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小地主

第六章 连氏晚饭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连守义和何氏要连花儿在借据上按手印,连老爷子和连守仁都吃了一惊。

“二弟,你这是啥意思。花儿她一个姑娘家,咋好让她来按手印。爹才是一家之主。”连守仁忙道。

“大哥,凡事都有个万一。花儿话说的好听,可到时候如果拿不来钱还债,就得用家里的房子和地。你几个侄子还都要靠着这些吃饭娶那。”连守义笑嘻嘻地道,“再说了,这钱不就是花儿用的,她签借据是天经地义的。”

“大哥,俺们你心疼闺女,可花儿马上就是孙家的少奶奶了,也不好让咱们穷人替她背债吧。”何氏道。

老金听出了一些门道,“这钱,是秀才家大姑娘要借的?”

“不是。”

古氏和连花儿正在门外,听见这话赶忙走了进来。

要让连守义再说下去,连花儿打碎了玉佩的事情,就要露馅。到时候传到孙家去,连花儿可就嫁不了。

“他二叔,有话,咱们自家人一会好商量。”古氏对连守义陪笑,“况且,方才都定好了,你还有可担心的?”

连守义只嘻嘻笑,“大嫂,空口无凭,到时候你们做官的做官去了,做少奶奶的做少奶奶去了,就剩下这一大家子给你们背债,那可多冤枉。三弟、四弟,你们说是不是?”

没,连蔓儿暗自点头。连守仁夫妻为了他们,能打主意卖她,还有事是做不出来的那。

“二叔,你到底想样?”连花儿咬牙道。

“花儿,你都说了要还钱,那你还怕在借据上按手印?”连守义道。

“要不然这样,这件事咱们再商量商量。”连守信道。

“好。”古氏和连花儿都忙点头,她们可不想连守义将事情在老金面前说破。

“哎呦,秀才,你说的准准的,催我把借据都写好了,现在又要商量。不是我说大话,这找我老金借钱的人可都排着队,五百两银子,每天的利息可就不少。秀才要是不想借了,可不该挡我的财路。”老金有点不高兴了。

“这钱我家一定是借的,千万给留着。”连守仁忙道。

“只能留一夜,这利钱是要从今天算起的。”老金道。

连守仁送走了老金,连家的人又都坐下来。

“都说好了的,,老2,你还把爹娘放在眼里吗不跳字。连守仁端起大哥的架子,教训连守义。

“大哥,咱们这么些年了,这件事,口说无凭。”连守义道。他方才和何氏商量了,觉得一定要用连花儿的名义借钱才保险。

“老2你能这样”连守仁向连老爷子求助,“爹,您说句话。”

“老三、老四,你们俩有啥意见?”连老爷子问。

连守信和连守礼对视了一眼。

“我们都听爹的。”

连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为了你大哥进学,家里确实是花了不少银子,让你们的日子越过越紧吧。我这心里也不好受。这次你们大哥要是选官选出来,咱们这一家子就算熬出头了。几个小子年纪小的,能念上书,大的,也能娶房好,我还让你们大哥多照应你们。”

“爹,您的心思我懂。大哥选官,是大哥的本事,我就想做个庄稼人,踏踏实实过日子。”连守信道,“能帮大哥的我都帮了,这次蔓儿……”

说到连蔓儿,连守信就再说不下去了,将头垂的低低的。

不是哭了吧,连蔓儿琢磨着连守信的话,心情有些复杂。

“我和四弟是一个意思。”连守义道。

“这钱花儿一定会还。可花儿不能在借据上按手印,传出去,让人想。”古氏也抽泣起来。

“守仁,你说?”

“是不能让花儿来按手印,爹,您是一家之主,还是您来。”连守仁道。

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一点担待啊。连蔓儿觉得要忍不住跳起来骂人了,扭头就看见连老爷子一脸的黯然,再一扭头,又看见连花儿目光中闪着寒光。

连花儿冷冷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人。她看的出来,他们都不愿意为她背这笔债,哪怕只是暂时的都不愿意。连老爷子也被他们说动了,心疼了,他怕把这所宅子还有那几十亩地给赔在里头。这屋子里,就没人为她考虑,就是爹娘,也是因为孙郎许诺了纳监才肯这么出力。

无论要付出样的代价,让连家倾家荡产也好,又或是再来一次连蔓儿那样的事,谁也不能阻止她嫁入孙家。

现在你们对我是这样的脸色,等我嫁入孙家,你们才我的厉害。

连花儿打定了主意,擦了擦眼角,这才带着哭音开口。

“我愿意写字据……”连花儿道,“不过玉佩的事,谁都不能再提。要是让外人,我的亲事黄了,这债还不上,到时候一大家子都要吃亏。”

连蔓儿分明刚看见连花儿目光狠厉,转眼见她就是一副柔弱隐忍的模样,心中暗暗警醒,这姑娘心机了得。

连守仁和古氏交换了一个眼色,连守义和何氏都是将眼前看的最重,一点亏不肯吃,要是他们坚持让连老爷子画押,连守义真闹腾起来,那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花儿愿意这样,那就这样吧。”连守仁道。

大家商议定了,早上再叫老金来签借据,兑银子。

“天不早了,吃饭吧。”连老爷子道。

“娘,饭都做好了,吃啥菜?”张氏问连老太太周氏。

“家里有啥,这点事还来问我?”周氏没好气道。

张氏只好讪讪地走了出去。

连蔓儿也跟着出来,外屋前后门大开,张氏和连枝儿都围着围裙,正从大铁锅里往外盛饭和窝窝。

“蔓儿你屋里歇着去。”张氏看见连蔓儿出来了,赶忙道,“要不然,让小七带着你到外面走走也行。别走远了,一会就吃饭了。”

“哦。”连蔓儿点了点头。

连家的正房共是五间,各两间,中间这一间外屋,就是厨房。左右各有两个大灶和两个小灶。中间还有一道隔断,隔断北面摆放着碗柜、菜墩、还有一些杂物,等于是厨房的操作间。

从这外屋的后面出去,就是连家的后院。后院非常大,全做了菜园子。现在是夏末秋初的天气,园子里一畦一畦地韭菜、白菜、辣椒、黄瓜、茄子等,都长的非常喜人。一阵微风吹,带着点泥土和绿叶的清香。

连蔓儿深吸了几口气,如果回不去了,那么这里起码没有空气污染,食物绿色健康。

在后院看了看,连蔓儿又回到前院。

前院和后院差不多一样大小,厢房各有三间,从厢房到大门口,也被开辟成了菜园子。连家这座宅子,可算是十分周正的农家院子,当初连老爷子买下来的时候足足花了一百五十两银子。

连五郎抱了一捆柴禾往上房送,连蔓儿也就跟了。

“老四。”周氏正站在外屋当间,指挥着张氏做这做那。

“把这篮子里那扁豆角炒了。”周氏道。

刚才张氏去问她做菜,还被她呵斥了,这么一会功夫,就出来指挥了?

“切细细的丝,别炒老了。”连秀儿跟在周氏身边接声道,“也别放葱花,花儿不吃。多放点香油,花儿爱吃。”

“哎。”张氏痛快地答应了一声

“你出来干啥,弄一身油烟味。”周氏埋怨女儿。

“娘,我去找花儿了。”连秀儿笑着,几步就进了西屋。

“洗那么多土豆干嘛?”周氏看着连枝儿面前的一大盆土豆,训斥道,“拿出一半来,让你母亲洗。你去摘二十个茄子,晚上吃炖茄子。”

张氏忙从盆里往外条土豆,连枝儿也站起身,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就拿了篮子去后面园子里摘茄子去了。

“这些土豆都切丝,你再洗几个辣椒炒着吃。”周氏进一步指示道。

“哎。”周氏又连忙答应,将洗好的土豆放在菜板上,切起丝来。

“蔓儿,你呆站着干啥,烧火。”周氏看见连蔓儿,立刻命令道。

“啊?哦……”

“蔓儿还没好,我来烧火。”连五郎就坐到大灶旁边,要去烧火。

“五郎你该干啥干啥去,这不是你该干的活,让蔓儿烧火。”周氏道。

“奶,还是我来吧。”连枝儿提着一篮子茄子进来,听见周氏,赶忙道。

“娘,蔓儿才刚醒,这活我们娘儿几个忙的,等她好点,再让她干吧。”张氏向周氏求道。

“孩子们都让你惯坏了。”周氏横了一眼张氏,却也不再让连蔓儿干活了。又走到后面,从碗柜里取出一方五花肉,亲自在菜墩上切了一半下来,又切成片,然后又将那一半放了。

赵氏这时带着连叶儿走进来,将另一个大灶的火点了起来。

两个灶上的大铁锅都已经烧热,周氏就在锅里倒了油,又将切好的肉片下了锅,煸炒的出了香味,连枝儿就送上来洗干净切好的茄子,周氏将茄子倒入锅里,翻炒了一会,连枝儿又送上水来,周氏又在锅里放了盐,就将锅盖盖上。

“好好看着火。”周氏吩咐了赵氏,直起腰来,正看见张氏往锅里倒油,“那油是不要钱的,禁得住你那样倒”

周氏数落则走,从张氏手里夺了油碗,往锅里倒。

张氏就端了切好的辣椒和土豆丝,要往锅里倒。

“去把豆角拿来,先炒豆角。”周氏马上吩咐道。

是 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