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代周

第31章 接掌团结军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一章 接掌团结军

军营并不很大,二十几座军帐呈扇形分布,中军帐坐落下最中间,最大所以容易辨认。中军帐出来是点将台,两侧是操练台。有几队兵士正在操练。

喊杀声听得颇为入耳,无忌自小便在父亲的军营中听习惯了这种声音。每次听到这种喊杀声无忌便会热血澎湃。

一圈兜下来,无忌对这支队伍基本上还算满意。士兵训练士气高涨,并没有因多年不曾征战而松懈,军械养护得也不错,看来于存忠确实对这支队伍花了大量的心血。

“明府,去中军帐歇一歇吧。”于存忠再次提议。

无忌点了点头,一行人来到中军帐前,让六名亲卫守在帐外,其它众人一并进入帐中。

“明府请上座。”于存忠自衙门后院的交谈就已经明白,自己从此已经是百里无忌的属下了,自然在座次上进行谦让。

无忌也不客气,直接上前在主位前站定,回过身来坐下。其余各人各自找了座位。

无忌扫了一眼在座诸人,说道:“于都将,团结军改编之事大王已经恩准,并敕命某兼任巴东守备,阿仁,将敕命交与于都将查验。”

于存忠接过敕命略略查验之后还给阿仁。

低头拱手一礼,道:“属下团结军都将于存忠参见守备。”

“于都将,今日某带相应人等前来,是要理顺团结军整编之后与本县的瓜葛。”无忌顿了顿,“按照州府的规制,将团结军转为本县乡兵,进行整编后归本守备辖制。以后相应的粮草军械补给皆由本县负责。”

“属下遵命。”于存忠答道。

“田县丞。”

“下官在。”田知全应道。

“自今日起,团结军一应补给事宜由汝负责,一应补给皆与以前相同。”

“下官遵命。”

“于都将,整编之事可曾与军中佐官斟酌?团结军精减人员之事,汝考虑得如何了?”

于存忠答道:“禀明府,某与麾下佐官商量点算之后,认为团结军中四十岁以上者可以让其退役,约一百八十人,身体有病残者约五十人,其余者可以斟酌处置。”

“此法可行。于都将,某决定将团结军改名黑旗卫。下设三营,营下设三队,队下设三伙,伙下设五什,每伙五十人。汝还任都将,三个校尉由汝任命,至于每营的两个副校尉……。”无忌扫了一眼座下各人,“由某身边的六名亲卫出任。队正以下职务保持不变,诸位可有意见?”

无忌不想做得太过分,刚刚接手这支军队,无忌确实有想打造磨练出一支真正能做种子队伍的心意,而对于于存忠,无忌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所以,这六个副校尉的职务,无忌要紧紧拽在手里,也顾不得是否会伤于存忠的心了。

百里义心中那个失落啊,就在无忌扫视众人时,他都要站起来了。来的路上,他都已经想好了就职演说了,哪曾想连个副校尉都没混上。

套用他说过的一句话,“又被大郎耍了。”

众人齐齐起身施礼应道:“遵命。”

无忌站起身,吩咐于存忠击鼓召集军队。当先走出中军帐。

一通鼓声未尽,团结军,现在应该叫做黑旗卫的兵士已经集结完毕,军容齐整。虽然十来年没有战斗过了,这边军的老底子还在,于存忠是个称职的都将。

无忌转头冲于存忠点头一笑,以示褒奖。

站在点将台上,望着千余兵壮,无忌有点想笑、想哭、想喊、想吼叫。被千余双眼,尤其是千余双久经沙场的军人的眼注视的感觉绝对不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所能体会的。

军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主将的意志始终体现在整个队伍之中。一个好的主将,他的意志会成为一种精神,会一直流传到这支军队的灭亡。就象岳家军,曾经一句“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是如何的气势磅礴,让人心脉贲胀。

可岳飞一死,岳家军也就土崩瓦解了。所以,衡量一支军队的好坏,看主将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无忌自幼在父亲的军营长大,他懂。

而带兵的方式有很多种,他也懂。

不过今天他想来最简单直接的。

所以他不说话。

他是用喊的。

歇斯底里地喊。

“某,百里无忌,奉大王谕令,接任巴东守备。自今日起,尔等,便是某之属下。某,将视尔等,如兄弟。尔等,如何视某?”

军队又是一种感性的东西,只要是真的,纯的,**的,粗野的,就会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八传……无限地放大,不断地相互感染,直至沸腾。

台下一片肃静之中,突然间一个犹豫的声音轻轻响起:“守备威武。”

于是两个,四个,八个……,当千余个声音嘶吼着,冲着你大喊的时候,你会发觉,这时如果有一把刀向你劈下,你都敢用头去撞了。

也就可以想像,战场上敌我胶着之时,士兵何以会如此悍不畏死了。现在,场间就是如此。

无忌此时头微微地仰着,目光注视着那遥不可及的天空。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同样站在点将台上接受一万,十万,乃至百万人的欢呼,但在今天他还得回到现实。

于存忠面无表情,他深深地知道,从今日起,这支军队已经抛弃了他选择了百里无忌,虽然这选择是因为大王的任命,但无疑百里无忌掌握了士兵的忠心,看着这年轻的上司,他除了俯首,再无它路。

而百里义带着两名亲卫无限委屈地缩在人群之后,悲伤地自语:“怎么又是我当这个托……。”

几分钟后,无忌缓缓抬起双手,然后坚定地向下一压。场内瞬间一片寂静。

无忌左右慢慢横扫了一眼,开口道:“诸位在此驻守十年有余,劳苦功高。某不忍解散团结军,但上命难违,唯有整编为巴东县乡兵。团结军必须进行精减,老弱病残者皆退役。但某向诸位保证,留下来的一切待遇照旧。被精减者,想走的某发放双倍路费让汝回归家乡,想留在巴东的,某分发田地,身体强健者可任县中衙差和捕快,择优录用。有军功且身有残疾者由衙门按月供养。”

校场中依旧一片寂静。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