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三十九章 立威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一夜,是黄羊种群的血色之夜,无数条生命惨遭毒手;

这一夜,是合剌赤惕人的欢喜之夜,劳动带来的收获给他们的生活再加上一层保险,怎会不喜悦。

两个多时辰里,超过一千六百只黄羊被射杀,这个庞大数字让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沉甸甸的,这是一种踏实感。四千人一个月的口粮就在这一夜获得了,轻松地让人不敢相信。

周虎赫带来的二十个射箭好手早就被轮换下去了,尽管兴奋冲脑的他们每个人都发挥出超越平常的水准。但是连续五十次的频繁开弓,也让他们手臂酸胀无力,不得已退居二线,只能眼睛发亮的看着替补队上来弯弓献技。

“首领,羊群有躁动的迹象,大概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的情况。现在怎么办?”

黑黢黢的夜幕中,苍山密林和无名深草连绵一片。一道刺眼的白光照射在地面上,厚厚的积雪反射光线,形成一片璀璨的银亮,随着灯光缓缓移动。

夜宿灌木草丛的黄羊就是被这迷人的光景所吸引,一个个前仆后继的脱离族群,浑浑噩噩地步入死亡深渊。

无需扯尔歹提醒,周虎赫也听到了林草中传出的声响。那声音不是一个小群体移动发出的,倒像是整个羊群受了惊吓,准备转移的前奏。隐约间似乎有头羊在幽幽低鸣,旋即草丛被绊动的噪声更加混乱,整个羊群动起来。

“怎么回事,那边为什么点起火把了?谁他妈下的命令?”漆黑的夜晚,任何火光都是那样的刺目。为了寻找羊群**的原因,周虎赫关闭车灯,悄悄地站起来看向林草丛,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正当他要蹲下时,目光瞥着对面亮起的几点星火,顿时愤怒起来。

在行动前,他就特意交代另外三只小队切勿擅自行动,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只要守住自己那一方面就算立功。刚才借调弓箭手时,他的那可儿扯尔歹再一次向颉质略和窝儿歹转述了首领的强调。而勃鲁所部,他们就在山后负责屠宰羊儿,趁热把珍贵的皮毛剥下,留作大用。

周虎赫的脸色转瞬阴沉下来,稍作思考,他就肯定对面的那群人隶属啜罗勿百户。而且,忆起下午勃鲁所说的争执,大致也能猜测出事情的原委。

“废物!狗杂@种,这帮婊@子养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啜罗勿人!”怨毒的怒骂几句后,周虎赫不得不冷静下来,就当下的形式做出最优判断,尽最大努力挽回损失。幻想吃下整个羊群已经不可能了,为今之计只有发起逆袭,在黄羊跑开之前尽可能多的杀死它们。

“小铁尼格,立即跑去找勃鲁百户长,让他带人赶紧支援我们。记住,叫他带上兵器啊!扯尔歹、我的部民们,大家跟我冲进去,尽你们最大的努力杀死看到的黄羊,每杀死一只就有一半归你们自己!”周虎赫大声吩咐,打开灯光,率先拔出佩在腰间的唐横刀冲进林草丛里。

黄羊善于跳跃,高度能达2.5米,平地一个纵跳可达6—7米远,下坡时甚至能跳到13米远。它更善于奔跑,最高时速达90公里左右,如果以75公里的时速奔跑,则可以持续1小时。正因为如此,周虎赫只能寄希望于在羊群尚未奔跑起来前杀掉它们。

草丛中,警觉的黄羊发出凄厉的鸣叫声,呼唤同伴离开这个凶险之地。分散在草窝里的羊群动起来,它们通过鸣叫声招呼亲族,传递信息,向着冰河一侧的开阔地奔去。

周虎赫在深草矮灌中快捷的穿行,他盯住了一只体态健壮、正在鸣叫的头羊,瞧瞧侵身过去。就要靠近那只羊时,靴子踩断枯树枝发出响声惊扰了它,黄羊机警地一个跳跃,在空中划过一道黑线,瞬间消失了。

这时,一队向东北方向跑去的黄羊被周虎赫迎上了。他抡起钢刀,一个突刺贯穿一只小羊的腰腹。那羊儿挣扎几下,鲜血狂涌地扑倒在地,很快就失去了生命。被袭击的羊群疯狂的跳动挪腾,在绝境中挣扎求生,不一会儿就让数名猎手受了伤。

荒山下的草窝子面积很大,连绵一片,合剌赤惕人终究人数有限,无法完全围住。很快就被狂躁的羊群发现薄弱处,它们通过特殊的鸣叫引来同伴,迅速突出了重围。雪原上,海阔凭鱼跃,以速度见长的黄羊撒开蹄子向远方逃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小山的背风坡,傍河的一处平地上,部民们汇聚一处,数十支燃烧的火把把这片小地方照得亮堂堂。

周虎赫脸色阴郁地盯住各百户的长官,像是一条躲在岩石阴影下的毒蛇打量它的猎物。火光照在他的脸上,更显三分阴森愤怒。

“颉质略,难道你没有听到我在围猎前的交代?”周虎赫语气平静的问道。

“回首领,我铭记在心。”颉质略低下头,低声应道。他已经感受到周虎赫平静表面下酝酿的雷霆之怒,此刻已是提心吊胆。

“我的那可儿扯尔歹,没有向你再次强调我的命令?”周虎赫又问道。

“不,扯尔歹兄弟再三交代!”颉质略道。

“那就是你故意违反我的命令,公开抗拒上级喽?”周虎赫声调猛然拔高,怒吼声惊得众人皆是一抖。

颉质略脸色苍白,但却坚决的摇头否认道:“不!尊敬的忽必烈首领,啜罗勿百户长官颉质略绝没有这样的胆量!我是冤枉的,刚才擅自行动并非我的命令!而是他,我的叔叔骨咄禄!”

骨咄禄在看到怒气冲冲的周虎赫时,就后悔了自己的冲动。因为和侄子怄气而触犯首领立下的法度,这是多么愚蠢的举动啊!现在一切都晚了,在自己带人冲出去的时候,恐怕事情就难以善了了。

果然,当颉质略指出责任在他的时候,忽必烈首领那双充满杀气的眸子盯住自己后,骨咄禄感到他的双腿开始颤抖。

“骨咄禄十户长,请你就此给我一个解释,好吗?”周虎赫的语气是那样的温和,仿佛完全感受不到他刚才那滔天的怒火。这似乎不是在斥责、追究下属的过错,而像是两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在叙旧聊天。

骨咄禄的心情猛一放松,年轻首领的和气让他觉得也许自己并不会受到什么处罚。毕竟,这位忽必烈阁下是个外来户,要想坐稳位子,终究还是要安抚自己这些头人们的。

“回……首领,刚才我们这边……发现羊群出现**,我认为那些畜生可能会跑掉,所以就下令追了上去。”骨咄禄毫无认错的觉悟,振振有词地说道。

“那么,颉质略同意你的行动了吗?”周虎赫走进他的身边,轻声问道。

发现忽必烈并没有愤怒责罚骨咄禄的意思,勃鲁、窝儿歹众人都感到满心失望,原本可以一次性吃掉的羊群就是被这个废物破坏的,现在竟然不惩罚他。啜罗勿人更是松了一口气,顺带着也对周虎赫升起一分轻视。

“这、当时、他,没来得及……”骨咄禄吞吞吐吐地说道,心虚的低下了头。

“骨咄禄,我颁布的军法十四条第一条是怎么说的?”周虎赫突然高声问道,声音中竟有几分风雷滚滚之势,威严刚毅,闻者凛然。

“一切行动绝对服从命令,所有安排坚决听从指挥!”骨咄禄条件反射般的回答道。这就是多日来周虎赫强迫众人学习的成果。

“很好、很好!”周虎赫拍着手掌,慢慢转过身,冰封的脸庞上竟浮出一丝微笑。

“那么,请你说说,我是怎么规定处罚违反者的呢?”

骨咄禄的脸色刷地失去血色,苍白的像是一条冰水里的大白鱼。他哆哆嗦嗦地挤出一句话:“战、时、一律处斩!平常、鞭、打四十……首领,你不能……”

“给我拿下!”周虎赫暴喝一声,命令对面的勃鲁和扯尔歹等人动手。

哗啦——

骨咄禄豢养的几名鹰犬看到自己的恩主要被处置,他们拔出马刀,向周虎赫怒目而视。

“大胆!你们想干什么!”

“混账东西,给我放下武器,下贱的奴才!”

周虎赫侧过头,冷冷地打量那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片刻后,忽然笑起来。

“骨咄禄,你很有出息啊!不错、不错……”

一支手枪出现在周虎赫的手中,那黑幽幽的枪体在火把橘色的光芒下闪烁着幽冷妖异的光泽。

“狗东西,跪下、跪下!”骨咄禄公鸭一样的嘶吼起来,劈头盖脸的抽打身边的武士,惊恐使他的语调都完全变了。在周虎赫掏出手枪的瞬间,他感到死亡从没有像现在离他这样近,他不敢赌周虎赫会不会杀他,所以选择了屈服。

那几个鹰犬慌忙丢下马刀,跪扑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骨咄禄,违反军法第一条,本首领判你鞭四十,剥夺分配战利品权利!其上级颉质略,约束无方,鞭十,战利品分配减半!骨咄禄下属伍长,明知上级乱命而执行,鞭二十,战利品分配减半!骨咄禄属下,以下犯上,公然对抗部落首领,鞭四十,剥夺战利品分配,收缴弓箭马刀一个月!”

周虎赫冷漠地做出宣判,听到对自己的判决,啜罗勿人脸色一暗,而其他部民却是神情凛然,个个凝重庄严。

【今天只有一更,加了量喔……

最后的时刻,还是未能登上新书榜,好遗憾唉!

给张红票吧,大家留着也不会生出小票票的,对我却很重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