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第1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1章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北国侯元帅的长子,名叫:侯思南。因为他的母亲,是南国人。一个随南国公主和亲而来的官家小姐。

南国尚文不崇武,朝中大员多数只会纸上谈兵。所以打起仗来,老是输。南国的男人们,最终只能用和亲、黄金和美色,维系着从来不曾长久过的和平。

侯思南有个弟弟,比他小半岁,叫:侯思远。是侯元帅的正妻——北国公主所生。与侯思南庶出的待遇不同,侯思远一出生,即被皇帝册封为侯,也注定了他的命运,会与他的哥哥,有着天壤之别。

自从侯思南懂事起,娘便开始教他识字,不仅要会读,还要会写。在侯思南的印象里,母亲是温和的,每遇上读书的事,却会变得很严厉。

母亲总说:“你的身体里,流着一半南国人的血。所以,你必须学会四国语言。因为南国是四个国家里,唯一通晓四国语的国家。”

侯思南谨记母亲训言,努力读书。唯一的交流练习对象,就是自己的母亲。以至于府里很多下人,都觉得他们母子是怪人。因为即使他们母子过得再不好,或者受到很不公正的待遇,依然可以旁若无人的用周围人都听不懂的语言,高兴谈笑。

四岁时的一天午后,侯思南在书房里描红。母亲坐在身旁绣花,时而看看侯思南的字,指点一二。

突然,屋外传来一阵欢笑声。侯思南走了神,停下笔,伸着脖子朝窗外望。

母亲问:“你写完了?”

侯思南缩脖子,看着母亲,摇了摇头。

“那还不快写?”

侯思南乖乖低头,继续描红。

母亲道:“你认真写完,便可出去玩。”

侯思南眼睛一亮,越发认真地写。再有欢笑声传来,皆从耳不闻,专心致志。

少顷,侯思南写完了,抓着扶手,爬下高高的红木座椅,踮着脚尖去够比他还高的书桌,拿下描红,双手捧着本子,递给母亲过目。

窗外欢笑声又起。侯思南忍不住跑到门那儿,却什么也看不到,只知声音是从花园方向传来的。

母亲瞧了瞧在门前伸头探脑的侯思南,微笑道:“去吧。”

侯思南跑到花园门口,却突然停了脚步。

花园里,侯思远和几个侍女,正在玩瞎子摸鱼。侯思远眼睛上蒙着布,哈哈大笑在草地上跑,身上的丝绸短卦已经汗湿了。

“哈!我抓到你了!”

侯思南退避不及,被侯思远逮了个正着。

“你抓错了。”

“才没!你别想跑!”侯思远感到侯思南的挣扎,更紧地收紧手臂,牢牢将哥哥锁在怀里。

与随母亲长相的侯思南不同,侯思远无论身材还是五官,都像父亲。侯思南虽然比他大半岁,居然跟他一般高,而且平日里,侯思远一直养尊处优的进补,身体自然比哥哥更健康。

侯思南又挣了两下,鼻息都是侯思远身上的汗味,很不舒服,突然下了猛力。结果把侯思远推倒了。

侯思远立刻大哭起来。

“你没事吧?快别哭了。我娘说,男子汉不能哭鼻子的。”

侯思南赶紧蹲下去扶他,却被他拳打脚踢地挡开。侍女们听到哭声,跑来将他抱起,松开了他眼上的蒙布。

侯思远刚能看见人,便朝侯思南冲去。

“我打死你!臭南国人!”

“我也是北国人。我爹是北国人。所以我也算半个北国人。”

侯思南并不打他,只是退让。侯思远抓住侯思南耳边的小辫,道:

“我们北国才不要你这种杂种!你是南国人!我娘说,南国人都是孬种!打仗从来没赢过我们北国!你是南国孬杂种!”

侯思南憋红了脸:

“你……你胡说。我娘说,南国人都很聪明,会很多……很多奇能异术……还会四国语言呢。”

“会说话有个屁用!打得赢才是真本事!有种我们打一架!”

侯思远扑倒侯思南,骑在他身上,一拳揍向他眼眶。侯思南吃痛,咬到嘴角,出了血,却没哭。他瞪着侯思远,骂了平生第一句脏话。

“你是猪!”

“你说什么?!他说了什么?你们谁知道?什么意思?”

可惜侯思远听不懂,因为侯思南是用南国话说的。侯思远本能觉得这不是一句好话,但周围没一个侍女听得懂,只有躺在草地上的侯思南,笑得非常开心,趁侯思远问侍女的空挡,一脚踢开身上的侯思远,站了起来。

可他刚站稳,身后一人突然转过他的脸,一巴掌将他扇倒在地。

作者有话要说:请不要举报啦,可怜可怜我吧,我改了80多次这文,改到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这文了:(

后来的读者,请去我专栏看最下面的那篇文,你们懂的:庶

———————————————————————————————

收藏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