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二十九章 朴素的狂欢

收藏书签 字体:16+-

祭典过后便是举族狂欢到夜深,部民们广场上燃起了一丛丛篝火,映照的每个角落都是明亮的。祭献的牺牲被肢解成小块,还有鲜鱼无数,放在几十口大瓮中炖煮了一个下午,空气中弥漫着肉香味,勾人垂涎。

晚上的天气很好,持续的狂风似乎通解人意,竟然停下肆虐的**威。火堆熊熊燃烧,阵阵热量在扭曲空气的同时赶走了难耐的酷寒。豪爽乐观、能歌善舞的蒙兀人把它们全部的热情投入到欢庆中,每一个男女,无论老少都在尽情欢笑。

孩子们吃饱肉糜之后,成群结队的打闹嬉戏,儿童的天真在这时完全显露无遗。少年男女们聚在一起,平时最粗野无鄙的捣蛋鬼都化身成小绅士,细声细气地邀请心仪的少女走入舞场。就连莽萨尔这样的中年大汉,也拉着腰粗若桶的大婶一起扭转高歌。

周虎赫坐在高台上,笑呵呵的看向场内陷入欢乐海洋中的众人。属民们的喜悦溢于言表,每个人都把心中的苦恼抛到天边,尽情享受这难得的快乐富足。自入冬以来受到的苦难抑郁,把这些朴实的男女们拖入死亡的阴影下,今天的欢闹总算给予了他们宣泄的途径。

“首领哥哥,你为什么不下去跳舞啊?你看大家多快乐,就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像个白胡子的老爷爷一样安静!首领哥哥,景兰姐姐在那里,我带你去找她,大家一起跳舞唱歌,好不好嘛?”一个娇脆的声音在周虎赫的耳边响起,如同一只刚学会唱歌的小百灵鸟般婉转。忽阑红扑扑的小脸浮出一层细密油腻的汗珠,火光下放佛镀上了一层金漆。她粉嫩地小嘴凑到周虎赫耳后,整个人伏在他的背上,一张小脸笑成花朵儿。

“小忽阑,被你阿妈看到你这个样子,小心白嫩嫩的屁股又要挨打哦!一点规矩也没有,快点下来!”怜爱这个混血小丫头是一回事,在公共场合维护上位者威仪又是一回事。周虎赫虎下脸,反手抓过小丫头斥道。

“咯咯,我才不怕呢,阿娘在那边跳舞,看不到这儿。首领哥哥最好,肯定不会告我状!”小丫头狡黠的笑着,一双月牙眼儿眯成一线,得意的搂住周虎赫的手臂回答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好你个小东西,人小鬼大,心眼倒是不少啊!怎么,专门欺负对你好的人啊?那看我以后还疼不疼你!”周虎赫佯装大怒,恶狠狠地说。

“不要啊~,首领哥哥,小忽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讨厌人家,好不好嘛~”威胁果然见效,小丫头看到宠溺即将失去,立即抓紧周虎赫的手臂,可怜兮兮地哀求娇嗔。

那张清秀的瓜子小脸和淡蓝的大眼睛布满惊慌,编贝玉齿轻咬红唇,仿佛受到了莫大委屈一般。周虎赫看着忽阑略带妖媚的脸庞,耳边是她轻细的低喘,竟然因为这个小妖精而感到面热。

我是禽兽啊、不、是比禽兽还禽兽!十岁不到的小女孩我都能意**,这要多么逆天的孽心!长生天啊,你惩罚我这个大**#棍吧!……看来,搞个女人泄泄火很有必要了……不过,小忽阑真是天生媚骨啊,不知道养大、我呸呸,你个畜生……

“呜呜,首领哥哥不要我了,呜呜……”

小忽阑低低地呜咽声唤醒了胡思乱想的周虎赫,更让他好生尴尬。

“呵呵,别哭啦,再哭就要变成小花狗了。哥哥原谅你,保证不会讨厌你,好了吧。”

“真的?哼哼,你才是小花狗呢,讨厌!”小忽阑听到保证后,果然停住饮泣,推下周虎赫为她揩泪的手臂,破涕娇笑道。

“死丫头,别再闹了,以后不许在帐外玩闹,记住没!?周虎赫不悦地喝道。

“哦~,首领哥哥,咱们去跳舞,好不好啊?“小忽阑有点畏惧地缩了缩小脑袋,大眼睛骨碌碌转两圈,又捉住周虎赫的手臂撒娇道。她与姐姐打赌,要把周虎赫请下场跳舞,这会儿自然卖力无比。

“呵呵,你自己去玩吧,我就算了。“周虎赫拒绝了。在传统中国人的眼中,上位者的脸谱总是泥塑木偶的。他理应伟光正,绝对高大全。像这样与平民围着火堆扭来跳去,是不符合他地位的。周虎赫正是抱有这样的想法,何况那些人粗鄙简陋的所谓舞蹈,也确实让他瞧不上眼。一大群男女,一个小时里,跳来蹦去就那几个动作姿势,太他妈的寒渗人了。鄙视啊……

“首领哥哥,你为什么不去啊!以前我们欢庆时候,首领都会跟大家一起跳舞的!”忽阑眨巴着眼睛,不满的抱怨道。

“噢~过去老首领也会吗?”

“嗯,老首领爷爷还和阿妈跳过呢,而且特棒!大家一起多好哇,又热闹又好玩,哪像首领哥哥,好讨厌!”忽阑扁起小嘴,气呼呼的样子可爱极了。

从她的神色和眼中,周虎赫看到了诚实,觉察到自己观念的错误。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跟你下去玩玩吧。走!”作出决定,周虎赫拉起欢天喜地的小忽阑,大步走向景兰所在的火堆处。

“首领……”

“忽必烈首领!”

一路上,欢乐舞动的众人向周虎赫行礼退让。

“大家尽情玩乐,不必看我!”

“首领大人,……”景兰脸颊火热的看向与妹妹一起走来的周虎赫,有些不知所措的愣住了,围在她身边的少年男女们纷纷退让。

“呵呵,别说话,大家一起跳舞,都来啊!”周虎赫主动上前,拉起景兰的小手舞起圈来。

“噢噢,我赢喽,啊、你们等等我啊!”忽阑一声欢呼,加入狂欢的行列。

野蛮人的生活确实很乏味,除了吃便是睡,所有的生活千篇一律,日出劳作日落休息,似乎除了**事便无其他娱乐活动。他们的头脑很简单,创造的娱乐方式简陋的可笑。一群人扭来舞去,便是所谓舞蹈,兴头上来扯开嗓子吼两句,就是唱歌。

比起他们,天生五音不全的周虎赫找到自信,大出了一次风头。他身材匀称高大,健美有力,浑身充满阳刚之美。在无法忍受动作简单的古典舞蹈后,他拿出在部队跟文工团妹妹学来的军体舞,只一会儿就让所有人自惭到死,个个停下来,眼睛眨也不眨的欣赏他们首领的天舞,喝彩声连绵不绝。

随后,一展歌吼、没错,就是“吼”、的周虎赫又技压群雄,让部民们折腰。

狂欢持续到夜深,众人才意犹未尽地各自回家,谈论他们的青年首领时,更多了三分亲切。

【很不好意思,因为考试的原因,这一章发晚了。这是补昨天的,今天的那章争取赶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