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三十三章 预备完成

收藏书签 字体:16+-

啜罗勿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他们同意了青年首领忽必烈的军事改革方案。满心不甘而又无奈地答应将蓄有的奴隶释放,遵从蒙兀人的部落习俗。

周虎赫再一次取得胜利,尽管这个胜利来得有点牵强,还附带了部分隐患。但是伟大的、划时代的改革一旦拉开帷幕,他相信没有人能够知道未来会有多么辉煌。回鹘人此时的怨怒在看待丰厚战利品之后就会立即烟消云散,并且将成为这一制度的坚定拥护者!

改革前期的说服工作已经完成,那么正式开始编户抽丁、训练部众就迫在眉睫了。当勃鲁的渔猎大队返回时,他们不仅带回来一千多斤的鱼虾水货,还给疑虑重重的部民们注入一针镇定剂。他们无须再担心这个冬天太漫长,稳定的食物来源和充足的燃料足以对抗饥饿和酷寒的侵害。

“札兰图祭司、莽萨尔、勃鲁、巴里岱、颉质略,我们的计划已经可以实施了。首先要计算各氏族可以作战的男丁人数,把这些人按照什伍编制纳入十户和五户中。选拔丁壮的标准是十五岁到六十岁之间的全部男性部民,任何能跨马弯弓的一律都不能放过!”

“各百户编选时要注意几个小原则。第一、父子一家尽量不要编到一个五户中,以免在战斗中全部折损,断人香火。第二、有特殊武艺者纳入一个编制,比如射箭优秀的可单独组成一个五户。第三、五十岁以上老人、十八岁以下的毛头小子、体弱多病者,要把他们编入一个十户,让精悍强健者组成一个十户,如此善战之辈能相互攀比竞争、自强不息,衰弱年少者可同病相怜、相互扶持。狩猎作战时亦可以用于不同方面,避免弱者拖累强者,自缚手脚。第四、选择什长伍长时,同等年纪选勇者,同等勇悍取长者,切勿使众人心生怨隙,以公允明正为准绳。”周虎赫郑重的向大家交代道。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后世周虎赫尚不能体味到这句朴实话语蕴含的深刻道理,当今日自己实践时,才发现白手起家者的艰辛。俗话说,有多大的锅烙多大的馍,底子太薄想干大事不容易呀!

新合剌赤惕部落五个氏族总计人口三千七百多口,可带把的成年男子竟然不足七百,剩下的全是孤儿寡母。这七百人中还有赤拉都那样的废柴和札兰图似的巫师、莽萨尔般的残废、巴里岱一样的伤员。妈呀,这样七除八扣,能整出五百余众都是长生天保佑!

背上这个包袱,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一路顺风吧。

随后的几天里,合剌赤惕部落像是扭满发条的钟表,没头地运转开来。打造兵器的草棚子没有一刻钟是安静的,叮叮当当的锻造声回荡在古列延上空,如同一首单调的乐曲。但是任何一个人在看到首领大帐外木架上摆着的马刀、矛首和铁箭簇后,都由衷的希望能天天听到这样的音乐。

男人忙碌地日子里,女人和孩子们也不得安闲。蒙兀女性勤劳坚韧的一面在这几天完全展现出来了。这些伟大的母亲,矮壮的身体似乎永不知疲惫,他们不仅承担了繁重的家务,竟还能组成队伍跟随男人们出去捕鱼。劳动力的紧张状况因为她们的补充得到一定缓解。

在百户编制行动中,周虎赫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他亲自走访每一顶帐篷,用一位军人严谨认真的作风对待这项工作。在他的笔记本上,记录下每一个家庭的人口数量、家庭情况和牲畜种类,这是掌握属民动向的第一手资料。目不识丁的蒙兀人还没脱离刻木结绳以记事的阶段,更有许多人连姓名都没有。他们好奇的看着周虎赫写写画画,不知作何之用。兴致上来时,周虎赫也会给这些人一个小惊喜——赐给他们一个姓名。

百户编制的具体情况果然如周虎赫所预料,让人失望极了。剔除老弱病残,七个百户可用之士不满五百,那些躺在帐篷里哼哼哈哈哈的伤员们在未来一个月都是无法指望的。这样的基础,叫周虎赫不得不挖空心思去提升属下的战斗力,为了理想,还能如何!?

在拟定的训练计划中,周虎赫打算在开春前的三个月里通过一整套训练项目提高部落兵的体能、武艺、配合意识和作战常识。具体操作方案来自两个方面——人民军队的新兵入伍训练科目精选和铁木真蒙古军的特色作战。

实际上,周虎赫对冷兵器时代骑兵作战也知之不详,记忆中的那些东西要么是网友东摘西抄汇集的所谓真相,其他便是汉家典籍兵书记录的中原骑战战法。至于对蒙古骑兵的许多意**,大多是让人嗤之以鼻的幻想,什么弓箭制胜啊,大迂回啊,貌似在这个时候都不适用啊。

根据自己的理解和猜测,周虎赫认定眼下训练的主要目标有三项:强悍的体能、精练的格杀武艺和令行禁止的服从精神,其中尤以服从命令最重要。

经过战争、逃亡和饥寒交迫考验活下来的蒙兀人和伯咄禄人大都是青壮年,相对来讲体能都还不错,只要食物保证供给,这个不是问题。格斗技术嘛,周老虎充当教练绰绰有余,不过是把步战的武艺改造一下,适应马上作战而已,部民们在狩猎和实战中也凝练出一些武功底子,教起来可以互相佐证。

令行禁止的问题比较麻烦,这些牧人们自由散漫惯了,要想约束住还要多用手段,而且要求也不能高。

铸造的兵器进行了分配,马刀、骑矛和铁制箭簇按照每个人的能力和建制需要进行分配。大多数勇士获得了马刀,强弓手得到了更多的铁箭矢。

训练和装备乃为战斗服务,必须适合己方军队的战略诉求和战术需要。草原的战争不同于中原,这里是骑兵的天堂。原本周虎赫没有考虑马匹的问题,牧民们谁家不畜养牛马,畜生对牧民来说,既是生产资料也是生活资料。但是检查武备时,周虎赫发现部分兵士的坐骑堪比小铁尼格的那匹祖传秃尾巴,瘦弱不堪用!

还好部落中有马两千余匹,经过协商借调,每一名战士都有了一匹不错的健马。

另外,周虎赫发现来自黑水畔的靺鞨人似乎更热爱步战,他们的骑术差蒙兀人不止一筹。于是,别有想法的周虎赫对此进行了调整,伯咄禄的一个百户被改成专业步卒,他们装备了一种纪元前诞生的西方冷兵器之王——弩炮。

这种希腊人发明,罗马人弘扬的重兵器可谓火药出现前,人类对物理利用的最高典范。它制作容易、操作简单、精度极高,而且造价比起中国式床弩要低廉很多。草原上很么都缺,就是不缺动物筋腱鬃毛。在周虎赫的提点下,一具简陋的小弩炮诞生了,这种可以发射姆指粗的长箭和石块的轻弩炮一个人就能背负,一匹马能够驮两台,方便快捷,很适应骑兵作战的机动灵活要求。

古列延战术,车阵,从防御开始的反击战,哈哈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