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小地主

第三十四章 打击

收藏书签 字体:16+-

那两个行脚商人见是一个清秀的小女孩搭话,也都没放在心上。

“小姑娘,你还认识清丰县哪个姓孙的人家?”一个就笑着问道。

“清丰县有很多姓孙的人家吗不跳字。为了引这两人多说一些,连蔓儿故意道。

果然,那两个行脚商人见连蔓儿懵懂可爱,都笑起来,对她更加没有了防备。

“清丰县姓孙的人家多着了,不过最有钱、最有名的就是这孙连仁家了。小姑娘,你打听清丰县姓孙的人家做?”

做,当然是为了确定这孙连仁是不是就是连守仁本来安排她要去的人家。看来,这两人以为她打听的是别的姓孙的人家。

“我认识刘家三丫。”连蔓儿就道,她不那可怜的刘家小姑娘叫名字,但是她乡村人家的女孩子,只要按照排行大丫,二丫这样叫,就不会。“我听说她嫁给清丰县姓孙的人家享福去了,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那一家?”

两个行脚商人对视了一眼。

“是谁给介绍的,小姑娘你吗不跳字。

“听说是个姓杨的,说是给他妹夫家的孩子说亲。”连蔓儿道。

“那只怕就是了,杨成峰只有一个妹子,给了孙连仁做第四个如。”那个行脚商人道。

连蔓儿咬着嘴唇,这就没了。既然是富贵人家,哪里是会娶童养媳?一个童养媳就肯给那么多银子,还偏来这千里之外的外县来寻人。原来所谓童养媳不过是连守仁夫妻两个编排的,孙家要的就是小女孩给陪葬,要到地下就有个伴。那个钱,是买命的钱。

“他爹……”张氏呆呆地听了半晌,突然发出一声哀叫,然后身子一软就从凳子上跌到了地上,瘫软在那里了。

“他娘……”连守信忙去扶张氏。

张氏紧闭着眼睛,她突然真相,受不了打击,已经昏了。

连蔓儿忙上前,掐张氏的人中,一会功夫,张氏才悠悠醒转。她一眼看见连蔓儿,立刻将连蔓儿抱进怀里。

“蔓儿,我的蔓儿啊……”张氏嚎啕大哭。

连枝儿、五郎两个也听明白了是回事,都跟着哭了起来。小七还有点糊涂,但也不是好事,也跟着哭了。

这一家人哭在一处,引得许多过往行人驻足观看。

那两个行脚商人就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了,这是了?”就算和那刘家是亲戚,也不该哭的这么凄惨啊。一个行脚商叫就问小七小,你们和刘家是啥亲戚啊?”

“我们不认识刘家的,我们姓连,是三十里营子的。”小七道。

“那是回事?”行脚商人诧异了,“你们这是哭啥那?”

“这不是连家老四,”旁边看热闹的人里,就有来自三十里营子的,认出了连守信,“哎呦,那时他们家的小闺女儿,前些天好像把头磕破了,昏死好几天,都说活不成了。说是那之前,就是要送去邻县给孙家做的……”

两个行脚商人听出了意思,怕惹出麻烦来,赶忙会账就要走路。

连守信红着眼睛,拉住其中一个。

“大,我问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们说、说啥了?”。

“就是孙连仁家,给小娶童养媳,就是为了殉葬,这事,是真的?”

一个行脚商人怕麻烦,赶忙否认。

“可不是真的吗?这事在清丰县也不算是秘事。”另一个猜到了连蔓儿就是一开始要卖给孙家的那个小姑娘,就有些看不下去。“你们当时干啥去了,这个时候要撇清是咋地?”

“这事,好像是他们家大哥在外面做的主。”就有内情的人说道。

乡下地方,一家挨着一家,可以说是鸡犬之声相闻,几乎谈不上隐私。但凡哪一家有事情,就算是想要保密,转眼也能传的满村子人都。这镇上离三十里营子不过几里地,村上常有人到镇上来,相互认识的多,连家的事情,镇上的人也有许多的。

那两个行脚商人一听这话,就更都不肯说了,急急忙忙甩开连守信一溜烟地走了。

行脚商人走了,但是人群可并没有散,都在议论纷纷。茶摊上也有听见那两个行脚商人的,少不得添油加醋地讲说了一番。

连守信毕竟是成年男人,第一个稳住了心神,将张氏扶起来。

藏式只是抱着连蔓儿不肯撒手,有人向她搭话,她也不理,只是呆呆的,一个劲的哭。

也有后来的人只听了三言两语,就都愤愤不平起来。

“现在哭,舍不得了?当时咋就舍得那。还是被银子耀花了眼睛。”

“不是亲生的闺女吧,怕是后妈。”

“这是亲生的,那刘家也是亲生的。我他们家,孩子多,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三百两银子,够给几个娶,再置几亩地,这辈子就不用愁了。”

“这连家也是这样?”

“别怪了可怜人。这事我听我们嫁到他们三十里营子的姑奶奶说过,是连家老大在外就做了主。你不他们家,这老四两口子都是老实人,被他们家老太太给辖制的死死的。”

“那花钱买命的事,他们家老太太也,就瞒着他们两口子?”

“这咱可不敢说。”

“我看差不多。”

连守信听着众人的议论,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强撑着进到铁匠铺里。

“冯大哥,我要回了。修好的我偶拿,没修完的,就留这,我再来拿。”连守信对冯铁匠道。

冯铁匠在铺子里,也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都给你修好了。”冯铁匠有些怜悯地看了连守信一眼,就把几件农具都递给他。

“冯大哥,这一共是多少钱。”

“还是原来的价,你也能估摸出来,一百一十文钱。”冯铁匠爽快地道。

连守信拿出钱袋,将周氏给他的钱都倒了出来,数一数,只有八十文钱。

“冯大哥,我只带了八十文钱,要不,这钱你先收下,我留下两把铁镐做抵押,再把欠的钱送。”

冯铁匠看连守信的目光就更同情了。庄稼人宁肯冻着饿着,但是在农具上都是肯花钱的。而且老庄稼把式大多都能估算出修理要用多少钱,都会带足了钱来。来铁匠铺修农具,带不够钱的极少,像连守信这样少出这么多的,就更少见了。

“留啥留,”冯铁匠将钱接,“你都拿走,那钱你啥时候有空到镇上,就给我带,不着急。”

连守信忙向冯铁匠道了谢,将镰刀和铁镐都收拾好,放在板车上,张氏腿还软,走不了路。连枝儿和五郎就扶着张氏坐到车上。张氏昏昏沉沉的,还在哭,依旧不肯放开连蔓儿。

连守信推了车走,还有好事的人不远不近地跟着,一直到出了镇子,这才全都散了。连守信的脚步也慢了下来,似乎两条腿上拖着千金的重量。张氏已经哭哑了嗓子,一路上,大家都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三四里的路程,还是走完了。

“咋这个时候才,不家里活计多,想累死我这老的就。黑心肝的,你可受用。”周氏正在院子里站着,见到连守信,张氏还大大方方地坐在车子上,就气不打一处来。

没人理会周氏。

连守信将车停稳,张氏抱着连蔓儿,几个孩子扶着张氏,径直回了西厢房,看都没看周氏一眼。

周氏被气了个倒仰。

“这是从哪撞尸了,去一回镇上,就长毛病了,有啥大人就有啥孩子,看那一个个那……”周氏正骂着,就看见连守信放下板车,走了。

“你大哥提前了,叫你赶紧来做饭,逛了一天她也该逛够了。”周氏对连守信道。

连守信阴沉着脸,站在周氏面前,没有。

周氏心里打了个突。几个的脾气秉性她都晓得,连守信从小到大就是一张笑脸,脾气最和顺,这样阴沉的脸色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连守信的脸上。

“老四,你咋啦,撞客了?”

这个时候,就听见上房里传出来连守仁、连花儿,连秀儿几个的声和笑声。

连守信觉得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我找大哥。”连守信直接冲进了上房。

周氏习惯地要开口骂,又觉得情形不对劲,赶忙也跟着往屋里走。

西厢房里,连蔓儿将张氏扶在炕上躺了。她看见连守信进了上房,本来想立刻跟,她要为连蔓儿讨回一个公道。可是转念一想,连守信是家里的男人,是顶梁柱,他有义务保护的和未成年的儿女。

连守信和张氏如此失魂落魄,不仅是心疼女儿,更有意识到被愚弄,被亲情背叛的缘故。连守信和张氏,都是时候直接面对连家畸形的家庭关系,还有来自亲人的欺辱与背叛了。

“娘,你喝点水吧。”连蔓儿端了一碗水,递给张氏。她要张氏润润嗓子,免得一会话也说不出来。

张氏接过水,喝了一口,正要,就听见从上房传来连守仁激动的声。

“老四,你从哪听的谣言,胡乱给我扣帽子”

是 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