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恒荒大陆

第30章 造化神掌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章 造化神掌

三百阶梯下,林川静静聆听,他身子笔直而立,有股神泽从肌肤上流淌而出,将他衬托着,宛若一尊神邸。

此刻,距离拓阳讲述,已经过去了数七八个时辰。

拓阳讲述了许多事情,武道并非那般的简单,他将多年所知的,一一讲解,希望林川走出一条属于半妖之体的路。

而林川也很认真聆听,数七八时辰里,他静静伫立在此,目光落在那碧绿果子上。

拓阳讲述了很多,也逐渐的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门。

修行界并非只有那简单的功法,攻击法,同样还存在着许多强大的修行法,那些便被称为道法。

数万年前,一名半妖之体的人,他走出一条道的路,但却发现错了,导致想回头时,却被自身修行所伤,但他却在垂死之极,留下他幕改的功法,这便是武道。

从万年前,那名半妖之体留下的功法后,被半妖之人所得,整整数万过去了,这一类人,也在完善着这一修行法,一直到现在,他再次传到了林川身上。

听到此,林川平静的心,逐渐感到了温暖,他不是一个人在奋斗身后站着许多怀着希翼的半妖之人,而前人也在为他铺路。

“其实,在上古时代,我们半妖之体的人,也有属于自己的功法,只是在那一时代被强大的修士生生抹去了,这才导致我们这一类,无法修行,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道法,这才会造成现在的一切”拓阳语气有些惆怅。

上古时代,曾经出过不止一尊强大的半妖修士,那些曾屹立在恒荒大陆巅峰的修士,那些曾经叱咤风云,掌指遮天的强者,也曾留下过强大的修行法,只是在结束那一个时代前,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这才导致了那些功法消失了。

林川轻叹,他能想到,那些因无法修行,而被人们抛弃的人,那些因为身体血脉相斥,而出现溃裂的人,在这数万来,是怎么活着的。

经历了三年流亡让他的心,比常人都坚毅,比常人的心智都成熟许多。

此刻,随着拓阳的讲解,时间缓缓过去了。

这时的外界,已经迎来了新的一天。

而三百阶梯上。

碧绿果子流转,霞光仍然流淌,氤氲腾博,神性光泽此终焕发着,看起来即如往常,并未发生什么变化。

而静静伫立在阶梯上的林川,浑身都在发光,他仅是在聆听拓阳的讲述,同时在无意间,进入了某个感悟,这是一场福泽。

果子摇曳,似乎有些笑意。

林川这一场机缘是他给他,同样将近数十个时辰的讲述,并非只是一些口水话,这话中之意,所蕴含了无上的道与法。

此刻,看着林川进入感悟,他便知道,这一切都没有白费,他要给林川铺下一条更宽阔的路。

半妖之体,过的太苦了,需要有一个人支撑起另一片天空,他老了,虽然诞下新生,但却被困而无法走出。

这个古鼎很特别,并非一般的武器,拓阳深深明白,所以把希望都放在了林川身上。

此刻,林川闭目修行,浑身氤氲蓬勃,根根发丝晶莹中带着霞光,有一股神泽在肌肤上流淌,将他衬托着。

他进入了感悟,这并非一般的感悟,更不是那开阳阶所能拥有的感悟,数十个时辰,拓阳讲述各种事迹,更是把他的道与法都渗入当中,才有了这一番场景出现。

因此,林川得到了一场天大的福泽,这是别人都无法想象的机缘。

林川闭目,浑身发光,此刻的他,宛若一个初生婴儿,他进入了某个时代。

那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她静静伫立在那一座高峰上,怀中还捧着一个婴儿,婴儿不哭不闹,那一双灵动的双眼,睁着很大,静静看着那名女子。

就在此时,女子身子动了,她随风飘落,目光紧紧凝望着不远处那一道高大的身影。

那是一个英姿蓬勃的男子,看不清楚其面容,他伫立在那,浑身散发着一股至强的气势。

女子怀中婴儿努力看去,却发现只能看到一面。

婴儿初生,并未具有多大的能力,他想要爬出女子怀中,却怎么也爬不出。

女子静静垂下头,紧紧抱住怀中婴儿,让他无法动摇一丝。

吱!!

怀中婴儿想说话,却发现无法说出口,一个吱吱声响,不断挥动幼小的手,却显得那般的无力。

此刻,三百阶上,静静伫立的林川,早已泪水汩汩而流。

突然间,所有景象都消失了,林川睁开双眼,目光怔怔的看着古鼎上的果子。

这一次,进入感悟,所感受甚大,甚至可以说是,宛若一个初生婴儿,重新活了一次般,让林川受益良多。

林川沉默,静静拂去泪水,他知道那道看不清楚的男子,便是他的生父。

“你感受到了么?”果子摇曳,流淌出一股神泽。

“道与法,为天地初开的力量,这便是所有生灵衍生的根本,灵气并来不只是修行的一种,天地之外,还存在了许多修行法,只是少有人触及那个一域”林川静静回答,他没有去问那一个催人泪下的场面,也没有问为何会进入那般的感悟,既然知道了所有事情是拓阳所安排,他便要努力去修行与成长,半妖之体过得太苦了。

听闻,碧绿果子摇曳更大,光泽流动也快了些,像是很欣慰般。

林川的回答让他很满意,甚至可以说是,已经超出了许多。

武道,这是一条废墟的路,同样也是数万年来,所有半妖之体人,所要完善的功法,这其中的种种奥义,也唯有半妖之体的才能感受到。

拓阳身为半妖,早已修行多年,此刻,不过是武道真经中所感悟到的,移植带给林川而已。

“你已经明白了许多,武道虽然只是一条废墟的路,但却是所有半妖最适合的路,这一条路,并没有固定的修行,也没有任何阶级的羁绊,正是因为,如此,才需要半妖之体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我们半妖之体现出光辉那一刻”果子摇曳,说的很沉重。

许多前人为了这一条废墟的路,已经牺牲太多了,数万年来,所有半妖之体的人,一直都在完善这一条路,甚至致死那一刻,都认真叮嘱后人。

此刻,传承到了林川身上,拓阳他也出现了希翼,既然不能再自己手中绽放光彩,那么便让后人去完成。

“这一条路,很宽宏很大,虽然失去许多羁绊,但却需要付出更多”

“是!!谨遵前辈教导!”林川很认真。

果子摇曳着,碧绿颜色微微扩散,这是数天下来,第一次出现这般变化。

林川一顿,目光紧紧落在那果子之上,内心中也因此而出现一抹激动。

“很久了,上面那两个小娃该等急了,这古鼎你无法收复,暂且落在三百阶这里,等到日后,你觉得可以了,你便来收复即可”

“是!!”林川再次认真点头。

“现在我便传你一记攻伐之术,此为造化神掌,是我历游时,在一个虚迹中找到的,你且看好”这一次,那碧绿果子的颜色变得更加鲜艳了。

林川心神一顿,目光紧紧凝视着,显得极为紧张。

突然,一股澎湃的力量从那颗碧绿果子身上涌出,所有围绕在此的灵气一阵悸动。

远在数千阶下的男子,蓦然睁开眸子,那双深邃的眸子,也爆发出不一样的光芒。

而阶梯之上,林风三人,身子突然一顿,而后露出惊骇之色。

那一股澎湃的力量,宛若一阵阵黎明暴风,突然从深渊下冲出,瞬间冲散了所有灵气所沉积的雾霭。

一个晶莹剔透的手掌,从那碧绿的光芒缓缓伸出,四周的灵气一下子被抽空。

林川脸色涮的一声,变得很苍白,隔着太近了,那般强大波动,虽然不是朝着他而来,但在这么近的距离,却让他轻易感受到了。

可怕,与强大,林川浑身都在发抖,这是一种威压,虽然拓阳控制的很好,那距离太近了,拓阳无法做到圆满,因此林川没办法保持平静。

“你且看好!!”果子摇曳,碧绿的光芒突然大盛,那一个晶莹剔透的手掌从绿光中冲出,宛若天神之手在绽放着。

轰隆隆!!

整个山峰一阵晃动,层层雾霭一瞬间被可怕的力量,拍打悸散开。

那数千阶下的男子,脸色骤然变色,紧紧握住双看,sisi盯着上面。

这里,与三百阶上隔着可以说不是很远,在刚好那层层雾霭被那可怕的力量打散,故此,从这里看上去,却能看大那一只晶莹大手的拍出。

于此同时,随着雾霭被打散,阶梯之上,只是隔离了三百阶的林风等人,也看了个真实。

晶莹手掌,落在虚空,宛若天神出手,林川目光强行压制惊骇之意,sisi盯着那只手掌。

手掌还在落下,可怕的力量,犹如从地狱传出,且一直都在吮吸着四周的灵气,朝着手掌聚集。

这!!林川惊骇,无法压住内心的澎湃。

那只手掌从碧绿果子中拍,这短短的数息间,却像是一断漫长的时间般,林川心头跳动,简直无法形容,这一切的壮观。

轰隆隆!!

手掌还在落下,动作很慢,慢到那朝着他聚集而来的灵气都清晰可。

林川一顿,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撼,默默感受那一刻的变化。

此刻,落在林川心中不只是一只手掌了,而是一部强大而可怕的攻伐术。

林川认真观摩,不愿错过这一场机遇。

此刻,那手掌仍在落下,四周灵气聚集,动作愈发愈慢,林川认真观摩。

那一只晶莹剔透的手掌,像是蕴含生机,一条条的络纹清晰可见,甚至在灵气聚集那一刻,出现一股黑气,都被林川一一看在眼里。

林川紧紧握住双手,目光sisi盯着,可以想象,此刻,林川早已被眼前这澎湃的景象所震撼住了。

轰隆隆!!

这是最后一道轰鸣声响,那只晶莹剔透的大手,终于要落下了而消散了。

数千阶梯下,那名男子心神微动,那只手从拍出到落下,他都一一看着,此刻,内心压抑不住的震撼,身子也开始有些发抖。

而阶梯之上,林风三人早已震撼不已,嘴巴都长成了0型。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三人无法想象,也无法做到,都被眼前这一景象所震住了。

很快,所有景象都一一消散,阶梯之上所有雾霭快速汇聚,瞬息间弥漫遮住了所有。

而在只手掌所落之处,也随着掌力消散,而恢复了正常,所有力量消失了,灵气都不在涌上来。

林川目光怔怔的看着,内心澎湃与激动,他感受到了那只手掌的可怕,距离很近,也让他看的很真实。

此刻,碧绿果子的光芒也缓缓散去,只有微弱的光芒在流淌,它随风摇曳,垂落下一缕缕光芒。

“你看清楚了吗?”果子摇曳,语气很平静。

林川一顿,微微回神,认真点头:“多谢前辈恩赐”

林川心中充满了感激,这是三年阶梯修行所得到的,对此林川也只有感激。

他相信,这三件东西,每一件都是珍贵无比,同时也对于拓阳老祖的强大,认知更上一个阶梯。

“看清楚就好,这是一记攻伐之术的经文”果子轻震,一缕绿光摄入林川眉心。

“多谢前辈恩赐”林川目露感激,还有什么比这些更为宝贵?

古鼎的强大与神秘,武道真经半妖之体的路,还有这神一般的攻伐术,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很感激,感激着这名老人为他所做的,感激着这名老人不惜的教导,让为他打开了修行之门。

果子叹息,似乎在摇头,也不说话,在完成这一些举动后,他内心像是得到了释放,在也不用那般压抑而彷徨。

此刻,他像是将所有希翼与寄托都教到了林川身上,也就是说,他解脱了,内心的解脱,数千年来一直担忧的解脱。

沉默了良久,碧绿果子轻震,缓缓叹道:“走吧,古鼎就留在这三百阶上,上面那两个小娃也等急了”

闻言,林川一顿,当下,认真说道:“多谢前辈教导与恩赐,林川一定不复所托,走出这一条路”

此刻,他说的很认真,内心一片坦诚之意。

“修行之路,充满荆棘,你这一路,或许会遇到许多坎坷,我只送你四个字,路在脚下”果子摇曳,垂落下光芒。随后缓缓深入古鼎。

林川身子顿了顿,回神后,早已看不见那碧绿的果子了。

此刻,他静静伫立在三百阶上,目光落在那落古朴无华的古鼎上,紧紧攥着手,随即点头,最终转身离去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