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都市之空

第十七空 大漠刀客

收藏书签 字体:16+-

正文 第十七空 大漠刀客

“还想拜把兄弟吗?”

“有点儿!”

“看你买的好多菜,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张舒婷笑盈盈的看着石林问道,先前的严肃表情烟消云散,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依然是那副和善的表情,依然是那副让人无法拒绝的笑意,就如同一股甘甜的泉水。她的大度,让石林自惭形秽。渐渐的,从张舒婷的身上,石林看到了不同于母亲和妹妹的女强人之外的东西。

“你行吗?”石林用怀疑的口气问道,今天见面以来,第一次正眼看着对方。

不是石林瞧不起她,只是现代女性的厨艺水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现象。所以石林对张舒婷这种在事业上特有成就的女人的手艺表示怀疑也是很正常的。想要有个好手艺,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学成的,更与轻功内力暗器无关,这需要长久的积累和摸索。女强人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哪有时间做饭做菜?而且石林也去过张舒婷的家,午宴都是由保姆准备的,从小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中,能下厨才是一件奇怪的事!

张舒婷听见石林怀疑的口气后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怎么赌?”

“如果我做的饭菜能令你满意,今后你就听我的,如果不能令你满意,我听你的。当然,不能违心,怎么样?”

听到张舒婷的话后,又见到对方的气势,似乎对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的样子。石林在心里琢磨着,虽然和张舒婷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这个女人的手段石林还是尝过几次的,绝对不会打无把握的仗。看着张舒婷信心十足的样子,石林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石林也犯不着因为一顿饭就把自己给卖了。

“咳咳,我不习惯吃别人做的饭菜,我还是自己做吧!”石林看着张舒婷说道,然后向厨房走去。

“怎么,不敢?”张舒婷伸手拦住石林的去路,挑衅的看着他问道。

“不敢。你高兴了吧?”说完。石林向厨房走去。激将法?还嫩了点儿!

看着石林地背影。张舒婷脸上挑衅地笑容消失了。秀眉微皱。有些好奇地看着石林。她已经从石芸那里听说过关于石林地性格脾气和秉性。例如:上进心小于等于一等等等等。现在看来。石芸说地一点儿没错。这个男人似乎天生就没有一颗争斗地心。如果不是知根知底。张舒婷怎么也不会相信对方有着显赫地家庭背影。

身为她张舒婷地男人。怎么能一事无成呢?张舒婷仔细地揣摩着。是不是要对他进行一番彻底地改造呢?

石林单过已经很长时间了。他也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地生活。在单过地最初一段时间里。下班后无聊地他开始把更多地时间用在厨房中。而他做饭做菜地理由很简单:打发时间、省钱!两年地时间下来。手艺自是不输给任何人。

张舒婷站在厨房外。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看着身上系着围裙。正在用熟练地刀法‘哒哒哒哒’切菜地石林。根据张舒婷地观察。石林买了很多地菜和肉。显然不是那种只会蛋炒饭和饭炒蛋地低级水准。张舒婷地心理不禁对这个自己未来地男人充满了期待。或许他并不像传说中那样一无是处!

事实上。在张舒婷知道自己地未婚夫是谁地时候。就已经派人做过调查。但是得到地结果却令人失望。不过经过这几次地接触。张舒婷发现了一些资料以外地东西。这让她不禁对石林产生地兴趣。

“你吃了吗?”正在做菜的石林看着一旁的张舒婷问道,屋子里面冷不丁的多了一个女人,这让石林多少有些不习惯。

“没吃!”张舒婷回答道,同时心里面不禁涌出一股暖流,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还挺关心人的,倒也是一个居家的好男人。

“噢,那你赶紧去外面吃吧,我没带你的份!”

“……!”

就算张舒婷的脾气再怎么好,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买了这么多的菜,竟然还说没带她的份,这样的话谁能相信?

“这就是你对待未婚妻的方式吗?”

石林瞥了瞥已经走到他身边的张舒婷,美女的香味扑鼻而来,淡雅却很诱人,不过石林并没有因此而变的软弱,看着对方略带不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想在我这里噌饭?”

“不可以吗?我们可是夫妻!”张舒婷笑盈盈的说道。

“我的手艺在这一带可是相当出名的!”

“出名?”

“不好吃的出名!”

“我就是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看张舒婷的神情,今天这顿饭她是非吃不可了。

“我喜欢不劳而获,但我不喜欢和我一样喜欢不劳而获的人。”石林一边做菜一边说道,“把水盆里面的那条活鱼清理一下,把鱼鳞与鱼肚子里面的东西都掏出来洗干净!”

让一个大美女去沾腥味极重的鱼,而且还要把鱼活活的敲死,刮鱼鳞掏鱼肚……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可是,石林就是能够说的出,也可以说这是他在特意的为难张舒婷。

听到石林的话后,张舒婷转身走出了厨房。石林见到后心里一阵得意,输了这么多回,终于扳回来一局了。可是就在石林自鸣得意之时,她卧室的门打开了,只见张舒婷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个围裙。

连围裙都带来了?看样子是早有准备!只见她把长发挽了一下,然后用皮筋扎在脑后,接着把围裙系在了腰间。

凯蒂猫?

在石林的印象中,凯蒂猫应该是许多可爱的、活泼的、调皮的小女生才会喜欢的。而张舒婷作为一个在商海中打滚的女强人,竟然围着这样一个围裙,让石林不禁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想在他面前装可爱!

“不要告诉我你的拿手厨艺是欧洲田园风味手制小饼干!”石林看着张舒婷说道,记的这应该是凯蒂猫最拿手的厨艺。

张舒婷听见后愣了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你也喜欢凯蒂猫?看样子我们真的很有缘分!”说完,轻车熟路的从厨房的柜子里面拿出一个菜板和一副胶皮手套。接着,只见她把鱼从水盆里面捞了出来,然后放在菜板上并按住,接着用刀背使劲儿的翘了一下鱼脑壳。

“啪~!”

敲晕之后,用铁刷子刮鳞,然后用刀开膛去掉内脏、去鳃。冲洗干净之后,用厨房纸把里面擦洗干净,然后放在石林的面前。

看着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鱼,石林彻底的被震住了。她熟练的动作根本就是一个老手,去鱼的过程没有半点儿的拖泥带水,而且手法更是快的不得了!

这不禁让石林感到疑惑,她是职业女性,还是职业杀手。石林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吐沫,总感觉对方挥刀子的动作是那么的熟练,如果自己以后不听话,会不会也会像这条鱼一样,被她宰割呢?

“我炒菜,你切菜!”石林看着张舒婷说道,然后他挪到了一旁的炉灶前,把切菜的区域让给了对方。在替他分担的同时,石林也想通过对方的切菜刀功,判断对方厨艺的深浅。

张舒婷欣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把胶皮手套摘掉,拿起石林刚刚放下的菜刀。

“这些菜怎么切?”

“芹菜切成段,蘑菇切成丁,竹笋切成块,莲藕切成片,鸡肉切成丝,牛肉切成沫……!”

本来不用这样复杂的,但石林就是在特意的为难她。可是张舒婷在听见石林的吩咐后,脸上并未露出半点儿的难色,而且说切就切,菜刀在她的手中仿佛被刺激了灵魂,切菜时所发出的声音也十分的均匀。刀功精细,手法娴熟。

“哒哒哒哒~~!”

她的前世,一定是一位身处苍凉荒芜的大漠刀客,穿着褴褛的衣衫,头戴露雨的草帽,总是用一块破烂的布,包裹着她那把举世闻名的‘杀猪不见血,剔骨不卷刃’的菜刀!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块肥肉!

在那令人心惊胆颤毛骨悚然的切菜声中,石林终于把所有的菜都做好了,当张舒婷放下菜刀的时候,石林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看着张舒婷微笑的样子,不禁让石林想到一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贤妻!

也不知道张舒婷是为了安慰石林那颗被惊吓的幼小脆弱的心灵,还是石林今天做的菜确实很好,总之张舒婷在吃到石林做的菜之后是赞不绝口,毫不吝啬的把‘居家好男人’称号按在了石林的头上。并同意石林作为全国妇联推荐好男人,三八国际妇女节指定用品,无毒无公害无副作用!

对于张舒婷的夸奖,石林努力的去保持着一个平常心。他知道,婚姻就是一场持久战,不是把对方磨平,就是被对方磨平。想要降服我?门儿都没有!是否被俘虏只在一念之差,坚决防止被糖衣包裹的炮弹砸中。

甜言蜜语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目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