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修邪

第4章 一夜疯狂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四章 一夜疯狂

两女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千辛万苦炼化引入体内的先天真气,竟会带着强烈的修真『**』毒!修真『**』毒引发的情欲并非一般的情欲,一般的情欲只要发泄得当,不管对方是男是女都无所谓,但中了『**』毒,要发泄欲火却只能男女**,阴阳交融方能解除!

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可以通过真元将毒『逼』出体内,但此刻自身真元几乎全在那普通少年体内,想要『逼』毒,根本来不及了!

两女面『色』大变,顷刻之间,爆发的情欲便彻底吞噬了两人的神智!

两对布满血丝的瞳孔,几乎是同一时间,锁定了躺在**的余尘!

破碎的衣服被撕裂,两女像是**的野兽般,扑了上去。

“嗯?”

昏『迷』中的余尘很快就被两女粗暴地动作弄醒,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凤眼女人跨坐在他身上上下起伏,挺翘的双峰一上一下地颠簸,下身快感如『潮』。

而那个有着一对美丽大眼睛的女子则缠在他身上『舔』来『舔』去。

阵阵快感疯狂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对男女之事几乎一无所知的他早已『乱』了方寸,想要逃跑却全身无力,关键的是那致命的诱『惑』让他也逐渐『迷』失……?? 修邪4

灯火突然暗了起来,昏暗的密室之中,只剩下了暧昧销魂的呻『吟』。

“嘿嘿,嘿嘿……”

夜风中,似乎有个阴谋得逞的鬼魅在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太阳落下又升起,不知不觉一夜的时间已经悄然过去。这一场翻云覆雨一直持续了临近天明,方渐渐停歇。

临近中午,余尘昏昏沉沉地转醒,第一时间便察觉到自己全身酸软无比,没有一丝力气,他勉强试着抽了抽自己的手,却没有**,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了。他昏昏沉沉地转头看去,只见那是一片白皙。

他定了定神又看,顿时吓得差点跳起来。

只见自己的左手抓着一半美『臀』,右手则抓着浑圆的胸部,左右两边各自躺着一个绝世的尤物,她们都还在沉睡,满身的汗渍未干,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

昨夜销魂蚀骨的记忆瞬间挤入脑海,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本能的害怕再也让他顾不上其它,随便从地上捡起一块破布挡住要害,便迅速逃了出去。

“嗯……咛……”

又过了良久,密室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名唤霜儿的美艳女子也渐渐醒了过来,她抽了抽自己的腿,只觉酸软无比,腿间更是隐隐作痛,煞是难受。她陡然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事,一瞬间花容失『色』。

“师父!昨晚……”她转头看向自己的师父,这才发现对方早就已经醒了,一双凤目定定地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凤眼女人察觉到她醒过来,也转过头来,随即两人面面相觑,一时竟都说不出话来。

“师父,我们上当了!他夺走了我们的元阴,我要杀了他!”良久,霜儿才咬牙切齿地道,一张俏脸上寒霜密布。体内元阴乃是修炼素阴心经十数年所得,如今竟然被人全部夺走!虽然这对二人的修为并不会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但平白无故便宜一个普通人,却是她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的!

堂堂邪狱谷的大长老,以及其不世出的天才亲传弟子,竟然被一个普通人玩弄了一夜,还夺走了元阴,实在是太丢人了!

哪知,她刚刚站起身来,想要追出去杀人,就被凤眼女人给一把拉住了。?? 修邪4

“你先感受一下体内的变化。”凤眼女人道。

“嗯?”

霜儿不知师父此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习惯『性』地听命,闭上眼仔细感受体内的变化,这一感受,却是让她震惊了起来。此刻自己体内阴阳协调,周身舒泰,《素阴心经》第四层那许久未曾动过的瓶颈竟然隐隐有松动的迹象,但炼化入体的那一缕先天真气却是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霜儿只得望向自家师父问道。

凤眼女子表情平静,看不出喜怒,淡淡道:“你炼化的那一丝先天真气可还在?”

霜儿摇了摇头。

“可惜。”

凤眼女人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为师已经成功捕获了他三分之一的先天真气,只待来日慢慢炼化。到底你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并不能炼化一丝先天真气……若是能够留下,将来你我师徒同为元婴老魔,我邪狱谷也可以摆脱魔狮门的钳制,甚至能一飞冲天,成为五流,甚至四流宗门也不一定。”

修真界对于宗门的分级,不仅仅是形式上的,其更深处,关系到许多的秘密与以及资源竞争的优势,但凡宗派修士,再自私之辈,只要不损及自身太大的利益,如果能够让宗门更进一步,他们都会愿意。

“不过现在也不要紧,那人体内的先天真气,没能炼化全部,留着他以后再炼化就可以了。”话音一转,凤眼女人又道。

闻听此言,霜儿俏脸竟是第一次浮现出一抹羞红,饶是她一向妖媚惯了,但那毕竟是在自己师父面前,一想到炼化那人体内的先天真气,难免会『**』毒上身,又要与那人交缠,心中便涌起一种复杂的感觉。

“那……我去找到他,将他软禁起来……”片刻的心里纠结之后,霜儿也认清了现实,毕竟还是元婴老魔的诱『惑』太大,索『性』将那人抓回来当男宠算了!

“不必。”

凤眼女人却摇了摇头,道:“我总觉得此人来历不凡,先不要『乱』动。注意派人监视他,查他底细。我会闭关一段时间,看看能否窥视到体内先天真气的奥秘。这段时间,就先让他自我发展吧,不要让他死于非命就可以了,以免他灵根枯萎,那缕先天真气也随之消失。”

“恩。”

霜儿点了点头,道:“得了我们的元阴,他的灵根应该能够达到下品或者中品,达到谷里收弟子的要求,我想他很快就能摆脱仆役身份,成为一名记名弟子。到时候,我会注意的。”

随即两女穿好衣服,离开了大殿。

另外一边,余尘趁着天『色』尚早,谷里没什么人走动,小心翼翼地潜回了住处。打扫大殿的事,现在是再也顾不上了,自己与那两位仙师发生那种关系,不知道她们事后醒来,会不会立刻想杀了自己?

虽然已经将门窗关得牢牢实实的了,但余尘还是感觉到浑身都是刺,站立难安。

躲在屋里有用吗?

自己区区一介仆役,对方可是身份不凡的仙师,找到自己还不是易如反掌?

不如趁着她们找到自己之前,逃了吧?

听说有的仆人只是不小心得罪了有权势的仙师,就受凌迟而死,全身剐了三千六百刀,足足哀嚎了三天三夜,这还不算解脱,死后灵魂还被仙师拿去煅烧,足足烧了半年才魂飞魄散!

不知不觉,额头的冷汗已经是沿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余尘下定决心要逃,可刚刚提起脚步,又放了下来。按照谷里的规矩,自己逃了,肯定要连累二舅,但二舅现在在闭关,想要通知他一起逃跑都不行。

何况,这样一跑,自己的修仙梦碎了不要紧,还连累二舅不能修仙,罪过实在是太大了!

余尘把心一横:“死就死吧!先在谷里躲躲再说,如果真被找出来了,也一定不能连累二舅!”

擦了擦汗水,余尘心情复杂地走到堂屋,从床前木台上取下石像擦拭,希望石像能带给自己心灵一丝安宁。

“嗯,这是?”

就在余尘拿过石像之时,他忽然定住,瞳孔陡然放大,只见手中四身四头石像突然间变得流光溢彩,其中一只怪兽的双眼竟发出鲜红的亮光,像是活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