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小医仙

第31章 蝴蝶佩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一章 蝴蝶佩

“明思,我的事情说了半天,都忘了说你的事!你刚才看起来好像有什么烦心事?如果是我能帮得上的,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唐明思脸上的忧虑落进何曼婷眼里,顿时才让她喜悦的心情冷却下来,赶紧问道。

“唔,没什么大事啦!我是在想那花茶的方子!对了曼婷姐我其实是有个问题想问你啊,对于一个曾经不喜欢你的亲人突然跑来跟你说想和你多亲近,你会怎么做呢?”她的身份何曼婷姐知道的不多,她也没打算再去刻意的告诉何曼婷什么,免得让她们两个之间有什么隔阂。

“什么?是亲人吗?”这会何曼婷也犯了愁,她也是出身农村,家里除了一双父母和妹妹,就属父母辈的亲人最多,可是那些亲人怎么说呢?平时见着面了喜笑颜开互问长短的别提多亲近,可是在她们家里最困难的时候,能够伸手帮助他们一家的亲人真的很少,甚至会有一些亲人在背地里说他们一家人的坏话。

如今明思这么一问,她顿时在想,假如她那八婆得要命的表姑突然跑过来跟自己道歉想和自己亲近些,她到底会怎么样?披头盖脸的臭骂人家一顿再把人家扫地出门?这想法看似不错,可是根本就不现实!她的爹娘是老实人,讲究那点孝义纲常,就算她再怎么难过也不能把气撒出来,何况人家如今已经认错了呢?总得给人一点机会,总得让父母在自家家族里还能抬得起头吧?

“如果真的是亲人,我看只能接受人家的好意,试着跟人家亲近了!明思,这人啊活在世上,总是不可能事事都随着自己的心意来的,而且人都还有家人朋友在,有时候也不得不为了他们去做些改变和让步!就说我吧,从前我表姑搁人背后说我命硬克父母,我们家现在跟表姑家是不相往来,可如果哪天我表姑往我父母家里一去,抹几滴泪道几句歉,我阿爹阿妈肯定把前仇忘得干干净净的,指不定还会叫我给我表姑也去道歉去!

你说明明是她先在人后抹黑我,凭什么最后我也还得给她道歉呢?这不还是为了那点亲戚关系吗?什么打断骨头连着筋啊、血浓于水啊,百善孝为先之类都说的是这些!如果我阿爹阿妈真原谅我表姑了,我自然得试着去体谅一下表姑呗!就算是为了阿爹阿妈,我想我应该能做到。”

“为了亲人去做些改变和让步?”明思默念着,眼前蓦然闪过的是唐明慧期待的脸还有唐明远带些顾忌的模样,或许何曼婷说得有道理,就算为了他们俩,自己试着接近唐家又什么难的?反正唐家也原本是唐爸的家,那个曾经冷酷的爷爷,原本也是唐爸的父亲,是唐明思和唐明远的亲爷爷啊!

看着唐明思一脸豁然的样子,何曼婷轻轻一笑,虽然明思没有说,但是她已经猜到明思大概遇到了什么问题,她真心的希望自己的话能帮助到明思,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让她心安了。

等到了十一点多,因为有何曼婷的照顾,唐明思再次提前完成了任务,拍拍自己包里刚进的钞票她是一阵心喜,又可以买好多的药草种子了,看来曼婷姐的建议可以加快脚步了!

骑着她心爱的小三轮车,明思踏上了回家的路,路过河堤之时,明思临时做了一个决定,手一拐将小三轮开到了已经空无一人的河堤路上;平时她上班的时候,这些河堤上面都是三三两两的路人,小三轮自然是不能开过来的;而且平时多的是情侣,对于这个世界情侣大胆的风气,明思表示小心脏暂时有些不能完全接受。而且特别奇怪的是,最近白天遇着邻居家的阿姨们,总是笑着问她有没有谈恋爱呐……她压力山大啊!

好吧,幸好还有个唐明远顶风在前,他都没有找到女朋友,那么做为妹妹还是有个理由可以拖一下的,就像何曼婷,年纪也不小了,没有什么男朋友不是照样过得挺好的吗?明思自我安慰了一下,头往河对岸那美仑美奂的大楼景观灯看了过去,嗯,如果能找到月光草,将汁液抹在自家屋顶,到时候一到晚上也能发出这样的光呢!

“唉哟!”停着车正想得出神的明思,突然感觉到右侧额角被什么锐物撞了一下,一股疼痛感霎那间如珠网般扩散,右眼也是瞬间蓄满了泪水,明思的手极快的抚到了额角,那里却已经光速般隆起了一个硬包。

吸了口凉气,明思已经怒火中烧了,这是谁在乱扔东西呢?最近她的头这么倒霉,先是撞车,现在还能被人扔的东西撞上,谁大半夜的这么没公德心呢?她低下头开始找了起来,倒是想要看看是个什么东西打到自己,可是等她捡起车旁地上只有个半掌大小的玉佩状异物时,顿时有种傻眼的感觉了。

这块雕工精美、材质贵重的白玉蝴蝶佩入手微凉,拿在手里就算不看也知道不是街边货,况且明思还是个修士,习惯的就运起灵目术看了一眼,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了,这玉佩可不是一般的饰品,玉质上乘且饱含灵气,并且在这小小的蝴蝶双翅上也被人精巧的刻划了细小的养护阵法,看得出来这玉佩明显属于法器。

“难怪……”明思心里正犯傻,她好歹是个五层炼气的修士,就算刚才她没有唤起护体灵罩,但是以她如今的体质,可不是随便什么东西能伤得了自己的!更别说是块玉佩了!大约这玉佩上刻画了隐匿的阵符,有这种加持阵法的法器才能做到毫无声息的靠近自己了!

不过是法器也就好办了,明思下了车仔细张望了一下,没人?这时候谁还会傻到把法器当石头来扔人的吗?就算有,也该出来跟自己见个面了吧?明思一面四处看着一边走动,运河堤边除了几株柳树外别无他物,再就是景观道路上还规划了一些小花坛,可上面栽的都是矮树丛,并不像是能藏得住人的样子。

“咦?”明思正愁没线索,没想到迎面一阵风吹过,阵阵酒味就冲进了鼻孔,明思紧走几步往那树冠丛后面一看,那呈大字型躺在花草地里的男子大概不只是个喝醉酒的醉鬼?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