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海岛农场主

第37章 豌豆尖豆腐汤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 豌豆尖豆腐汤

表演完毕,江逸晨回到后台,陈主管也走了过来。

“行,小江,这种场面也应付得过来。刚才我还真担心会冷场呢。”他笑着鼓励道。

“没什么,我早有准备的。”江逸晨淡淡地说道。

当天结算,除了三百元基本薪水之外,还额外拿到了五百元的花篮提成。

八百元,这恐怕是他有生以来单日最高的收获了。

不过做为魔术师,不光要经常变换节目花样,还得时时应付客人们的各种要求甚至无理刁难。这碗饭其实也并不容易吃。

时间来到了九月中旬,学校苗圃东面的小菜地中已是一片葱茏,长势喜人。

大葱进入幼苗期末端,姜苗也窜到十几公分高。至于小茴香,长得更快,羽状分裂的叶子间,已经开出了黄色的小花,复伞形花序。

辣椒苗相对其他作物则要长得慢一些,看来空间冰水对各种植物的影响力也不尽相同。

江逸晨虽说曾经在农村干过一些活儿,但相关的具体事宜还是需要上网查询一番。根据作物的生长资料进行比对,发现浇过空间冰水的几种作物,平均生长速度竟然达到了正常数值的五倍以上。植株异常强健,没有发现任何病状,而且因为种植的都是特种调料,散发的气味儿格外浓烈,也没有一点儿长虫子的迹象。

这样实在是求之不得的非常理想状态,不长虫子,就意味着不用打农药,再加上没有施用化肥,完全的纯天然绿色健康作物,在当今这个社会上,恐怕只有某些特供品才能做到。

甚至姜苗通常怕日光长时间照射的弱点也不复存在,连给它搭棚遮荫的麻烦都省了。

另外经过这段时间的实践,空间冰和普通水的混合比例,调整到了大约一比一百。可以确认这个比率已经完全可以满足植物的生长要求。

由于只有不到一分地,空间冰用量不多,取用之后,很快就能恢复。

不过麻烦事儿也有,就是菜地里的野草也不甘落后,一个劲儿地疯长。弄得除草的劳动量比平时翻了好几倍。

但不管怎么说,就这几十平米的地块,再怎么麻烦也是有限的。

江逸晨急于尝试新作物的味道,也等不到完全成熟了。于是将大葱苗摘了两棵,又去北门外的菜摊买了大半斤豌豆尖、几个红尖椒、一块内酯豆腐。

将菜装入大塑料袋,接着到街边杂货店买了一瓶酒精。

晚餐的时候,他没有去食堂,只是让方旭帮着打四两白米饭。

江逸晨找个盆子,去水房把菜洗干净。小菜板搁到书桌上,抄起水果刀,将辣椒、大葱叶切丝,内酯豆腐切成小条。还有上次剩下的一小块老姜,也切成小片待用。

准备完毕,从桌子地下找出一个很久没用的酒精炉,去除灰尘,倒入酒精,点燃,架上装了大半自来水的小汤锅,把姜片放入。

因为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测试大葱葱苗的味道,所以水中没有加入空间冰块,以免影响测试结果。

几位舍友都打饭回来了,见他准备这些东西,不由感到奇怪。

“嗬,豌豆尖、豆腐,晨子,晚上就吃这个青菜豆腐汤啊?可真够节省的。”肚子圆眨巴着眼睛说道。

“不至于吧,晨子你一直在做兼职,手头儿上没那么紧张吧?”马得韬一边吃饭一边问。

江逸晨摇摇头,对此并不理会。

方旭把打了米饭的饭盆交给他,看了看汤锅,并没有说什么。

水烧开了,将豆腐条搁进汤锅,片刻,又投入葱丝、豌豆尖和辣椒。

不多时,一股清鲜的香气从汤锅中溢出,渐渐弥漫了整个房间。

香气中混合了豌豆尖的清香和浓郁的葱香,虽然前者在数量上占多数,但葱香却显示出了强劲的穿透力。

“呼,好香。”肚子圆的鼻子最灵,率先发现异常。

“是啊,这啥玩意儿啊?这么香。”齐泽辉停下饭勺,**鼻子四处嗅。

江逸晨瞧瞧差不多了,往锅里放了点食盐,又滴了几滴豆油。一锅白绿分明、清香鲜活的豌豆尖豆腐汤宣告完成。

四位舍友已经发现了香气来源,于是纷纷凑上来。

“来点儿,来点儿,我们给你鉴定鉴定。”

“瞧瞧你的手艺咋样?”

肚子圆也不管汤锅的主人同不同意,不由分说,抓起汤勺子就往锅里一抄,端至嘴边,吹吹气,快速喝上一口,然后眯起眼睛品咂。

“靠,干不干净啊,你拿着汤勺就喝,我们怎么办啊?”齐泽辉怒斥道。

“就是,一点儿公德都不讲。”马得韬说着,作势要将汤勺抢下。

肚子圆闪过他的爪子,双目睁开,大赞道:

“好汤,清鲜爽口,真是一等一的好汤。”

“真的啊,让我也尝尝。”

舍友们听了,也暂时忘却追究他的玷污汤勺的罪责,纷纷找来空碗盛汤。

一尝之下,赞不绝口,都说汤好,豆腐和豌豆尖也很香。于是继续往锅里伸勺子筷子。

“嘿,嘿,给我留点儿。”江逸晨见状大急,东西不多,要是由着这些家伙招呼,自己恐怕连个汤底子都剩不下。

好在兄弟们还给面子,江逸晨把剩下的汤以及菜叶子全部倒进盛白米饭的饭盆中,拿起筷子一吃,嗯,汤泡饭的滋味儿果然不错。

事实证明,大葱苗同窗台上那盆小葱一样,品质卓绝,种植宣告成功。

按此推论,其他的生姜、小茴香、辣椒也不会差。那么,可以考虑开展下一步的计划了。他暗暗琢磨道。

“哎,我说,以前也吃过青菜豆腐汤,咋没觉得有啥好吃的啊?”肚子圆咂巴着嘴,望着干干净净的汤锅底,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是啊,真够香的。可能是因为好久没吃过了吧。”方旭也猜测道。

“咳,这豌豆尖豆腐汤,虽然普通,但那也得看是谁做的。所谓顶极大厨的技艺,不是靠最好的食材,而是用普通食材做出与众不同、出类拔萃的美食,那才叫平凡中见真功夫。”江逸晨给舍友们上课,以纠正他们的思维误区。

“嘘,你小子长能耐了,真能吹。”众人闻言皆鄙视之。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