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说好的幸福呢

第4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4章

d

周立冬靠在沙发上小憩,最近太累,有忙不完的事,他有点疲惫。

沈丽靠过来,说:“立冬,我们好久都没在一起了,要不今晚回咱们自己的家?”

他假装睡着。

沈丽一推他,说:“你就冷落我吧,等哪天让你后悔!”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周立冬眯着眼,觉得心里空的可怕,好象什么东西都填不满。

为什么男人要有这么多欲望?

他拿起电话,说:“井成,找个时间,安排大家聚聚吧!”

聚会安排在王府饭店。

井成特意去了一趟思源的公司,告诉她聚会的事,顺便告诉朱总,东凯的项目已经下来,他会把其中的一小部分给他们做,朱总一时高兴,说思源最近辛苦,答应给她放两天假。

郝思源听说聚会安排在王府饭店,有点迟疑,“这,太奢侈了吧?”

井成眼都没眨一下,“反正立冬请客,他现在有的是钱,平时老压榨我和燕飞,也该犒劳犒劳我们了。”

思源不好再说什么,便告诉井成,“到时候我有时间会去的!”

“不是有时间去,而是有没有时间都一定要去!”井成提醒她。

周立冬换了七八条领带,总觉得哪条都不适合自己,最后只能换了件格子衬衫,套了驼色毛衣,才感觉舒服了点。

他开上车,直奔王府饭店,才想起时间还早,于是去附近的超市买了包烟。他平时根本不吸烟,点上一只,呛得直咳,直到咳出了泪花。他掐着额头,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井成到的时候,周立冬才进了饭店,跟井成聊了些生意上的事儿。

井成说:“立冬,这几年咱们的公司赚了点钱,你完全可以跳出沈家,另立炉灶,没必要呆在那里,看人家脸色。”

周立冬笑笑,“我在那儿还好。”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井成说。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周立冬叹一口气。

霍燕飞和郝思源一起进的饭店。

他看到井成和周立冬赶紧解释,“我在路上遇见小才女,看她在街上走,顺便载她一程。”

郝思源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说:“这么豪华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

周立冬笑着,但脸上的笑容却一下凝固了。

井成说,“到这里只是图个安静!”

思源挨着井成坐下,右手边是霍燕飞,两个人不停的帮她夹菜,她只是低头吃东西,安安静静的,好象他们之间还是多年前的小才女和三剑客。

然而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之间是再也回不去了。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霍燕飞说:“小才女,给我们讲讲你这几年的生活吧?让我们也了解了解。”

思源放下碗筷,柔声说:“你想了解什么?”

霍燕飞托着脑袋,问:“你跟祖蓟还联系吗?”

思源笑,“联系!”

霍燕飞接着问,“她还好吗?”

“很好!”

霍燕飞搓着手,“你多说点好不好?怎么说话都是俩字的?”

思源一本正经的说:“我跟祖蓟联系,她很好!”

霍燕飞急了,说:“她提起过我吗?”

思源点头。

“怎么说的?”

“她跟她儿子说‘长大了,千万别象霍公子那样,不学无术!’”

霍燕飞的表情从非常兴奋一下变得非常失望,“就这样啊?”

井成和周立冬都跟着笑。

“你想怎样?”思源问。

“她怎么就嫁人了?”霍燕飞喃喃的问。

思源说:“因为,她决定不再等待!”

周立冬一惊,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出去打个电话!”

看他匆忙走出去,霍燕飞说:“立冬也真是,打什么电话还背着我们?”

井成说,“你别管,他有他的事!”

周立冬站在走廊里,根本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只是胡乱的拨了个号,对方说:“是周副总啊,好久不见,等哪天一起坐坐,正想跟您探讨点生意经呢!”

他应承完,收起电话,还是觉得一片茫然。好象面前的锦绣大道上弥漫着层层氤氲,什么都看不清晰。他使劲摇摇头,说:“周立冬,要知道,什么才是你想要的!”

周立冬再回去,已恢复了他那温吞吞的笑,淡淡的,好象与世无争,又好象要将这个世界尽收眼底。

思源想起多年前,周立冬就是以这样的眼神看着她,跟她说再见的,虽然不够决绝,但却让人失望到彻底心碎。

他曾明确的说:“我就是要追求金钱和权利,我不能让任何人阻挡我的脚步。”

一壶碧螺春还未喝完,思源就再也无法坐下去,她抓起皮包起身,说:“我还有事!需要先走!”

“你能有什么事?井成不是都帮你请了假的?”霍燕飞说。

井成也不多言,说:“既然这样,那我送你!”

思源摇头,“如果方便,我想让霍公子送我!”

霍燕飞忙说:“方便,方便!”

思源冲井成和周立冬微一点头,说:“立冬、井师兄,再见了!”

“再见!”周立冬已经笑垮了一张脸。

井成说:“立冬,你别笑了,很难看的表情!”

周立冬果然不笑,沉声说:“井成,你白费了心思!”

井成一顿,仰头大笑,“立冬,我们果然是好兄弟!”c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