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琐碎的青春

第33章 王素娥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3章 王素娥

?钟丽清将王素娥三字输入自己的电脑,一回车,王素娥的信息便显示了出来。

王素娥,女,1968年7月10日出生,岗位为毛绒玩具车间缝纫工段缝纫机手,工作状态:白班。

这下就很清楚了,钟丽清的电脑与考勤系统是连接在一起的,谁上班,谁休息,谁请假,谁辞工,什么都是一目了然。

张必成谢过钟丽清,也不耽搁,便和吴若薇告辞而去。

临出门时,黄桂芝还嚷了一嗓子:“吴若薇,我们下次再联系啊。”

吴若薇差点被自己绊倒,无比狼狈地逃离了人事部。

出了行政楼,两人向车间而去,吴若薇犹自心有余悸,说道:“我一直听说人事部就是个魔窟,一直不相信,今天算是领教了,真难为钟姐怎么能在里面做那么久?下次我再也不来了。”

张必成竖了竖大拇指,说道:“吴小姐大小通吃,男女都喜欢,了不起。”

吴若薇怒道:“要不是为了你的事,我至于被她骚扰嘛?你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好,好。我对吴小姐的遭遇深表同情,行了吧。”

“没有一点诚意。哼。”

“要诚意还不简单,今晚我请你去吃鸡肉火锅。”

“好耶。”吴若薇欢呼起来。

“瞧你那点出息,一顿鸡肉火锅就把你给收买了。不过你之前可真的好英勇啊,你不怕黄桂芝?她可是老板的妹妹。”

“那又怎么样?顶多她把我给开了。话又说回来,想要开掉我,那还得看我们崔老大同不同意。虽说主管不算什么大官,但开除人员是必须经过他的同意的。就以黄桂芝那上不了台面的理由,只怕还做不到,在这个厂里,她还做不到一手遮天。”

张必成赞叹道:“算你狠,怪不得你那么英勇无畏,是个巾帼英雄。”

“那是,你以为我在比森做了两年多,是白做的?这些制度我都分析得一清二楚。”

“你分析这些干什么?你以后也想去人事部?”

“呸,我去人事部干什么?逃还逃不及呢,我是为以后做打算。张必成,我问你,你以后就打算这样一直打工下去?心里面就没有一点想法?比如自己创业什么的。”

“不瞒你说,我还真没有这些想法。”

“不思进取。”吴若薇不满地说道:“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也能开一个玩具厂,所以我现在什么都想学,什么都要学。到时候我请你来给我打工哈。”

张必成哈哈大笑道:“一定,一定,吴老板。”

吴若薇丝毫不以为意,她一向就是那种很有志气的女孩,做事认真,学习刻苦。要是认定了一个目标,那就会一直坚定不移地走下去。纵然前面有极多的艰难困苦,她也毫不畏惧。说实话,这种品格才是最让人佩服的。

张必成接着道:“只是你要办厂,资金可是一个大问题,你到哪里去弄到资金?”

吴若薇苦恼地说道:“这也正是我要解决的。我现在还没有想到办法,只有等以后想到办法再说了。”

“还有人员。必须招到经验丰富的熟练工人,要是有像聂丰或崔主管这样的人才就太好了。”

吴若薇道:“人员不会有什么问题,关键还是资金的问题,只要有资金,很快就可以找到合适的人员。”

张必成安慰她道:“你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

“我也相信自己。”吴若薇说道:“不说这些了,这都是以后的事,说不定十年八年还没影呢。我问你,你现在就直接去找王素娥?马上就要上班了。”

张必成沉吟了一会,说道:“也不急在这一时,上班要紧。我们先去上班吧。下了班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去找她。”

吴若薇充满疑虑地看着他,问道:“你先前那么着急,怎么现在又不急了?”

张必成犹豫了一会,这才说道:“说实话,我现在很怕知道那个消息。”

那个消息指的是什么,吴若薇很清楚。所以她也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但愿吉人天相。说不定那女孩只是生了病,说不定只是磕了碰了,过几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说不定我们的那些猜测全部都是错的,那个女孩什么事都没有。所以你不用怕。”

明知道这些不过是安慰之词,张必成却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是。但愿她只是生了一场病。”

骂人生病一向不是什么好话,我们经常可以在吵架的场景中听到这样的话:“你有病啊……”,“你才有病呢……”。往往这样一说,就代表着矛盾开始升级。可是在张必成和吴若薇这里,生病,反而成了最大的希望。他们都在盼望着那个女孩:你生一场病吧,求你了。

……

王素娥这几天心情很不好,同一工段的人经常看到她无缘无故地大发脾气,也不知她是吃了火药还是什么的。她以前可不是这样,那就是一个滥好人,虽然嘴碎,心地却着实不坏。虽说现在人情淡薄,人们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往来,但王素娥是个例外。

也许是出身于小山村,身上还保留着小农民的纯朴和天真,也许纯粹就是天性使然,工友们若是谁有个头痛脑热,王素娥经常都会热情地帮助他们,提醒他们按时吃药,甚至端茶递水送药丸,照顾他们。谁要是临时有事,想要找人短时间代一下班,最理想的对象就是找王素娥,几乎一说一个准。甚至有些人手头上有些紧张,也会找她。在深圳,借钱给别人可是一个大忌讳,因为人员流动太大,几乎天天都能看到旧人走,新人来。人们彼此之间并不熟悉,谁知道你做了今天,明天还会不会来。今天借钱出去,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钱的影子了。所以在深圳想要借到钱,真的是很难,除非关系铁到了一定程度,或者是有什么关系。

王素娥却不顾忌这些,说她缺心眼也好,说她本性善良也好,总之她借过很多钱给别人,当然数额都不大,毕竟她自己也不是个有钱人。这些钱大部分都能归还,也有少部分就此蒸发。她也不计较,依旧笑呵呵的。所以同工段的人都很尊敬她,热情地叫她为王姐。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最近居然老是大发脾气,熟悉她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更让人莫名其妙的就是大家还不能从她的嘴里套出话来,这对于一向嘴碎的王素娥来说,简直太稀奇了。要让她保守住秘密,比国足出线还难哪。

今天王素娥又发了两次脾气,起因不过是她带的两个学徒犯了点小错误,这要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会耐心地纠正错误,甚至手把手地教她们怎样操作,现在她却没有半分耐心,粗声粗气地骂了她们几分钟,完了一撒手,不管了,留下两个学徒在那里面面相觑。

眼看着就要下班了,晚班的人已经过来,准备接手了。计件人员早已登记好工人们的工作数量,按道理说,这个时候再继续工作已经没什么意义了。王素娥却还在那里缝纫着,脚狠狠地踩着缝纫机的踏板,仿佛跟面前的缝纫机有着深仇大恨一般。同机位的晚班人员早已不耐烦,只是碍于情面,不好催促。

这时有三个人过来了,中间那个女子说道:“这个就是王素娥。”

王素娥抬起头来,瞪着他们。

来人自然就是张必成、吴若薇、钟丽清三人,不管怎么回避,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问题。钟丽清是六点钟下班,她五点半就打电话过来问结果,当知道张必成还没去问的时候,在埋怨的同时,心里未必不是抱着跟张、吴两人一样的心思。并且表示如果张必成下班的时候去问的话,那么就把她也叫上。

于是三人同来。

三个人走到王素娥面前,张必成打了个招呼道:“王素娥王姐是吧?你好,还没下班呀?”

“你们是谁?”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人事部的钟丽清,这位是塑胶车间的质检员吴若薇。我呢,是原材料和成品检验的质检员张必成。”

王素娥很奇怪,这人事部和质检部的人找来会有什么事?人事部和质检部什么时候又有联合行动了?不搭界嘛。

张必成的下一句就揭开了谜底:“我们都是李来福的朋友。”

“你们找我什么事?”

“李来福突然辞工,我们都有些惊讶,作为朋友,我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的电话打过去一直没有人接过。你是他同村的人,想必应该知道他家里是不是出了事。”

王素娥怔了一下,原本瞪着的眼睛里忽然出现了一层水雾,她咬了咬嘴唇,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说吧。”

她站起身,将缝纫好的两件产品丢给晚班人员,说道:“这两件产品算你的。”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必成三人赶紧跟上,只留下惊诧莫名的晚班人员站在那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