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三十八章 黄羊 下

收藏书签 字体:16+-

雪原上,马儿奔跑起来,周虎赫带上部民中的强健者向大泽开赴,随行的七十余人无一不是精挑细选的狩猎好手。

迎风奔驰,锋利如刀的寒风扑到脸梁上,**的皮肤早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在寒风的侵噬下,通红的面颊和鼻子因为寒冷而变得麻木。

二十多里的路面全是冰雪覆盖的平原,几十匹马拉着雪橇用了半个多时辰才走完。若是换在秋高气爽的晴天,放马狂奔只需要一半的时间。

远远地看见芦苇荡外围搭起的茅草屋,合剌赤惕部民们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到了。每个人都贪婪的扫荡着连绵接天的高草丛,仿佛那里埋藏着万两黄金。

早早发现有人来而戒备起来的渔猎队在看到是自家人后,全都笑呵呵地迎上来,热情地跟每一个关系不错的来人打起招呼。

“哈哈哈,勃鲁啊,你们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呦,感谢永恒的长生天,雪中送炭哪!先跟我说说情况吧,让大伙缓口气。”待到勃鲁抚胸行礼后,周虎赫乐呵呵的拉起他粗糙的大手赞叹道,径直朝一间生着火堆的茅草屋走去。

两人围着火堆坐下,立即有年轻的小伙子端来热腾腾的开水。挡风的陋室、温暖的火堆和滚烫的开水,很快驱走了周虎赫浑身的冷意,他顿觉百骸间有一种舒爽的暖流在欢畅流转。

人最快乐的时候,不是得到了贵重的宝贝,而是获得了最需要的东西,譬如尿急时的一个廉价马桶。

“说起这群黄羊啊,还真是它们命不好。我们一直都在沿河的冰泡子捕鱼,这些天逐个推进,收成还蛮不错。颉质略那个百户今天闹矛盾,我听好像吵了几句,随后他就带了十几个人出走单干。我寻思着反正相距不远,还能出什么大事不成,也就没跟过去瞧瞧。”

啜罗勿人内部的龌龊已经激化了吗?颉质略压服不住属民了?

勃鲁缓了缓,等周虎赫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才继续说道:“大约做好一顿饭的功夫,颉质略派了两个人找到我,当时说他们发现一群黄羊的踪迹,让我带人跟过去。”

“……在一片凌乱的草丛里,我们看到很多被羊群噬啮的草叶,分布极广泛的杂乱痕迹,还有羊屎球儿、羊毛等等。按照大家的推断,这个栖居于此的黄羊畜群最少两千,多则三四千。但是,大伙就乐翻了,心想这下日子要好过啦!”

“我让最精明的猎手两人一组,沿着地上留下的痕迹慢慢寻找,终于在河的对面发现羊群的踪迹。它们在河边的一座低山下停住了,那儿背风临水,深草连片,是个栖息的好地方。”

“跟住它们的踪迹就好,对拉,你们没有采取行动吧?”黄羊群已经被发现,就是砧板上的鲜肉了。忽然想起来时看到这儿人很少,周虎赫紧张的追问道,怕极了听到已经动手的消息。

勃鲁苦笑着摇摇头,狠狠地掰响手指回答道:“没有。我们人少、马少,弓箭少,若是真围上去,恐怕收获难以拿出手。我让挞喇回去传消息,本是希望首领能把全部的丁壮都带出来,可没想到……唉!”

至此,周虎赫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勃鲁在看到援兵后会满脸失望。

“呵呵,勃鲁啊勃鲁,这一次你可是要看走眼喽!是嫌我带来的人少,对吧?放心,凭这些人够了,我让你见识一回啥叫兵贵精不贵多!”周虎赫拍着大腿,神秘兮兮地吊足了勃鲁的兴趣,却死活不愿意说出他的想法。

“去,把蹲点的兄弟和捕鱼的全部召回来,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蓄足劲头晚上行动!”周虎赫发布的这个命令让传令人摸不着头脑,愣了半天才磨磨蹭蹭地跑出去,还一步三回头,等着首领随时更改。

“首、首领,哎哎,那个谁等一下!你确定是要让大家回来,不是咱们现在就赶往小山?”勃鲁慌忙叫住传令兵,惊疑的问道。

“没错,你们只管服从就行!快去!”

#################################################################

塞北冬季的黑夜来得很早,太阳只要西斜落山,黑暗很快就会笼罩大地,尽情释放他的**威。

落日的余晖淡去,空气中仅有的暖意似乎也随之消弭,寒冷成为黑暗的永恒伴侣。

呜呜低吟的西北风掠过连绵的小山和平原,尽情的肆意狂奔,只是苦了摸黑走在荒野的合剌赤惕人。

简单的吃一顿晚饭,整装待发的部民们在周虎赫命令下,熄灭茅屋里的火堆,按照百户编制向着今晚的目的地出发。

“首领,你的那个办法真的有效吗?”颉质略还是不放心,他从自己的百户队列中跑出来,站到周虎赫身边问道。

“放心吧,肯定不会有意外!扯尔歹,小铁尼格,等会可不要给我掉链子啊!”周虎赫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向经过他身边的两个熟人笑道。

“大家看,按照扯尔歹画出的地形图,东边是河道,这儿光滑而宽阔,西边的小山长满树林。我估摸着,最合适埋伏射杀羊群的地方就在小山两边的凸麓地。唯一不好的,是地形狭仄,只能容下很少人。”周虎赫道。

“首领,你说的那里恐怕不行,山在上风向,黄羊宿栖地靠山近,我们发出的声响和身体散发的气味都会惊动它们!最好能绕个圈子,在东北边河道转弯处。……嗯,首领,要不还是一哄而上,能抓多少抓多少吧!”

对周虎赫的自信,众人都没有信心,可偏偏他又不肯告诉具体办法,只是反复强调用光吸引羊儿过来,猎手们只用射箭就够了。

“就这么办啦,选在这儿!最好的二十名弓箭手跟我走,剩下两百五十人,窝儿歹、颉质略、勃鲁各领一队,远远包围这儿,以防万一。不过,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擅自发起突击!”周虎赫森然强调道。

旋即,各部分行动起来。

“哼哼,我看他自信满满,万一连根毛都弄不到,怎么向大伙交代!”骨咄禄恨恨地咕哝道。

“嘿嘿,说不得长生天真的保佑他呢,是不是?”图迷度酸溜溜地看着扯尔歹催促众人加快步伐,也不满地附和道。

“嘘~~大家步子轻一点。扯尔歹,看见羊群没有?”周虎赫摆手示意,让后面的人小心一点,咬在扯尔歹耳边低声问道,声音细不可闻。

“正南偏西,不足一箭之地,好多羊啊!”扯尔歹压住嗓子道,兴奋让他的声音都微微颤抖。

周虎赫动作熟练而轻快的把两只车前灯接到蓄电池上,轻缓地领着大家又往前走几十米,在一个缓坡上停住。他把灯头指向羊群的方向,右手坚定打开了电源的开关,一束刺眼的白光射出来。

跟随其后的人群发出低沉而压抑的惊呼,有几人甚至朝着灯头跪下,虔诚的祈祷起来。

半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一只黄羊沿着灯光走来,周虎赫心中急躁起来。他觉得身后看向自己的目光变得不再崇敬,似乎还有一分嘲讽。

怎么回事?他妈%的,你们这些该死的肥羊看不见灯光吗!色盲!快点都来啊!亲们,求求你啦~~~

就在周虎赫备受折磨,几乎怀疑他记错了黄羊生活习性的时候,一只健壮的长角大羊走到灯光下,踌躇片刻后慢腾腾向光源走来。

耶……成功了!

“小铁尼格,用我的长弓,听发令,准备射死他!”身后弓箭手们一个个跃跃欲试,周虎赫直接点名让小铁尼格上场。

咻~

一只长箭射出去,闪电一般贯穿了那只大羊的颌下,让它没有任何痛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又来了,扯尔歹射左边的,铁尼格射中间的,来一个射右边那只。”周虎赫沉着的发号施令,嘴边已是笑意荡漾。

【紧急请求支援,这本书还有两天就要从新书榜下来了。可惜俺还没有尝过冲进13名内的滋味。现在,承蒙大家厚爱,已经杀进三十名。我有一个野望——在下榜之前,弥补这个遗憾!

恳请法力无边的兄弟们,用你们强大的火力让《蒙兀帝国》风光一次,哪怕只有半个小时!!!!!!!!!!!!!!!!!!!!

呃,今天竟然收到两张黑票,好受伤……】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