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界外区

十三

收藏书签 字体:16+-

十三

停下汽车,瑞克带着斯查弗向里面走去,“老实说,这里很危险。”说着瑞克跺了下脚下的土地,“或许这里就有那些宝藏。”

“自由交易?”这里的交易市场很繁荣,有些出乎斯查弗的意料,不过和之前去过的地方一样,这里也是一些临时的摊位。

这里的人相当多,人口相当密集,经过斯查弗的了解,界外区的结构应该是像远古的部落一样分部,大量的金钱流通带来了虚假的繁荣场面,远远的,斯查弗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拉赛特,他的绵羊角确实太明显了。

“好久不见。”走近的拉赛特拉下脸上的护目镜,他伸出手,“欢迎回来。”

斯查弗伸出手握住他的,“你知道我会回来。”

“当然,界外区永远都比你想象的凶险。”拉赛特似乎不想在这儿做过多的交谈,他示意他们移步,“我们可以先去我们的房子里喝一点饮料。”

“走吧。”艾尔说,他站到莱克斯的身边,“天就快黑了。”

“这里的温差很大。”拉赛特带着斯查弗往南边走去,这片建筑群里的风沙比外面小上许多,不过斯查弗还是没有拿下脸上的目镜,“夜晚最好别轻易外出。”

斯查弗跟在拉赛特的身后,整座区域都像是灰色构成的,呈现灰黑色质感的土地,以及破旧灰黑的建筑,就连来往的人群,也披着暗色的披风,给人的感觉非常压抑。

突然,斯查弗停下脚步,远处的喧哗,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个雄性被压倒在地上,然后……

周围是一群人的叫好声。

注意到斯查弗的目光,瑞克耸耸肩,“偶尔这里也会有这样的景象,不过一般不会在街上进行。”

瑞克表达的意思很明显,这在界外区是很平常的行为,不过大多数都没有被人观看的爱好。

这就是界外区。

没有法律约束,生存环境近乎于苛刻的界外区。

“走吧。”拉赛特说,他看了一眼远处的人群,“这里的人可都是些好战分子。”找不到遗迹的郁闷总得有一些发泄的途径。

暴力或者性,总得选择一个。

斯查弗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示意拉赛特在前面带路。

原本斯查弗认为,他们选的住宅地一定是一栋很大的建筑,但是在见到这里的建筑后,他立刻明白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太还是天真的以为,建筑一定不会太糟糕。

但是当他见到实物后,斯查弗立即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简直太天真了。

那栋建筑是一栋独立建筑,似乎是老式的别墅——这听上去是不是棒极了。

但是因为年久失修或者还有其他原因,半片建筑全部倒塌,只剩下勉强可以住人的一小块,相比这儿,斯查弗立即觉得,自己之前住的房子简直是天堂。

最可怕的远不止这些,当斯查弗走进室内的时候,他立即想。

如果不是室内保持着最基本的洁净,他或许会干脆认为这是他们的一个恶劣玩笑,起码他觉得自己无法坦然的面对破碎的,不断灌入风沙的窗户。

“别在意这些小细节。”莱克斯当然注意到了斯查弗的目光,他向前走了几步,挡住了那个破碎的窗户,“我们可不是住在走廊的。”

是吗?斯查弗怀疑地看着他们。

“这里只有几间房子可以用。”艾尔扳着手指对斯查弗说,“一间厨房,一间客厅——这个兼具了很多种的功能,几间卧室……不过我得告诉你的是,房间已经满了。”

“你们准备让我住厨房还是客厅?”斯查弗挑眉看着他们,“或者是走廊。”他看着快速涌入房间的风沙,地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沙土。

“如果你不是雌性……我会选择让你和我住一起。”拉赛特带领斯查弗走进那间兼具多种功能的客厅,破旧的木门不堪重负,发出咿呀咿呀的□□。

对比那间外面的秘密基地,这里寒酸得令人惊讶。

室内只有几张破旧的沙发,其中一个沙发上,弹簧已经跳出了破旧的布面,此刻正耀武扬威地向斯查弗示意。

拉赛特他们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瑞克从冰箱里找出了几听罐装饮料,分别扔给室内的众人。

斯查弗接过罐装咖啡,小心地避开那个弹簧,坐在沙发上。

不舒服,斯查弗立即皱起了眉头,比起这种有着奇怪突起的沙发,他宁愿坐在木椅上。

拉开饮料罐,斯查弗把咖啡灌进嘴里,泥水一样的味道,他想。

虽然斯查弗是作为被制造出的优秀纯雄生活的,但是帝国从未克扣过他的生存物资,更别提当他成为代表帝国的首席飞行员后,即使斯查弗没有享乐的习惯,帝国配给他的东西,依旧都是最好的。

相比之下,物资严重缺乏的界外区,即使是再贵重的东西,也远远比不上皇室内最上等的补给,更别提这种远比一般还要差劲的东西。

拉赛特一边喝着饮料一边仔细观察着斯查弗,当看到斯查弗的反应后,他和莱克斯对视了一眼。

斯查弗很快就喝完了咖啡,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他从不是热爱享乐的人,更多的时候,他只需要够用就行,所以这些也只是让他小小感触一下而已,而不是什么王子似的抱怨。

“再过不久,冬月就要来了。”坐在沙发上的艾尔突然说,他看着对面的斯查弗解释道,“冬月来临得非常快,几乎没有预兆,虽然现在还可以穿着披风上路,但是过不了多久,这里的大部分区域都会被冰雪覆盖,所以在冬月到来前,我们都习惯储存很多的东西。”说到这里,艾尔感叹了一下,“冬月在界外区代表的就是暂时的休息。”

帝国的上区常年保持恒温,所以这种可以遮盖一切的大雪,是斯查弗从没有接触过的,“很大的雪?”

“你没有见过?”瑞克好奇地问。

斯查弗诚实地点点头。

“这也算是界外区的特色。”瑞克说,“这儿没有帝国或者联邦的恒温系统,当然就算是帝国下区的供暖系统也没有,所以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得准备一些充足的燃料。”他指着客厅的里的壁炉,“看见了吗?”

斯查弗看着那个壁炉,刚进来的时候,他以为那只是个过去的装饰,但是现在细看,那里确实有使用的痕迹,旁边也有堆积一些东西留下的痕迹,“燃料都放在那儿?”

瑞克点点头,“冬月就快到了,那么那个也快了吧。”

“那个?”斯查弗问。

这次是拉赛特向他解惑的,“冬月到临之后,这儿的大部分活动都会停止,所以在此之前,会有一个大活动,一个巨大的交易市场,以及一些比赛。”

“比赛的方式每年都不同,去年似乎是射击?”莱克斯回忆道,“这算是界外区难得放松的时间了。”

“还有多久?”斯查弗对这些很感兴趣,他几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到斯查弗有些激动的神情,莱克斯和艾尔对视一眼,“老实说,我觉得你最好别那样期待。”

斯查弗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为什么?”

“冬月的寒冷绝对超乎你的想象。”拉赛特说,“即使是从小生活在界外区的我们,当冬月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也会觉得寒冷,而你……”他看了一下斯查弗,“你不是这儿的人,甚至,你还是雌性。”

雌性的身体比起雄性虚弱很多是事实。

雌性的身体很难抵抗住界外区冬月的严寒。

所以这也是界外区缺少雌性的一个原因。

“我想我们在此之前得先讨论一下别的问题。”莱克斯拍拍手,打断了关于冬月的讨论,“房间该怎么分配,事先声明,我绝对不和那个红头发一起。”

“我也不愿意和你一起!”瑞克吼道。

“四间卧室。”艾尔伸出手指,“斯查弗单独一间。”说到这儿,他有些惋惜地看着斯查弗,“如果你是雄性,你就能够和拉赛特一起了,他的房间是最大的。”

“几张床?”斯查弗问。

“……两张?”艾尔询问拉赛特,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

“我和他一起。”斯查弗立即说,“我讨厌麻烦。”他看着拉赛特,“你觉得呢?”

斯查弗不觉得他们这儿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与其让每个人重新搬走自己的东西,再分配一下房子,他宁愿和拉赛特住在一起。

“……我不反对。”拉赛特有些迟疑地说,“但是……你确定?”他有些不确定地看着斯查弗,“你是个雌性。”

“这我他妈当然知道。”斯查弗爆了一句粗口,“但是我可不觉得我比你少了什么。”他只是比拉赛特他们多了一个功能而已,除此之外,他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区别。

不得不说,直到目前为止,斯查弗还是用他雄性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

“……好吧。”过了半晌,拉赛特看着斯查弗说,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其他事情明天再说。”更多的事情不适合在这个时候交谈,他们需要的是休息。

斯查弗走到拉赛特面前,“走吧。”

NP不可能啊ヾ(?`???)?

另外CP定了就不会改了【远目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