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说好的幸福呢

第16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16章

d

霍燕飞拉着井成,说:“就是这里了!”

“不是说没什么大碍了?”井成透过玻璃窗看到躺在病**的周立冬。摘了眼镜的周立冬眼窝深陷,鼻梁高耸,显得消瘦与憔悴,尤其那两片薄薄的嘴唇,紧闭着,苍白无血色。原来周立冬不笑的时候,是这样寡情而冷漠!可是除此之外,为什么井成还看到了他独自躺在那里的无奈和悲凉?“立冬!”他喊了一声。

周立冬从昏睡中转醒,习惯性的冲他和霍公子一笑,“怎么也把你们惊动来了!”他想起身,却被霍燕飞拦住,“别动,我们听说你住院,不放心!”

“没事了!”周立冬笑得有些牵强。

“好端端怎么会闹胃痛?”霍燕飞问。

“或许着了冷风,这几天大风降温也没注意加衣服。”周立冬淡淡的说,他同时看向井成,“这几天有没有见过郝思源?她父亲去世,她肯定很伤心!”

井成簇了簇眉,“都这德行了,还惦记那么多干什么?”

周立冬擦了擦眼镜,戴上,又是一副翩然的模样,“我这是自作自受!”

井成和霍燕飞临走,说:“赶紧养好了,公司好多事还等着跟你商量呢!”

周立冬无言,只是笑看着两个人走出门去!

住院观察了几天,已无大碍。周立冬回到沈家,沈庆山建议他多休息几日,他却闲不住,让沈丽将公司的项目文件带回来给他看。

沈丽说:“你又不是我家雇来的长工,不干活就不给饭吃,用的着这么拼命?”

周立冬笑笑,“我不是闲着无聊!”

“那就陪我出去逛逛!”

“你想出去,好多人排队等着陪你,就让我在家安安静静呆几天吧!”

沈丽表情一僵,说:“可是,我只想让你陪我!”

周立冬摇头,“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改天吧!”

沈丽看周立冬向卧室走去,心里起疑,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井成叫思源出来吃饭,点了一桌子她喜欢的口味。

思源动了动筷子,却食不知味。

井成说:“多吃点吧,最近你瘦了很多!”

思源又握起筷子,还是吃不下,便夹了井成喜欢吃的东西,放进他的餐盘,“你也多吃点!”

周立冬是陪沈丽出来的,她总说玲珑路附近有家店东西好吃,禁不住她的唠叨,趁着晚上没事,便过来尝尝。

沈丽眼尖,老远就看到井成,拉着周立冬说:“那不是井成?过去打个招呼!”

人头攒动的大厅,阻隔了视线,周立冬和沈丽远远的只看到井成,待走进了才看到他对面的女子。

“井成在这里约会啊?”沈丽看到那女子热心的帮井成夹菜,忍不住猜测。

井成和思源一抬头,看到周立冬和沈丽。

四双眼睛一刹那的交汇,于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番不同的表情,诧异、错愕、惊奇、疑问、压抑、淡然……

井成躁动了一秒,马上恢复了平静,说:“没想到在这里也能见到!”

沈丽说:“老远就看到你们了!”她冲思源笑笑说,接着对井成说:“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井成看了看周立冬,说:“好吧,我大学的小师妹——郝思源!”他再指指沈丽,对郝思源说:“这是立冬的未婚妻沈丽!”

沈丽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对思源说:“很高兴认识你哦!”

思源看一眼周立冬,轻轻一笑,跟沈丽,说:“真是幸会!”

看周立冬和思源每人苍白着一张脸,井成赶紧牵过思源的手,说:“赶紧吃东西,吃完还要去看电影呢!”

思源莫名其妙的坐下,看井成应对沈丽,“不好意思,她性格太腼腆。……我们吃完赶时间,就不等你们了,两位自便吧!”

沈丽冲周立冬挤了挤眼睛,说:“这叫什么?重色轻友!”

周立冬少有的沉着一张脸,对沈丽说:“去吃饭吧!”然后拉着沈丽离开。

沈丽不时又回头看了看了郝思源,对周立冬说:“井成眼光真的不错,那女孩太漂亮了!”

“或许不只漂亮!”周立冬喃喃的说。

“气质也不俗!”果真,女人看女人更是一针见血!

待周立冬和沈丽找了位置坐定,沈丽才想起,“那个郝思源是井成大学的师妹……不就是跟你同校?……你们不认识?”

岂止认识?

见周立冬沉默,沈丽突然心生恐慌,“想什么呢?”最近,她发现周立冬总是不能专心。

过了好一会儿,周立冬才回过神来,问沈丽:“我们点什么吃?”

沈丽随便点了些东西拿给服务员下单,接着问,“你不认识井成的女朋友?”

“她不是井成的女朋友!”周立冬正色道。

“……?”沈丽心中的恐慌继续蔓延。

“因为,她曾经是我的女朋友!”把哽在喉咙里的话说出来总有一番彻底的解脱,周立冬不想再继续忍受这种无语的煎熬。

沈丽有点歇斯底里,她将餐桌上的茶具一扫,上好的白瓷茶杯哐啷一声掉落在地上,化做大大小小的碎片。

郝思源只是听到纷乱的嘈杂声,并没有抬头。

然后是周立冬清晰的声音,他对服务员说:“对不起,我女朋友不舒服,我们点的菜取消吧!”

“不要回头!”井成对思源说。

思源咬紧唇,眼里氤氲有雾,“井师兄,我们走吧!”她乞求的语气让人心疼。

井成扶住她的肩膀,帮她拿起大衣,然后两个人相携离开。

周立冬在他们身后,看得明白,那个脆弱的身躯在不停的颤抖。

她不曾回头,也永远不会知道,在她与井成离开的那刻,身后,曾有两道绝望的目光相随。

“她与井成的确很般配!”沈丽空笑着,眼里有说不出的阴险与算计。c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