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姨娘威武

第20章 岑氏的反应2这是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章岑氏的反应2这是第二更

郑北雁和岑氏两个人都落座之后,上了茶,这岑氏就耐不住问了起来“老爷,您这次要跟妾身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恩,这次一说的事情是我这次要去豫州任同知,你,你好好地收拾一下吧。日子也就差不多了。”郑北雁理所当然地对着岑氏说道。

“你,你怎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老爷现在只是通知妾身是不是?”岑氏原本对于这郑北雁到自己这儿来,很是高兴,但是现在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所以说出来的话,很是尖利,像是在质问。

“怎么,我去哪里当官也要经过你的同意是不是,是不是你不同意,我就不用去当这个官了?”郑北雁很是恼怒地问道。

“是不是,要岳父同意我才可以做对不对?你说你们这一家子怎么控制欲这么强啊?怎么这官是你爹给我弄的吗?”郑北雁觉得上一句话说地不解怒气,就又加了一句。

“不是,不是,我知道现在咱们夫妻有点误会,但是老爷我是您的正妻,是您三媒六聘娶进来的。这种重要的事情,您也应该跟妾身商量商量啊。”岑氏涨红了脸,着急地在客厅里转了两圈,这才走到郑北雁面前对着他说道。

“误会,什么误会,难道说你利用岳父来压制我,让韬儿记在你的名下。这样也就算了,你还让梦儿去跟歆儿理论,害得两个人都落了水。歆儿差点就没了,歆儿一直都这么尊敬你,我每次去她那儿,她都劝着我到你这儿来,你怎么忍心伤害她。”这郑北雁越说越气愤。到最后简直是在咆哮。

岑氏听到这些,就不停地后退,直到推到对面的椅子那儿,一下子坐在了那儿。“不,不老爷我没有,我只是想要一个儿子。我已经不能够自己生了,难道连这一个愿望都不能够让我实现。梦儿的事情,妾身是真的不知道啊,您看梦儿都发了这么多天的烧,林姨娘都比梦儿早醒来呢。梦儿是我的**,我怎么会让梦儿去以身犯险呢。”岑氏很是委屈地说道。现在都提到这个了,却是把前面大老爷要去豫州的事情给忘记了。

“哼,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今儿来我不是跟你吵架的,你也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能够反悔了的。除非你真的不想跟着我去,这个我也不勉强,你就好好地呆在京城吧。只是以后这岳父家你就少去吧,哪一个嫁出去的人隔三岔五地就往娘家跑的。”郑大老爷发现自己现在跟这岑氏说话特别不耐烦,就对着岑氏建议道,反正自己对于看到岑氏是真的厌恶。这岑氏就是太听岳父的话了,这才弄出这么多事情来。

“老爷,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妾身跟您是夫妻,这去外边当然是跟着您了。你出去不是还要夫人出去应酬的吗?至于回娘家,妾身尽量少回去。”这岑氏也是一个聪明的,关键时候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虽然到现在只有一个女儿,对于这郑家没有多少的归属感,但是回到自己的娘家同样也不会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随便你,只是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可不要出什么幺蛾子知道了没有?”郑北雁听到这些,也没有在意什么,只是不放心地警告道。

说完这些话,就站起来,准备出去了,岑氏一看到,就连忙对着郑北雁说道:“老爷,您这么晚了要去哪儿,您就留下来吧。”这春樱虽然说上次伺候过大老爷了,但是也不知道有了没有,这最好是巩固一下。

“不用了,我还有事情呢,下次再来吧,对了我对你说的事情,你早点收拾吧。”郑北雁对着这岑氏的心思哪里有不知道的,这自己不会生,就想着让身边的丫头代替。如果是嫡子的话,那还好一点,但是如果是丫头生的儿子,自己可是不想让自己跟歆儿生的孩子受委屈,被压制着。

郑北雁说完这些话,就甩着袖子走了。岑氏在后边阴沉着脸站着,但是却也没有阻止郑北雁离开。

“太太,您看这老爷要出去当官,要不要回去说一声儿?”身边的桂嬷嬷从头到尾都听到了,就上前对着岑氏提议道。

“恩,好,你准备一下吧,我明天一早就回一趟娘家。嗳,老爷不知道我的心思,我这还不是为着这一个家着想嘛,呆在京城多好啊,这个江山到头来还不是太子的,现在早点跟着我爹投靠太子的话,这将来太子登基了,也能够被太子赏识啊。”岑氏同意了桂嬷嬷的提议,却是在那儿叹息着这郑北雁不理解她的心思,为这整个郑府着想的心思。

“太太,奴婢想着老爷总有一天会想明白您的苦心的。您不要再这么愁了,再说了这春樱说不定已经有了呢,您不要操之过急啊。”桂嬷嬷虽然在心里对于自己的主子说是为着郑府着想,却是有异议的。的确这岑氏的确是为着郑府着想的,但是这岑氏把什么都告诉了岑家老太爷,这就不对了,这老太爷可是精明地很啊,可是不会想自己的女儿会怎么样,只是想着对自己的岑府到底有什么利益呢。这大老爷也是对这个不满的,要不是这岑氏泄露了某一个秘密,自己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一个没有权利的翰林院的侍读了。

“算了,就这样吧,对了你明天早点去通知大小姐收拾行礼,这日子比较紧,有好多东西可得好好地安排了。”岑氏对于唯一的女儿当然是事无巨细了。

“是,太太,您先休息吧,明天奴婢会去帮着大小姐收拾的。”桂嬷嬷还有什么办法啊,只能够这么说了,不然的话,这岑氏还要在这儿发牢骚呢。这万一被老爷身边的什么人知道了,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恩,好,你给春樱派一个咱们的下人,有一点风吹草动的,都要来报告。”岑氏边走进去,还不忘吩咐桂嬷嬷一声儿。

“是,太太,这个奴婢早就安排好了,您就放心吧。”桂嬷嬷在后边应声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