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拯救完美总裁gl

第1章 这是什么女人

收藏书签 字体:16+-

1这是什么女人

“叶总,这是您要的资料”

“嗯,会议准备得怎么样了?”叶若柔头也不抬。

“都已安排妥当,距开会时间还有45分钟。”

“ok,知道了。”

李秘书关上门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清扫着方才的小紧张,面对这种尤物和气场,不紧张是骗人。叶总是个美丽至极的女人,淡淡的紫色大波浪卷发,姣好性感的身材。

就是太冷,和她说话就像周围没有空气一样,也不见她对别人笑过。今年26岁,追她的人从来没有断过,男人女人都有,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没有谈过对象。还是赶紧通知各部门开会,不然叶总生气那可不是好玩的。

叶若柔抬起手揉揉酸痛的肩膀,看看表已经十点了。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抬头看着大厦玻外,形单影只的飞机划过,再慢慢地逼近这个城市,降落在某点,心突然感到莫名的孤二十三岁就留从美留学回国,按父亲的要求,从低层实习到现在,接手总裁位置也有三年多。每天就是办公室,别墅两点一线。高贵的出身,所有的路线都被父亲定格。而对于爱情,她从来都没想过那是个什么东西。

是太累还是一个人太久了,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叶若柔自嘲的想,眼睛扫过面前的资料,大致阅览过会议内容,移开下面是一份个人简历。

叶氏集团总裁招助理的消息是近来a市最为热门的头条。只是连续多个从初试杀进复试,再到总裁面试,已经否定了一批又一批的高学历者。大家都在猜谁会是这个幸运儿。

看着简历上的照片,叶若柔眉毛拧起来。不知道父亲叶天怎么想的, 非要给自己插个助手,外面一打的秘书还不够用吗

而且最近更是变本加历,照片上五官模糊的人到底是男是女?叶若柔拿起电话:“李秘书进来一下。”

什么事这么突然,李秘书慌慌张张地进来:“叶总,您找我。”

敲敲桌面,把最上面的简历往地上一丢:“以后,像这种照片,性别五官都分不清的就不需要问过我,你知道怎么处理的。”

估计又是什么海归,博士后之类的。这个世界不知道怎么了,长得好看的不聪明,长得聪明的不好看,有学问的太老,没学问的太嫩。像自己这么优秀的应该找不到第二个吧。叶若柔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对自己要求严格,对身边的人更是如此。

所以下边的员工。长得不好看的千万不要接近她,没头脑的千万不要和她说话。她亲自选的秘书,个个都貌美有才,在界内都是出了名的抢手货。

捡起地上的简历,李秘书诺诺地出了办公室。倒霉货,照片都不知道p一下吗,拿起简历看了看,姓名:“柯羽盈。女。21岁”

无奈地摇摇头,拨出电话,对面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哪位?”

“您好,我们是叶氏……”还没来得及说,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忙音。流年不利,本来好心通知她可以不用来面试了,结果被挂电话,李秘书把简历扔进垃圾桶叹息:“现在的年轻人,三四点还在睡觉。”

旁边的同事马上就接话:“那当然,你以为个个都像叶总啊,朝六晚十。”作为一群忠实的粉丝,她们秘密作战多次,把叶若柔几点起,几点睡都摸得一清二楚。

声音慢慢就小了下来,叶基柔依旧是面无表情,直奔会议室,嘴里还不断交待工作细节,几个秘书马上散开来,跟在后面紧张地记录,生怕漏过一个重点,叶若柔最不爱重复,回头问直接炒鱿鱼的事情多了,秘书们的效率自然就高了。

终于走到洗手间门口,秘书们才舒气,拍着胸脯往回走,还不忘小心议论:“叶总这习惯可真不好,每次想到什么我们就得马上记,真不知道新来的助手要怎么应付。”

从洗手间出来,叶若柔迎头就看见何辰生微笑着朝自己走来。叶天眼里的好老公人选,每天都在荼闲饭后叨唠。

故友独子,年轻有为,5岁就拿过算术奖,家里奖杯无数,高iq人士,现在管理环宇公司有声有色,当然啦,虽然还没有叶氏这么庞大,但是后生可畏,再说要是两家能结合的话,叶氏有这么优秀的男人打理,完全可以更好。

说到底是不信任叶若柔的能力,或者在叶天眼里就是女子不如男,也不应该那么劳累,应该找个男人,乖乖地做饭,生子,看连续剧,像叶母不正是如此吗。

皱皱眉,何辰生已经走到眼前,不带偏见地说,他长得还是不错的。很有职场成功人士的范,笔挺的西装,溜光的倒背三七分发型,粗黑的眉,一双眼睛总是温和满含笑意:“若柔,好些日子没见了,今天开完会总得赏脸吃饭吧。”

正想着要怎么推托,何辰生已看出她的心思:“要是加班的话,叫餐厅送过来,我陪你一起也没事。”

都到这份上了,要是惊动了叶天这个多事的人,估计要跑来公司控诉她一番,叶若柔只好应承:“好,开会完再说吧。”

何辰生这才让开步,跟着一起往会议室走。秘书室里早已热开了窝:“才子佳人,终于要去约会了,你们说叶总为什么这么冷淡呢,何总怎么说长得不像杂志明星,但做老公绝对是最佳人选啊,温和,大方,有礼,刚才还对我笑呢。”

“不懂了吧,这叫欲擒故众,八成是叶总不想像你们这样,见到好男人就一个劲的往前扑。”

“切,你又会知道,哎呀,还不快走,开会了。”

翻开面前的文件,一打合同。又是叶氏和稳德公司的项目合作,整个会议就像流水席,过场都被叶天事先安排好了,明显在帮助何辰生括大公司规模。虽然有些不满,但对于扶持一个小公司,集团也不至于受到影响,叶若柔也就时常睁只眼闭只眼。

流程最后就是无聊的掌声,两个公司的员工相互说合作愉快,站起身,想直接走人,何辰生却又更快的动作飞过来,伸出手:“合作愉快。”

老套,但叶若柔是懂得克制的人,很识大体地非常不愿意地把手伸过去:“合作愉快。”

却抽不出来了,何辰生还是那副扇他一巴掌都一惯如常的笑容:“我在门口等你。”

这话明显翻译过来就是,你逃不掉了,但是何辰生不敢在叶若柔面前说那么含情脉脉的话,冰山需要一点点溶化,叶天告诫他,不要惹毛了这个蓝头发的女人,若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办公室墨迹了半个钟头,把所有事情都有条不紊地处理好,叶若柔才无奈地看看时间,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若柔天生对男人就没有任何幻想,即使是做梦也是女人,除了父亲她对男人的印象基本为零,当然对女人好像也没什么接触,现在突然要她和一个男人结婚天天在一起,她真的没办法接受。

前脚刚走,后面的秘书们就欢呼起来:“今天打赌输的人的请吃饭,哎哟,谁说叶总冰山不倒。啧啧。”

要是叶若柔听到这些秘书背后拿自己当打赌,估计要气晕。

何辰生终于功德圆满,差点就请叶天出面了,邀请那么多次,两个公司内掉的面子都可以装两垃圾箱。一拉车门,叶若柔却径直走到自己的专属停车位,开了锁,弄得何辰天满脸疑惑:“今天不是说一起吃饭吗”

堂堂叶氏总裁,不至于这么不讲信誉吧,当然不是了,叶若柔淡淡地说:“我喜欢自己开车,你可以坐我的车,或者自己开,告诉我地址吧。”

传说中的完美主义者,自我中心,何辰生算是见识了。只好悻悻地上车。

从上车,到下车,到进餐,叶若柔除了和服务生说了几句话,基本上处于闭嘴状态,虽然俏丽佳人般坐在正对面,何辰生越觉得高不可攀,这样进展下去,结婚怕是要等来世。

叶若柔只是把玩着刀叉,不知道能和眼前这个男人说些什么,想到结婚后也是这样无趣,不禁心生寒意。

正餐上来,何辰生感觉憋得紧,只好清清喉:“原来你喜欢吃这道菜啊,我也挺喜欢的。”

吃饭就吃饭,这么多说,他突然开口,可是说的话等于没说,我喜欢吃什么关你什么事,叶若柔想着,不好反辨,又不想应和,仍低头吃着。

不死心的何辰生只能继续:“我记得小时候还见过你一面。”

“是吗?没印象。”叶若柔撒谎了,小时候的何辰生也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在自己面前卖弄文采,所以最讨厌了,明明考的学校比自己差。

一顿饭在喉头哽来哽去,两个人都感觉诡异到了极点。

末了,叶若柔习惯性地拿起钱包,留美除了学了大堆的理论知识,她还学到一个毛病,就是跟人吃饭动不动就说:“aa制吧。”

那一刻,何辰生的招牌微笑瞬间就石化了。

自然,微笑的冷切时间过去后,何辰生还是手忙脚乱地单人承担了这次就餐费用,并且还需要再三宽慰叶若柔:“朋友嘛,当然是我请客,我请客,你就不要太见外,呵呵,那个,那那,我自己叫人开车来接,你先回吧。”

天啊,这是什么女人。

收藏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