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小地主

第二十九章 闲言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连蔓儿看了一眼,当间一个最显眼的,就是那个英子,旁边那个皮肤黝黑的叫做七巧,两个长的极像都穿着青色衣裤的是两,一个叫春妮,一个叫春燕,那个年纪最小的就是家里有甜姑娘儿的二丫,另一个年纪略大些的叫做小红。

都是连蔓儿认识的,其中春妮、春燕两和二丫,与她常在一起玩,另外几个却和连花儿更要好些。

“连蔓儿,你咋都不跟我们玩了?”二丫跑到连蔓儿跟前道。

“连蔓儿,歇歇吧。”小红坐在树荫底下招呼道。

“蔓儿,家里吃饭还早那,这里凉快,你要想玩,就在这玩会再回家。”五郎道。

“姐,等我和哥把鱼和草送,我找你。”小七道。

连蔓儿想了想,她到这里之后,就再没和同村的女孩子们交往过。她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了,这些小伙伴总不好都不搭理。

连蔓儿就将手里的篮子给五郎提着回家,她跟着二丫走到柳树下,春妮和春燕就往旁边挪了挪,将石墩子让出一半来给连蔓儿和二丫坐着。

“蔓儿,你的头都好了吗不跳字。几个女孩子问。

连蔓儿点了点头,“都好了。你们看,纱布都拆掉了。”

“我听说,你好些事情都不记得了。”小红看着连蔓儿道。

“她们说你磕破了头,把人磕傻了。”七巧快人快语道。

“是谁说我傻了?”连蔓儿笑着问。

七巧就看小红,那意思显然就是小红告诉她的。

英子在旁边扑哧一声笑了。

“我可啥都没说过,”小红立刻否认,又十分不忿英子笑她,“有人还说你死透了那。”

小红说着话,就看英子。

因为生活环境的关系,乡村的女孩子即便有些心机,也多摆在表面上。

“你们看到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谁再要说那种话,我可就当她是咒我。”连蔓儿道。

“蔓儿姐说的对,以后谁也不许说那样的话了。”七巧就道。

连蔓儿觉得没趣,就想起身离开。

“蔓儿,你家花儿姐是去县城了不,她啥时候,都办啥嫁妆了?”小红拉住连蔓儿,一连串地问道。

几个女孩子都热切地看着连蔓儿。

大前天,古氏、连家老大、老2就带着连花儿、连朵儿和连秀儿一起去县城,去找连兰儿给连花儿置办嫁妆去了。

她们拉住她,不会就是为了打听连花儿的消息吧。连蔓儿心中恍然,连花儿砸碎了定礼,七巧、小红和英子当时就在场。自那以后,她们就被连家视为拒绝往来人员了,连花儿也再没有招村里的女孩子到家里玩,周氏更是对胆敢上门的女孩子没好脸色,这也是为,这么多天,都没人来找她和连枝儿玩的缘故。

即便这些女孩子不好再进连家,但是连花儿的这桩婚事,依旧是她们关注的焦点。

连蔓儿有些无语地看着几个女孩子,小红和英子这两个比较大些的也就罢了,剩下的几个和她差不多年纪,就开始关心这个问题了。

“是去县城办嫁妆了,再过两天就该了。”连蔓儿还是向她们透露了些信息,“到时候办了嫁妆,要抬回村里来,你们都能看得见。”

“真的?”七巧道。

“嗯,七巧,到时候你和我大姨奶一起来家看把。”连花儿对七巧道。周氏的一个堂姐,也是嫁在三十里营子一户姓郑的人家,七巧就是周氏堂姐的孙女,和连花儿算是表。

“好啊。”七巧忙道。

“连花儿可算是要去享福了。”英子说着话,抬起胳膊,露出手腕上黄澄澄的一只镯子。英子长的偏胖,手腕也有些粗,那镯子则有些小,紧紧地卡在她的手腕上

几个女孩子的眼睛都被那金光闪到到了,纷纷露出艳羡的目光。

“英子你这镯子真好看,看都看不腻。”春妮道。

“就是样式老了些。”小红撇了撇嘴。每次只要英子一出现,就会炫耀这金镯子。

“这样式哪里老,是县城里正流行的。你成天呆在村里,能个啥”英子立刻道。

小红被说的脸上一红。

“这镯子你戴着可小,原来就不是你的吧。”小红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是我姥姥给我的。”英子白了一眼小红。

“我看着镯子是好看,就是戴着卡腕子,英子,你不难受?”七巧道。

只怕是好受不了,连蔓儿心道。

“镯子好看,不过要是熔了做钗子,戴在头上,就更好看了。”连蔓儿道,“英子,你这镯子起码能熔一只钗子,一对耳坠子。”

“那可要再添手工的钱,她家出的起?”小红笑道。

“谁说我家出不起?”英子立刻反驳,“我娘和我说,是要拿了这镯子给我熔钗子,要最新的花式的。”

“我该了,你们有空到我家玩吧。”

连蔓儿往家里走,还没走进大门,就听见了周氏的声音。

“就这巴掌大的鱼,有啥肉,还要大把的油盐煮它,我不要它,你们给我扔出去。”

连蔓儿忙走进门去,就看见五郎和小七手里提着鱼,正在被周氏训斥。

“奶,”连蔓儿忍不住走上前去,“我们也是一片好心,大太阳底下抓了鱼,想着孝敬爷和奶,给一家人打打牙祭。奶要是不同意,我们也不能说啥,犯不着这样呵斥。”

“你个丫头片子,吃我的喝我的,还会顶嘴了。”周氏立刻将矛头转向连蔓儿。

“奶,我爹和娘也干活,我吃他们的就够了,不敢吃奶的。”连蔓儿道。

“蔓儿,说啥那,快给你奶赔礼。”连守信陪着连老爷子从外面走进来道。

“奶,煮这鱼用不了多少油的。”连蔓儿忙笑道。

“去抓鱼了?”连老爷子走,看着五郎和小七手里的鱼。

连蔓儿赶忙跑到连老爷子跟前。

“爷,你看我们抓的鱼,这几条鲫鱼,炖汤可好喝了,给爷晚上下酒啊。”连蔓儿道。

“爷,这条大的是我抓的。”小七忙举起一条鲫鱼,向连老爷子炫耀。

“行,我孙子孝敬我了。晚上,让你妈把鱼做了,咱们吃。”连老爷子揉了揉小七的头,就往屋里去了。

“几条鱼,是孩子们的心意,能用多少油?你回屋来吧。”走过周氏身边,连老爷子又道。

连老爷子毕竟是一家之主,他这样说,周氏也无法。

“要是把我的锅弄腥了,就让你们拿舌头舔。”周氏道。

“奶放心吧,肯定不腥。”连蔓儿道。

五郎和小七就提着鱼,找张氏去收拾。

连守信把连蔓儿叫到身边。

“蔓儿,你奶的脾气你还不,以后凡事你都顺着你奶点,也省得你奶生气。”连守信嘱咐连蔓儿。

“爹,就是奶了,也要顺着吗不跳字。连蔓儿问。

“哦,这……”连守信方才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可是被连蔓儿问的这样清楚,他就不好真的答是了。

“可总是这样,那不是害了奶,让她总下去。外面的人要笑话奶的。”连蔓儿道。

连守信无语,他是个老实人,不会说谎,更不会强词夺理,即使在的孩子面前,也是这样。

“不说对,刚才的事,奶那样,我和哥还有小七,就觉得很伤心。可是爷一,我就觉得,爷真是可亲可敬的长辈,也心疼我们,看重我们。”连蔓儿又道。

“你爷当然好。”连守信道,“那个,你奶心里也……疼你们的。”

连蔓儿有些同情地看着连守信,他也不的话吧。

被连蔓儿这样看着,连守信有些尴尬。

“那个,蔓儿啊,去帮你母亲干活去吧。”

连蔓儿忍不住就笑了。

“你这孩子,还笑话你爹”连守信无法,转身走了。

晚饭桌上,就多了一盆奶白鲫鱼豆腐汤。

鲫鱼是张氏收拾的,用盐、生姜、葱花简单地码了味,用薄薄的面糊裹了,然后用少许的油在铁锅里煎的两面都泛黄了,这才倒进水炖煮。连蔓儿还从连老爷子那要了两文钱,买了两斤豆腐,等鱼汤炖开了,将切好的豆腐放下去,又大火烧开,又用小火焖煮了一会,就煮出一锅奶汁般的鱼汤来。

晚上的主食是黍米面窝窝,连蔓儿这张桌上的都是一人分到了两个。周氏一直沉着脸,任张氏和连蔓儿让,都不肯喝鱼汤。因为这鱼汤周氏不喝,何氏就没了顾忌,一边往碗里舀,一边给连芽儿舀。

“芽儿得多吃点,这鱼肉都给芽儿,芽儿缠脚咧,辛苦着那。”何氏道。

连蔓儿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是何氏这样,却让人不舒服。连蔓儿也不,只是扯了鱼肚子上最肥的一大块肉夹给小七,又飞快地夹了两筷子给连枝儿和张氏。

连芽儿被何氏塞了一口鱼在嘴里,被鱼刺卡住了,咳嗽起来。

“枝儿,给你妹子拍拍。”何氏手里不肯放下筷子,就叫连枝儿道。

连枝儿看连芽儿涨红了脸,就放下碗和筷子,在连芽儿背上拍着。

周氏突然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你们今个儿是谁做的饭?”

………………………………

求推荐、求收藏。等忙完了手里的事,弱颜争取加更。

是 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