天穹下没有一丝光亮,皎白的月牙儿藏起了笑脸。众人举着火把,一字长蛇般摆开在无边雪原上。放眼眺望,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莹白,远处还泛着点苍黄。寂静的夜间偶尔传来几声狼嚎,似远似近,但很快就被靴子踩在厚厚积雪上的声音盖去。

扯尔歹所说的湖淀子位于后世金河流域,呼盟地区河川湖泊众多,此时更是数不胜数。这些小湖泊并不大,且受季节影响很明显。夏季丰水时,河水倒灌,一片汪洋,秋冬天干就萎缩成一弯沟塘。

闷头走了半个时辰,扯尔歹宣布前方就是连串的湖泊。其实不用他说,单是那些高深的枯草和低洼的陆地边缘就表明目的地已经到了。

“就在这里扎营,赶紧支起棚子。你们去割些深草,寻来干树枝生火。剩下的人准备工具,去几个看看周边环境,小心冰炸。都给我麻利点!“勃鲁立即风火地吩咐下去,而周虎赫却在一边兴致盎然的看着众人忙碌。

【正在申请签约中,恳请众看官收藏、推荐!小弟在此拜谢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