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小地主

第三十八章锅碗瓢盆

收藏书签 字体:16+-



二更,求订阅、粉红。

……………………

连守仁和古氏两个都静下来听连花儿。

“四叔和四婶总说一条人命一条人命的,这件事这么久了,蔓儿根本就没事,活的比都精神了。他们能不这事闹起来要害了爹的前程?他们要是真像爷说的那样懂事,顾大局,把咱们当亲人,根本就不会再提这事。可他们倒好,还对爹和娘动起手来了。这是根本没把咱们放眼睛里……”连花儿细细的声音说道。

“花儿说的对,你还把人家当,还想着以后做了官拉巴他们。人家可拿你当仇人”古氏道。

连守仁没有。

“我跟了你,顶了个秀才娘子的名头,却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一进门,我一个大姑娘就得给你带孩子,伺候完老的伺候小的。到头来,还得挨你打。你还是男人咧,以后还要去做官,你脸上好有光彩……”古氏嘀嘀咕咕地道。

“你当我好受吗不跳字。连守仁被说烦了。

“你、你还跟我来气了。”古氏见连守仁恼了,就去了方才咄咄逼人的态度,又小声哭了起来,“谁让我命苦没,若我有,我也不能受这样的侮辱。”

“继祖不是你?”连守仁道。

古氏就不了。

“娘,你没,还有女儿那。娘你放心,我来给你报这个仇。”连花儿道。

“花儿,你有办法?”古氏的眼睛立刻亮了。

“消停点吧,再弄出点事来,老爷子那就糊弄不。”连守仁道。

“再出事,如果和咱们没关系,爷就能怪到咱们头上?”连花儿笑道。

“花儿,你想到好主意了?”古氏往连花儿旁边凑了凑,压低声音道。

“咱们不用动手,有人能为咱们出气,管保让他们吃哑巴亏。”连花儿用手指指着西厢房的方向。

“你是说……”

连花儿点头,借刀杀人从来就是条好计。

古氏和连花儿头挨着头,小声地嘀咕起来。

………………

第二天的早饭桌上,张氏看见了古氏,还有一点尴尬,古氏却和平常一样,甚至还比平常的笑容多了一些。连花儿也很温和,虽然还是只和连秀儿亲近,目光扫到其他几个堂妹的时候,脸上竟也带了一丝笑容。唯有连朵儿,撅着嘴,见连蔓儿看她,立刻瞪了。

连蔓儿低头扒饭。

“这肚丝是县城顾顺斋的,香而不腻,又养胃,蔓儿多吃点。”古氏夹了一筷子的肚丝放到连蔓儿碗里。

连蔓儿抬起头,见古氏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又夹了一筷子给张氏,“四弟妹,你也吃。”

连蔓儿微微吃了一惊。古氏都只在周氏和连秀儿身上做功夫,对她们都是淡淡的,今天这是……在向她们示好。

古氏她做了,心里对她们有了歉疚了?如果她真的只有十岁,或者她会这么想吧。只要看看古氏那洒向一屋子的笑容,就,古氏这是在做给大家看。

“大伯娘,今天的窝窝好吃,是我娘今早特意早起,揉面就揉了半天功夫才蒸出来的。大伯娘那时候还睡着没起来那。大伯娘你尝尝,不比你们在镇上吃的白面馒头差的。”连蔓儿道。

古氏做戏,想表现她的大度不计前嫌,她连蔓儿难道不会做。今天的早饭是张氏和赵氏做的,而按理今天轮到古氏做饭。比起古氏惠而不贵的表面情,张氏显然就宽厚多了,是真的大度。

“今天又轮到你做饭了,中午饭别再误了。”周氏就对古氏道。

古氏只得笑着答应了。

“大伯娘,这是奶今年腌的新菜。”连蔓儿就夹了一大筷子的咸菜丝放在古氏的碗里。

这咸菜丝是用来下饭的,用小七的话来说是齁咸齁咸的。

连蔓儿笑眯眯地看着古氏,“这是奶的好手艺,镇上和县里都没有的,大伯娘你多吃些呀。”

古氏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了。

“花儿姐,朵儿,你们也吃。我看你们都不动筷子……”连蔓儿又要夹咸菜给连花儿和连朵儿。

这两个都赶忙捧起的碗,躲开连蔓儿。

“蔓儿,咱一家人不用这些虚套,我要吃夹。”连花儿道。

刚才古氏夹菜的时候你咋不说是虚套那。

“哦,原来这是虚套,咱们家平时也没这样的。我看大伯娘这么做,以为是好礼节,就学了学。”连蔓儿故意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加了一句,“我就说要是好礼节,奶不能不教给我们。”

连蔓儿一句话捧了周氏,还击连带着贬了古氏和连花儿。周氏心里难免高兴,觉得连蔓儿今天难得的顺眼,古氏和连花儿不好反驳连蔓儿,只能哑巴吃黄连,苦在心里。

连蔓儿就着肚丝喝稀饭,看着古氏故作开心地吃那咸菜,心中暗爽。

吃过早饭,将碗筷都撤了下去,放进大木盆里,张氏惯性地往大木盆里舀水,转头看见连蔓儿看着她。

“大嫂,你洗碗啊,我给你舀好水了。”张氏就叫住正要往西屋走的古氏。

古氏只得扭过身,嘴角扯出一丝笑来。

“这就洗,四弟妹,有劳你了。”

“老四,这是多大点事,你就手就把碗洗了呗,还叫啥大嫂。”何氏从屋里出来,就说了一句。昨天大房和四房打在一起,她和连守义怕惹事上身,就躲在外面,可是看足了热闹。他们两口子琢磨了一宿,都觉得连老爷子那样处置,还是大房的前途占了上风。

“看来还是得多巴结着大哥这头。”这是两个人琢磨出来的结果

古氏不愿意干这些粗使的活计,她在旁边说说便宜话,就能讨古氏的人情。有这样的想法,何氏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氏愣了一下。

“二伯娘要帮大伯娘洗碗,娘咱们别在这碍事。那双鞋,奶还等着要穿那。”连蔓儿马上道。

张氏会意,马上将手里的水瓢塞到何氏手里,跟着连蔓儿就从上房里出来了。

何氏接了个水瓢,古氏不愿意干活,难道她愿意。虽然是要巴结古氏,但是真要她替古氏干活,她就不乐意了。

“我也有事,大嫂你忙你的啊。”何氏呵呵笑了两声,扔下水瓢,扭身也走了。

“娘,忍忍吧,奶看着那。”连花儿轻轻碰了碰古氏的胳膊。

是啊,她还有事要求周氏那。古氏无法,只好强捏着鼻子,坐到大木盆边上,开始洗碗。

马上就要收秋,连老爷子吃过了早饭,又带了几个下地看庄稼。连守仁因为挨了打,脸上还肿着,就不肯出门,吃过饭就回西屋炕上躺着。

古氏洗了碗,回屋来换衣服。没办法,她不习惯做这些活,又将衣服弄脏了,她又是习惯干净的,衣服上一个水点都不能有。

“他爹,”古氏一边换衣服,一边跟连守仁商量,“我要去县城镶牙,你也来,帮我跟娘说说。”

“你别去碰那个钉子,爹昨天说了,直到选上官之前,咱都得呆在家里。”

“那我这牙就不镶了,让我咋出去见人?”古氏心中有气。

“镇上不是也有镶牙的。”连守仁道。

“那能和县城里的比?”古氏虽然住在镇上,却觉得镇里只比乡下好一点,远远比不上县城。

连守仁从炕上坐起来,他想到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你别折腾了。我这几天不能出门,你去镇上,把继祖他们带。”

“继祖能听我的话?”古氏道,“他们可愿意那”

“不愿意也没法子。”连守仁道,“让他们就,镇上的房子,也得处理下。咱再也不去镇上住了。”

“为啥?”

“爹这次可下了决心。”连守仁摸了摸的脸,昨天连老爷子和他说了一大篇的话,话里的意思,认为他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是因为在外面少了拘管,结交了不良的。因此要在他选官出去之前,将他拘管在家里。

古氏了问题的严重性,也在炕边上坐下来。

“算了,以后你选了官,那镇上的房子咱也没用了。”古氏眼珠转了转,有了的打算,“这今天就去镇上,把继祖他们叫。”

西厢房里,张氏和连枝儿在做针线,连蔓儿也一手针线,一手布块地跟着学。

小七从外面跑了进来。

“干啥跑的呼哧呼哧的?”连蔓儿道。

“姐,大伯娘一早上,都喝了两壶水了。”

连蔓儿就和小七嘻嘻地笑了起来。

张氏嗔了连蔓儿一眼,却也没说。

“大伯娘说要去镇上,让大郎哥哥给找车去了。”小七又道。

“今天是集,要是去赶集,现在去也太晚了。人家赶集的这时候都能了。”张氏道。

“二姐,”小七坐到连蔓儿身边,“花儿姐把老姑拉后园子去了,在豆角架旁边,偷偷摸摸地不说啥。我想听听,让老姑把我赶了。”

“你个小耳报神。”张氏笑着骂了一句。

小七嘿嘿地笑了。

“连花儿不是憋着啥坏吧。”连蔓儿道。

“谁,反正老姑和她好,她说啥老姑听啥。”连枝儿道。

“有一次她来使坏,让老姑打我那。”小七撅嘴道。

正说着话,就听见外边有人喊。

“连花儿在家没?”

更新说明:

基本上每天一更,二十粉红加更一章,求粉红ing。现在还没有二十粉红,不过依然送上加更。弱颜去码第三更,大家给点鼓励吧。


是 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