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蒙兀帝国

四十六章 一群野鹿引发的战争 上

收藏书签 字体:16+-

“驾、驾!出发喽!”

在赶马人的呼喝下,挽拽雪橇的马匹长嘶一声,放开蹄子奔跑起来。一辆辆站满士兵的雪橇板在冰原上缓缓滑动,微微翘起的橇头冲击雪层,溅起一道细碎晶亮的冰浪。

“首领哥哥,一路顺风啊!记得给忽阑抓一只可爱的小鹿呀。早点回来喔!”穿着厚厚冬衣的忽阑戴着一顶雪兔皮缝制的小帽儿,雪白的长绒毛映衬着她稚嫩的小脸,让丫头显得清纯无比。她轻盈地跟着马队奔跑的方向,挥舞小手向站在雪橇上的周虎赫娇声喊道。

尽管没有听清楚忽阑在说什么,但周虎赫仍然微微一笑,一手握拳高高举起,向女孩表示他已经明白。不过是欺骗小孩子而已,管他娘的,大不了回来再道歉,好生哄一哄就过去了。

“姐姐,你怎么不跑去跟首领哥哥告别啊?一个人站在这儿傻笑,好讨厌。”来回跑了一趟,忽阑轻轻喘着气走到景兰身边,拉住姐姐的手埋怨道。

“你不懂得,小丫头。”景兰伸出手指,点了点妹妹可爱的玉鼻,神情有些落寞地低声说道。自从第一次篝火晚会上周虎赫亲昵的邀她跳舞后,那个负心的男人就再也没有主动跟她亲近过,仿佛忘记曾经将禄山之抓伸向一个少女。闲暇之余,景兰也偷偷想过自己是不是要主动点,仿照三婶她们讲述的那些勇敢女子主动向心上人献身求爱。

草原的女儿成熟很早,十二三岁嫁人的数不胜数,十六七岁当娘的更是每一顶帐篷里都有。景兰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平时听部落里的妇女们唠叨男女间那点破事儿,还觉得没什么。可自从周虎赫出现在她家的生活中,情窦初开的景兰忽然憧憬起侍候一个男人来。为他辛劳,让他主宰,由他保护,同他生儿育女,这样的生活该是多么幸福啊!

可惜,一心投入事业中的周虎赫显然没有注意到小美人的奇妙心思,不然又一个纯洁少女会陷身虎口。只是这样若即若离也叫多愁善感的美人儿忧心匆匆,不禁胡思乱想。

***************************************

身后的古列延慢慢模糊,渐渐与藏黑色的小山融为一体。九十具雪橇滑板在挽马的拖拽下飞快的向正南方奔去。站在上面的士兵们高声交谈,粗鲁无鄙地谩骂呼喝。

前几天,伯咄禄百户有人在这片雪原上发现鹿群的踪迹。这些来自黑水畔的渔猎人对鹿有着其他民族无法企及的了解和热爱。在勃鲁上报这个消息后,有心检验几十天军训成果的周虎赫意动了。捕杀的两千只黄羊已经吃掉大半,寻找新食物来源的压力又现端倪。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周虎赫选拔出三百名军丁开展了这次狩猎行动。

“勃鲁,南边的山丘地你们探查地怎么样啦?哪儿地方多大,有无其他部落活动?”紧一紧衣衫,周虎赫压低身子对勃鲁说道。

“首领,按照你的吩咐,我带人亲自去了一趟,好好把方圆几十里踩了个遍。那片山林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外围是些土坡子,一半长草一半是林子,高树稀少而矮灌多,真是兔子山鸡生活的好地方啊。夏天若是在这里驻牧这儿,但是打猎小兽鸟雁也够几千人过活。往山里走,路就有些崎岖,山势高而陡,松柏密集,杂林丛生。那日我们探察队分作两路,我向山里走,另一支围着山绕了个圈,他们说这座山脉蛮大,东西有从古列延到捕鱼淀子两个路程长。……”

勃鲁蹲坐在雪橇上,回忆两日前他探查的结果,说与周虎赫听。

“这么说来咱们这次猎鹿有些难度啊!这么大一座山,我这三百号人撒进去,还不跟冰淀子里扔雪沫,一下子不见影儿。”想到这个问题,周虎赫不禁皱起眉头,对今天的收获感觉希望渺茫。还是人太少啊,要是部落有三千人、三万人,那该多好哇……

“难度肯定会有!但是我有预感,咱们今天肯定会收获不小。”勃鲁乐观地答道。他双手抱袖,像是北方农村里蹲坐在大院门槛上的老农,老神在在的。

“呦,哪来恁大的信心?”跟在周虎赫身后的扯尔歹奇怪了,伸长脖子追问道,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我们靺鞨人以渔猎为生,捕黑水鱼,猎白山鹿,从老祖宗传下来的技术活儿,就有如何捕杀野鹿的。”谈到本族特技,勃鲁一挺胸,傲然地仰头说道,那种神采让人侧目。

“我倒是忘记了,你们靺鞨人生长在白山黑水间,这用桦树皮号角引鹿是你们的天生本领。看来呀,咱们的饭桌上又可以增加一份鹿肉喽。”周虎赫恍然大悟,拍拍脑门轻笑道。汉家文献记载了此等趣事,东夷各部大率都有此俗。依稀记得金庸笔下亦有描述萧峰寄居完颜部,与阿骨打部民一起猎鹿的段子。

众人明白事委后,也不禁乐起来,对今天的出猎充满渴望。

远方的低山慢慢逼近,苍青和银白驳杂的小山连绵相接。山上的松柏青翠如墨,山体覆盖的积雪皑皑生辉。这样壮丽的景色早已让周虎赫产生了审美疲劳,提不起半分兴趣‘吟湿一手’。

雪橇相继停下,挨冻一个多时辰的合剌赤惕部民们跳到雪地上,活动手脚以驱散身体的寒冷和麻木。

“儿郎们,把你们的马匹卸下来,挎上长矛刀枪和弓箭,大伙一起用力把雪橇拽到前方的山坳里。快点啊,动起来就不冷啦!他娘的,这鬼天气!”周虎赫大步在人群中来回走动,拍打一个个嘴唇都冻得青紫的部下,鼓动他们赶紧活动活动。三箭之地外,白雪覆盖的小山坳像是避风港那么可爱。

“快,动起来,一二一!”

“弟兄们,加把劲,你们两个牵住马,怎么尥蹶子啦?”

生活在寒冷地带的蒙兀人显然很有御寒的经验,不用周虎赫交代,他们就开始有条不紊的开始准备工作。

一里多路转眼就走完了,五人一辆的木雪橇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尽管运动量不大,却让大伙舒展开手脚,骨头缝里灌进的冷意也不翼而飞。

“把准备的肉干马奶都拿出来,每个人嚼两口,给老子蓄足力气,等会好好干活啦!谁要是给我掉撅了蹄子,回家有你小子好看!颉质略,你家大屁股的婆娘给你准备了啥好吃的,藏恁紧呀?”似乎军人的身上都带着一种粗鄙无状的因子,他们爱骂人,常常讲些荤段子,粗声粗气的。

部落兵们哈哈大笑,让颉质略好不尴尬,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的巴里岱也不由露出一丝微笑。休养好身体后,他就立即加入了周虎赫缔造的这个团体,并且很快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它。

【还好,点击总算没有太差,看来推荐还是有用的。例求收藏!

那个黑票呀,好蛋疼。

有经济能力的,给点打赏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