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小地主

第三十章 奇怪的张氏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章奇怪的张氏

周氏厉声问是谁做的饭。

“娘是问这汤?是老四媳妇做的。也不大好吃的,倒费了不少油盐。”何氏马上道。

“二伯娘,方才让把鱼肉都给芽儿的话不是你说的,你那碗里是什么?”连蔓儿问。

“你这丫头……”何氏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鱼肉,就这样被连蔓儿问到脸上,依旧是面不改色。

“我是问这窝窝,是谁蒸的?”周氏又问。

周氏当然知道今天是何氏做饭,但是她就是习惯这种问法。若是平时,连蔓儿什么都不会说。但是方才何氏挑衅,她也只好微微还礼。

“今天是二伯娘做饭。”连蔓儿脆生生地道。

“这是你蒸的窝窝,就这面疙瘩,扔出去都能打死条狗。从村头数到村尾,能把窝窝蒸成这样的,再没别人了,你个废物懒婆娘,你还有脸坐在这吃。”周氏指着掰开的窝窝里面一块生面,冲何氏大骂道。

连蔓儿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窝窝。连家每顿饭,都是有定数的,比如这黍米面也是一样,要蒸出多少窝窝也是有定数的。张氏蒸的窝窝,不仅松软,而且每一个都是同样大小,分量也是一样,就像用称称过的一样。可是何氏蒸的这窝窝,大的大,小的小,有好些个根本就没有蒸起来。连蔓儿手里这个,就是个硬硬的面疙瘩,多亏有鱼汤泡着,才勉强能吃。

开饭的时候,周氏对窝窝的大小并没说什么,现在看来是吃到生面了,所以恼了。

“娘,今天火不好烧,芽儿不能干活,就我一个人忙活。”何氏辩解道,扭头看见赵氏低垂着头,立刻又道,“……窝窝是老三媳妇蒸的。”

周氏转头骂赵氏。

“你也是个白吃饭的,蒸这样的窝窝出来,你想吃死我……”

赵氏被骂的缩起了身子,无声地哭着,连叶儿也咧了嘴,靠近赵氏怀里。

“娘,今个不是三嫂的班,三嫂帮二嫂烧火,窝窝是二嫂自己蒸的。”张氏看不下去,忙道。

赵氏感激地看了一眼张氏,依旧不敢说话。

连蔓儿偷偷扯了扯张氏的衣角,被周氏训斥的时候,张氏从不为自己辩解,可是却这么积极地帮赵氏说话。她这样做,一定会引火上身的。

果然,周氏撇下何氏和赵氏不管,只骂张氏。

“你看的清楚,你能干,你就看着她把窝窝蒸成这样,你安的什么心?”何氏斜眼看张氏,骂道,“你们年轻,啥都吃的下去,就是想吃死我这老的。”

“娘,我这就去和面,另给您蒸几个窝窝。”张氏被骂的抬不起头来,连忙下了炕,到外屋给周氏另做窝窝去了。

周氏这才安静下来。

连蔓儿将碗里的汤喝完,就放下碗,一声不吭地溜下炕,去找张氏。连枝儿和小七也跟了过来,接着是赵氏和连叶儿。桌上,只有何氏见别人都不吃了,干脆将汤盆抱到自己跟前,就着汤盆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你个懒货,你也给我干活去”周氏看不下去了,骂道。

“娘,我这就去。”何氏裂了裂嘴,干脆将汤盆抱了,往外走。

周氏被气了个倒仰。

外间屋里,张氏在和面,赵氏站在旁边,帮着打下手。

“老四媳妇,又因为我,让你吃了挂落。”赵氏小声道。

“没事的,三嫂。这不算啥,咱是一家人那,哪能干看着你受委屈。”张氏笑了笑道。

“娘,你都肯帮三伯娘辩解,咋奶说你的时候,你自己不知道辩解那?”连蔓儿问。

“我、我受点委屈没事。蔓儿你别问了,你小孩子懂啥?”张氏就不让连蔓儿再问。

赵氏抹了抹眼睛,轻声道,“蔓儿,你母亲是个厚道人……”

“上次二伯娘蒸的窝窝,也差不多就这样,奶就说了两句,今天咋发这么大的火?”小七问,然后眼巴巴地道,“鱼汤让二伯娘端到她屋里去了,我还没喝够那。”

连蔓儿心中一动。

“也许,是就是因为这鱼汤。”

“奶看着咱喝鱼汤,心里不舒坦那。”连枝儿就拉着连蔓儿小声笑道。

连蔓儿点头,还真是这么回事。

“回屋歇着去,别乱说话”张氏嗔了两个女儿一眼。

连蔓儿几个回了西厢房,还忍不住在笑。

“姐,我没吃饱。”小七毕竟年纪小,还在想着那鱼汤。

“看着是什么?”连蔓儿从怀里摸出四个大个的土豆,“我刚才从上房外屋摸的,弄点柴火烤着吃,抹上椒盐,也好吃的。……想吃鱼,咱下次再去捉。”

“蔓儿?”连枝儿吃了一惊。周氏对所有吃的东西都看的很紧,连家的孩子们也习惯了周氏的分配制,即便是独自饿,也只会想到外面去找吃的。连蔓儿的举动,在她们看来是很新鲜的。

“放心吧,我看了,土豆那么多,奶数不过来。”连蔓儿道。

连枝儿就去外边抱了些柴火进来,连蔓儿将土豆洗干净,埋进火堆里。正烧着火,五郎也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个碗。

“快来吃,还热乎着。”五郎招呼道。

“鱼汤”小七欢呼。

连蔓儿看着五郎。

五郎挠了挠脑袋,嘿嘿笑了两声。

“听见奶骂人,你们都先下桌了,就知道你们没吃饱。我就舀了碗鱼汤回来给你们。”五郎道。

“你们那一桌那么多人,哪容得你多舀一碗,这是你的份,你没吃,省下来的吧。”连枝儿道。

五郎就不说话了。

“刚才是不是该忍忍,怎么着也应该先吃饱,那鱼还是咱们去捉的,娘亲手做的那。”连蔓儿故意叹气道,“可是,实在是忍不下去啊。”

“看二伯娘,奶咋骂她,她都当耳旁风,那一盆鱼汤,她还抱自己屋里去了。”连枝儿也跟着摇头叹气。

“这就叫: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五郎道。

“这话谁说的,话粗了点,还真是这个理。”

“这可是咱乡下人的老话了。”五郎道。

几个孩子正说着话,连守信从外面走进来,手里也端着一碗鲫鱼豆腐汤。

“有点凉了,刚才让你母亲给热了热,快吃吧。”连守信道。

“爹,你也把你的份省下来带回来了?”

“爹不爱吃鱼,你们吃吧。”

一会功夫,张氏也从上房回来了,说是伺候周氏吃了新蒸的窝窝。

“终于脸上见晴了。”张氏松了一口气道。

连枝儿将烤好的土豆剥了皮,放在一个盘子上,连守信、张氏和几个孩子就围坐着,一口鱼汤一口土豆地吃,鱼汤的油很少,因为不敢拿太多的柴火,土豆有些没烤透,但他们却好像在品尝着天下最珍贵的美味。

连蔓儿吃着吃着,又想起一件事。

“娘,我方才问你为啥帮三伯娘,不帮自己。那时有三伯娘在,你不好说,现在能说了吗不跳字。

求推荐、求收藏

是 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