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盛世官商

第46章 如坠冰窟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6章 如坠冰窟

朱连山听到这话以后,心里郁闷到了极点,他很想向市长解释一下,得到对方的指示以后,他是怎么做的。

当天早晨,朱连山接到黄鹏程的电话以后,先是让县委办主任去安排这事的,他想了想,觉得有点不放心,便亲自去了县委办给综合科一男一女两个办事员下达了任务。

意外发生以后,朱连山也了解过了,倪书记的家人入住清源宾馆以后,乘着午休的时间,向两个科员撒了一个谎,然后便悄悄溜了出去。

这种情况自然怪不得那两位科员,自然也就怪不得他这个县委书记。

朱连山把这番解释在心里掂量了一番,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口。他心里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他就是再怎么解释也于事无补了。

黄鹏程看到朱连山的表现,怒声说道:“这会让你说,怎么哑巴了,你给我解释呀,人家拖家带口的,你们都看不住,不知干什么吃的!”

黄鹏程将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到了朱连山的身上,他心里很清楚,这事出了以后,他要想执泯州的牛耳,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为了这个市委书记,黄鹏程可是用心良苦,现在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这让他郁闷到了极点。

朱连山除了低头挨骂,便没有其他动作了,尽管口干舌燥,但他愣是没敢把手伸向面前的那只青花瓷茶杯。此刻,他的心里后悔到了极点,早知道黄市长心头有这么大的怒火,他说什么也不会来触这个霉头的。

朱连山在市长办公室如坐针毡的时候,林熹也不轻松,他正在清源县人民医院骨科门诊室的门外徘徊,犹豫着是不是要推门进去。

在这之前,林熹已经在挂号处打听清楚了,今天骨科坐诊的正是郝欣妍的姑妈郝青梅。

这段时间,林熹甚至连曹宏烨和李泽都发动起来了,想方设法地打听郝欣妍的消息,但那个漂亮女孩却如同人家蒸发了一般,没人知道她的任何消息。

林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想到县人医来向郝欣妍的姑妈打听。尽管在建立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到骨科诊室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有点犹豫不决。

综合前世的情况,再加上前段时间郝欣妍亲口对他说的转学的事情,林熹已经大体猜到了对方的去向,但他心里还是抱有一丝侥幸,所以才想到这儿来向郝欣妍的姑妈打听一番。

此时,林熹自己都不清楚,他对郝欣妍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虽然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他如此这般地打听对方的消息,只是为了那六万块钱,但究竟是怎么回事,没人比他本人更清楚了。

林熹尽管比芸芸众生多了三十年的人生经历,但在感情这一块,他却是菜鸟一枚。

前世,在求学的时候,因为父亲的事情,他很自卑,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大学毕业以后,一心忙着创业没顾得上这事;等到功成名就之时,又没有遇到合适的;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打击,直到重生,他都没有谈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恋爱。

现在遇到郝欣妍的事情以后,不知所措,也在情理之中。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林熹还是伸手推开了骨科门诊的门。郝青梅正在给一个右小臂骨折的小男孩接骨,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嚎叫使得林熹有种甩门而出的冲动。

帮小男孩上好夹板,开了一点药以后,郝青梅便走到水池边洗手,同时很是随口问道:“小同志,你有什么事情?”

林熹的四肢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又不是陪人来治病的,郝青梅见状,才会有此一问。

进门之前,林熹确有几分紧张,但这会他却淡定下来了,看着郝欣妍的姑妈微微一笑,然后开口说道:“请问您是郝欣妍的姑妈吗,我叫林熹,是她在泯州中学的同学。”

“哦,你是欣妍的同学呀,你好,我是她的姑妈。”郝青梅热情地说道。

林熹听到这话以后,心里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把早就在心里编好的话说了出来,阿姨,您好,临近开学了,老师让我和郝欣妍商量一下班里第一期黑板报的内容,我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她,所以才来找您的。

“哦,这事呀,林熹,我看你就直接做主吧,欣妍这学期可能不在泯中上了,我们正在给她办转学手续呢!”郝青梅说道。

听到这话以后,林熹只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和郝青梅说了两句客气话以后,便转身离开了骨科诊室。

郝青梅看着林熹的背影,不由得暗暗皱了眉头,心里暗想道,欣妍说什么也不同意转学,是不是和这男孩有关系?对了,刚才没有试探一下他知不知道那六万块钱的事情,怎么就没想起来这茬呢?

林熹骑着单车从县人医往家走的路途中,心里失落到了极点,此刻,他不得不承认郝欣妍真的要转学去应天了。

在这之前,林熹一直抱有幻想,是因为他发现随着他的重生,周围的许多人和事都发生了改变。

重生以后,他除了救了那对母女两命以外,就是和郝欣妍、邻家兄妹的接触最多了,按说他们的人生旅程应该有所改变才对呀,比如林家兄妹的东盛家具店就受到了他的影响,怎么到了郝欣妍这儿就毫无反应呢?

此刻,朱连山的心情比林熹还要郁闷,坐在老式吉普车的后座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

在这之前,他足足被市长黄鹏程训了一个半小时,更让他郁闷的是,当他提起那起车祸的处理情况时,市长直接将其撵出了办公室。此时此刻,朱连山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朱连山不清楚问题究竟出在哪儿,省委书记女婿的事情已经出了,再怎么样,对方也不可能起死回生。在这种情况下,不正需要推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吗?他实在想不明白市长将他撵出门的用意很在。

会不会市里觉得林家强这个县长出来承担责任不足以平息省委倪书记的怒火?想到这的时候,朱连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在清源县,比县长级别高的,可就只有他这个县委书记了呀!

PS:第一卷结束,下一章即为第二卷了,骑鹤需要把思路捋一捋,中午的一章就不发了,晚上发两章,抱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