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3第2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 章

“娘!呜呜呜呜……”

侯思远看到来人,又一次大哭起来,双腿乱蹬,伸出双臂要人抱。

“大娘……”侯思南捂着脸爬起来,含着眼泪叫人。

公主横他一眼,抱起侯思远,拍他身上的灰。

“真没教养!才多大年纪就学会打架了?要打你去外面和野孩子打,别在家欺负弟弟!思远还比你小半岁呢,你居然下得去手!定是你那个黑心肝的娘教唆的!哎哟,你看,我们远儿的腿肚子,都给你踢青了!你好大的狗胆!”

公主拉过侯思南,指着侯思远小腿上的一处淤青,“你看!你自己看!叫你使坏!”边说边拿手中的折扇打侯思南的小腿。

“是他先打我,我才还手的。”

侯思南低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红肿的脸颊上滚落。

“你还敢犟嘴!反了?你!”公主一手抓住侯思南,一手隔着衣裳到处拧。

侯思南疼得没地方躲,终于大哭起来。侯思远窝在公主怀里,犹在抽泣,嘴角却已经带笑了。

母亲闻讯赶来,对公主道歉了很多遍,公主才趾高气扬的带走了侯思远。

侯思南抱住母亲的大腿,一直哭,泪眼婆娑间,看见被侍女抱在怀里的侯思远,一个劲地回头朝自己做鬼脸。

母亲将他带回了居住的小院,脱下衣裳一看,身上姹紫斑斓都是伤,有被公主拧的,也有被侯思远打的,还有摔在地上擦破皮的,脸上还有红肿,嘴角还有擦伤……总而言之,非常惨。

母亲一边哭,一边被他上药,却没训斥。

侯思南看到母亲哭了,赶紧跪下道:

“母亲不要难过,孩儿知错了,请母亲责罚。”

母亲道:“我只问你一句,是谁先动的手?”

“是弟弟先动的手。开始我没还手,后来实在疼了,才踢的。”

“那你便没有错。你记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大眼睛转了几圈,侯思南笑了。

“孩儿记住了。”

母亲扶起他,抱在怀里,轻轻抚慰。

少顷,侯思南困倦,躺在母亲怀里,昏昏欲睡。娘亲的摇篮曲,与拍背的温柔动作,送他进梦乡。

结果一个打屁觉醒来,才过了半个时辰。母亲依旧抱着他,坐在书桌前,嘴里还哼着好听的摇篮曲,眼睛却锁定在桌上的一本书里,看得津津有味。

侯思南也趴过去翻翻,皱了皱眉。

“你怎么醒了?想尿尿?”

侯思南摇摇头,“娘,这是什么书?《周易》?里面我好多字都认识,可是连起来读,就看不懂。”

母亲微笑:“这是本好书,也是本奇书。你还太小,看不懂不奇怪。要是看得懂,你就成神童了。”

侯思南更好奇了,嚷着要母亲讲给他听。母亲被他闹得无法看书,只好随便翻了一页,指着上面一行字,说:

“你看这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意思就是:自然的运动刚强劲健,相应于此,君子应刚毅坚卓,发愤图强。”

“那下面一句呢?”

“下面这句念:‘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什么意思?”大眼睛回望母亲,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

“意思就是:大地的气势厚实和顺,君子应增厚美德,容载万物。”

侯思南托着腮帮子想了想,摇摇头:“不明白。”

母亲道:“这两句话连在一起的意思是:君子应该像天宇一样运行不息,即使颠沛流离,也不屈不挠;如果你是君子,接物度量要像大地一样,没有任何东西不能承载。”

“娘,什么是君子?”

“君子就是古时候品德高尚之人。”

“那……娘,我长大了,能成为君子吗?”

“能,只要你勤奋读书,修身养性,定能如愿。不过现在,你该睡觉了。”

母亲将他抱到**,拉了拉被子。

侯思南望着忙碌的母亲,突然兴奋道:

“侯大君子的娘亲晚安!”说完,拉过被子,将脸捂起来,躲在被窝里,咯咯直笑。

与此同时,侯府的另一间卧室内。刚洗完澡的侯思远,光着身体在床铺上蹦,就是不肯睡觉。

侍女们跪在地上不停地哄:

“小侯爷,夜深了,要睡觉啰。晚上不睡觉的孩子,会被虎姑婆抓去吃掉的哦!”

侯思远瞬间不再蹦跳,打了一个得瑟,跑到床头,从茶几上拿过自己的小木剑,摆出一个很威武的姿势,“她来我就用这把英雄剑砍下她的头!”说的时候,小鸡鸡在空中一摇一晃。

收藏书签