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二十八章 祭祀

收藏书签 字体:16+-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这条法则不仅在汉人的国度里行得通,似乎在蒙古利亚各民族中都畅通无阻。祭祀和战争,是人类社会进入父系阶段后最为重要的公共活动。

祭祀的类别很多,野蛮人们似乎把一切能够祭拜的东西全都拉到了他们的祭坛上。他们祭天拜地,悼念祖宗,这是最正常的一类,至于其他山川河流,虎熊鹰雁,连大树火堆也在其列的,那就数不胜数了。他们信奉万物有灵,认为一切无法理解的存在和强大生物都值得人们崇拜。

祭祀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拜祭天地万灵可以祈求神灵们赐福与祭告者,保佑他们生产生活都顺利,牧人牛羊成群,猎人守株待兔,男人雄起不倒,女人生娃无数。而且,这种集体活动本身对维系部落氏族的团结同样意义非凡。通过向神灵发誓,对共同祖宗奠告,借以增强众人的归属感,加强群体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在落后的生产条件下,这种后人视为无聊的活动乃是部落生活的头等大事!

合剌赤惕的古列延陷入一片宁静,这片区域里的每顶帐子似乎都失去了人烟,静悄悄的连一向好动的孩子和狗儿也闭上了嘴巴。所有穹庐的门帘都是落下的,天窗上连一缕青烟都没有,路上看不到任何行人。

在札兰图祭司的大帐外,开阔的场地被平整一空,清扫的干干净净。场地东边一侧筑起了一座土木结构的祭坛,两侧燃起一堆堆熊熊烈火。火堆燃烧的哔剥声是这里唯二的声音,另外就是萨满们跳神的法器撞击产生的声响。

札兰图和他的祭司伙伴们穿着花花绿绿的奇装怪服,披散头发的脑袋上戴着由各种鲜艳的鸟羽和兽毛组成的帽子,伴随人的舞动乱颤不止。他们的衣物很单薄,颇具脑残非主流的装扮特色,一缕缕的长布条迎风舞动。身体剧烈的扭动,让人不禁猜测他们是被寒冷所冻,抑或真是拜神的需要。

祭祀是庄严的公共活动,所有够资格参加的部落男子们都换上了他们最好的衣服,装扮的利索干净。此刻,他们一个个郑重其事的盯着祭坛前狂舞乱颤的巫师,沉静刚毅的脸上写满凝重。

在这样的气氛里,每个人都会不自觉的被萨满巫师营造出的宗教氛围所迷惑,野蛮人淳朴的心神完全陷入了对神的尊崇中。

周虎赫目光清澈地看着札兰图他们的表演,面色毫无变化。以业余叫兽的眼光来看,这些巫师的表演实在没有什么能够拿出手的。

要知道,在科技时代成长起来的周虎赫可谓见多识广。眼前的这些小把戏,比之集声、光、色、音于一体的邪教活动现场简直不值一提,营造的气氛更是相差不可里计。看惯大海的波澜壮阔,又岂会为小河的浪花翻腾赞叹不已。

但札兰图的目光投来时,周虎赫也会装模作样的弄出一副深陷其中的样子。

跳神活动持续半个小时后,随着札兰图发癫似的一串长喝,围着火堆伴舞的巫师们停止颤抖,一个个单膝跪下,并仰头望天举起手中的法器,发出让人无法听懂的呜咽声,听得众人心惊肉跳。

“来人,把牛马牺牲带上来,准备进献腾格里!”札兰图翻起白眼,一幅正与神灵沟通的样子,高声喝道。

侍立在火堆边的祭人舀起小木桶中的马奶酒泼向天空,奶白色的酒液划过一道痕迹,将淡淡的酒香扩散到空气中。几名健壮结实的汉子连拉带托把一对牛马牵入场内,立即就有孔武壮硕的猛士执铁锥利刃迎上去。

那两头可怜的畜生似乎也意识到大事不好,从庄重的气氛中嗅到了危险。它们焦躁的挣扎着,发出阵阵哀号,眼睛中很快就溢满泪水,祈求的神采让人心酸。

但是命运已经注定!

人类在蒙昧时代的祭祀总是很残忍,《说文解字》中‘祭’的解释是祭祀也,从示,以手持肉也。但是取肉的过程却充满血腥,让文明人觉得惨不忍睹。

手持锥刃的壮士完全无视牛马的哀鸣祈求,他们挽起衣袖,摆开姿势立定于牲畜身侧,神情狰狞地举起手里的铁器狠狠刺入牛马脑后脆弱处。锥刃没入泰半,拔出后伤口的鲜血井喷一样涌出,那牛马哀鸣一声便抽搐倒地,温热的血水在冻土上积出一片红色小池。

俄而,又有人将两只洁白的山羊送上来,现场宰杀剥皮后,奉上祭坛前的供桌上。

随后,札兰图开口说道:“祭礼已成,请周虎赫首领拜祭腾格里,献祷词!”

周虎赫浑身一抖,回过神后赶紧大步走上去,在札兰图的引导下走到放满祭品的供桌前。他单膝跪下,右手抚胸,恭敬地向祭台行礼。身后,札兰图又开始跳抖吟唱,空灵的嗓音飘荡在祭场中。

“@#¥%%#%……&¥##%&”

把一串晦涩的祷词背诵完毕,周虎赫转身走到牛马牺牲的尸体边,接过壮士斩下的兽首,提到供桌上摆正,同时做了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小动作。

“永恒至大的腾格里啊,合剌赤惕人推举的新任乞引莫贺咄周虎赫,在您的见证下改名奇雅特•忽必烈。从此我将作为一名蒙兀人,忠诚地侍奉您、敬畏您,代您抚育苍穹下愿意顺从您的意志和威严的人民。假如长生天您庇佑,就让我如愿吧!您的子民奇雅特•忽必烈敬上!”周虎赫向着祭台三拜之后,昂首向天慷慨激扬地祈祷道。

改名的想法早就有之,每次听到部属们呼喊他的名字,周虎赫就为那别扭的发音感到浑身难受。既然成为了蒙兀人的头领,入乡随俗也就理所当然。但是在拟定蒙兀姓名时,周虎赫好生费了一番心思,铁木真这个名字太逆天,忌讳又深,用之不详啊!

也速该、帖木儿又难合他意,最终定下忽必烈这位元朝开国皇帝的名号,是因为这位用汉法、任汉臣的胡主能够顺应历史潮流,推进蒙古族社会的进步,缓和了汉蒙民&族%矛盾。比起他的祖辈,这位跛腿皇帝在文明的大路上更近一步。

奇雅特氏,是蒙兀室韦的传统贵姓,后世的黄金家族就是它的衍生分支。

周虎赫的祷词让札兰图和参加祭祀的众人傻了眼,这段告词并不在计划中,完全不符合以往的祭告传统。札兰图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对跪拜在那里的年轻首领擅作主张极为不满。他觉得自己祭司的权利和尊严被践踏了!

就在众人一片瞠目之时,一段空幽的乐声缓缓响起,源地似乎就在祭台的神位上,乐声越来越近。

札兰图惊慌失措的跪倒,面朝神位喃喃自语,场地里的众人也被这神异之声所震慑,纷纷跪伏在地。

“蒙兀人,是你们的祈祷和献祭,唤醒吾之沉睡。子民们,吾将赐福你们的虔诚!周虎赫,吾命你为长生天使者,所有吾之子民都将服从你的号令,你要教他、爱他、哺育他,让吾的荣光和慈爱普泽万民!”

“札兰图,吾之祭司,你要辅佐你的首领,忠实神的教诲,让吾之信众富足安乐!你死之后,吾允你魂归天国,永享人间无有之极大快乐!”

“合剌赤惕的众人,信仰吾,服从吾的使者,吾赐你们生前安乐富足,死后回归天堂,得享十世极乐!倘若背弃吾,叛离吾的使者,必受无尽之痛苦折磨!”

“众人啊,吾之教诲尔等当牢记在心,不与他人言。自此之后,必忠必信,自有福报!”

威严浑厚而又神秘的声音缓缓流淌在众人的耳边,每一个虔诚的长生天信徒都竖起耳朵,一字不漏的记下长生天的教谕。

那神秘声音消失后,空幽的音乐也慢慢远去,仿佛天神真得离去了。众人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不能描述的狂热和欣喜。

腾格里降临合剌赤惕,并且降下那样的神谕,这是一个多么让人难以置信、多么幸运、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啊!合剌赤惕人再这一瞬间产生蒙神眷顾的优越感和使命感,他们的精神面貌顿时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恭送长生天!吾等必不负使命!”周虎赫高声喝道。

“恭送长生天,吾等必不负使命!”数百人的齐喝声直通云霄,气势磅礴。

周虎赫站起身,悄悄上前把藏在祭品干货中的手机取走。

“祭司,想不到您竟然能够唤醒长生天,还让众人获得如此殊荣。我合剌赤惕部落振兴的时机到了!哈哈哈……”周虎赫兴奋的大呼,满脸崇敬的看着迷惑不已的札兰图。

“呃……首领、得蒙长生天眷顾,值得庆贺!”札兰图赞叹道,此刻他心中的惊涛骇浪不足与外人语。

周虎赫环视一圈场中的部民,迎上的是他们敬畏和兴奋夹杂的目光。他微微一笑,自知今天的冒险获得了空前成功,这必将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

【哈哈哈,这章装神弄鬼是为以后做铺垫,很重要的!今天果然没能补上一更,就不道歉了。

呵呵,今双喜临门,一是本书签约合同到了,很开心。第二嘛,我弟弟在全省车工比赛中一举荣获第一名,拿到了全国技工比赛资格。太开心了!

虽然没加更,但这章3k,比平时多了哦。】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